笔下文学 > 侯争 > 第十三章 夜半遭遇

第十三章 夜半遭遇

刚想到这,师傅扯着嗓子喊道“北镜!老夫的星象图呢?”。
  星象图,我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到有碰过什么星象图啊。也就拿了一张还算比较软的坐垫而已,我看了看坐垫。
  上面星星点点,其中有几个潦草的纹路。
  我思前想后,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纹路好像字体,但又不是我所学的字体。
  但是上面星星点点的图案有点像占星卜里提到过的三术,可惜我看不懂。不然上午擂比的时候,我随便丢一个三术给哪个公子哥,直接当场结束都不用比了。
  只见师傅手里拿着根狼牙棒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我屁股底下坐着的东西。脸上胡须都炸起来了,大怒“不孝徒!老夫锤死你!”。
  我当即跳了起来嘀咕道“妈耶,要死人了。”。
  脚底跟抹了油一样嗖的一下跑了出去,只剩师傅一人在门口大骂“你个不孝徒有本事别回来,回来我拆了你骨头!”。
  闻言,我一阵冷汗。看来这半个月不等师傅气消我是不用回家了,就在我思索着去那借宿时。
  前面路口拐角处有些争吵声,我走近蹲在墙角偷听。
  “林旭优哪个废物,连一个小小的修道者都打不过。枉他浪费门派那么多资源修炼到气境,只是让他去弄点钱就弄出那么大动静。居然还被一个修为比他还低的家伙打趴下了不说,连钱都没搞到。”那声音极为愤怒道。
  北镜蹲在墙角边,思索着林旭优这个名字。老感觉好像在哪听过,我探头出去看。
  发现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嘀咕道“怎么没人呢?”。
  “你在找我们么?”一名身着红白条纹束身袍的男子俯身说道。
  这货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整个人往后一坐愣了半宿。
  男子身旁的人说道“师兄,好像今天就是这小子破坏了我们的物资筹备计划。”。
  闻言,男子阴阴嘴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言罢,四个修为达到气境中期的炼体者把我围了起来。
  被称为师兄的男子说道“交出五吊钱,可以勉强保住你的小命。交的越多,对你越有好处。”。
  这四个家伙摆明了是想恐吓我啊,我暗暗用占星卜算了一下。
  我跟这四个家伙打起来,我有十成的可能被活活打废。逃命也仅仅只有两成机会,除非中途发生异变。
  可那哪有什么异变发生啊,我要敢喊直接就是死路一条啊。
  我假装胆怯道“大…大大哥,哪个钱不在我这在…”。
  话没说完,男子连同其三个师弟上来便往我身上踹。我算了一下位置迅速躲到天乾位,抬手顶着中指弓直击其中一名灰袍男子的大腿。
  其余三人同时出脚向我踹来,这也正好在我意料之中。我抬手虚晃,那若隐若现的水质灵气再度出现。我又喜又惜,喜是我捉住了窍门可以轻易用出第一掌。惜是这水质灵气不能引入体内淬炼为己用,凭借着过云掌,我也有着可力敌高自己两个小段位的修者。
  那名师兄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大喝“退!”。
  可为时已晚,我一掌洪在其中一人的脚掌上。清晰的感觉到他腿骨崩裂的动静,那人轰的一下飞出百米。直接撞进对面街的武器铺里面,其余三人趁此机会立刻围攻了上来。
  其中那名师兄喊道“杀了这修道狗!”。
  我在抬手虚晃的时候发现周围的灵气十分薄弱,根本不足以满足我引动灵气再轰一掌。
  见势不妙,我赶紧转身开溜。其中两人双脚踏地飞向半空,手中一道红光凝实。
  我回头一看,我的个亲娘。这才中期就已经能凝出气功了,到后期岂不是漫天乱轰都行?
  我看了一眼旁边挂满衣服的小巷子,我想也不想的往里面钻。
  可往里面没跑两步我才发现,这是一条死胡同。我往回走,那三人的声音已经在外面响起了。
  其中一人继续往前追,另外两人则小心翼翼的往我这边走来。我正四下寻找地方躲的时候,一道身影捂住我的嘴巴揪着我的头发往一旁的衣服堆里钻。
  这人也不知道跟我什么仇什么怨,揪着我头发疼的我眼泪水都出来了。我能感觉到那人恨不得把我的头发连带头皮一起撕下来。
  我伸手乱摸,仿佛摸到两鼻孔。我伸手直接怼了进去,随后一排锋利的牙齿直接咬在了我手上。
  我心里一阵酸楚,你这人不厚道啊。揪我头发不说还咬我,没天理了这人。
  待人走后,我感觉揪我头发的力度小了。我也同时松开了手,谁知道对方捉住我的手一口就咬进了肉了。
  疼的我嗷的一声大叫,远处的两人四目相对片刻说道“这的平民都那么拼的?”。
  半刻钟后…
  救我的人正是早上被我一手甩出擂台的女孩静雅,这小丫头片子性子不单止烈。还霸道,给我的手留了一道深深的牙印。血都出来了,这丫头把我带到她家包扎了一下。我正想走呢,静雅拦在门前说道“我救了你一命,总得报答一下我吧?”。
  “暴打?不太好吧,你救了我还要我打你。”我挠着后脑勺说道。
  这丫头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一脑子想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静雅憋红了脸看起来气的不行,一脚往我小腿骨上狠踢。当时我愣了愣,静雅看着略微有点惊讶道“你不疼么?”。
  我脑海快速思考了一下,我这要是出去遇见了那三人还是死路一条。眼下就有个地方给我躲而且在这住几天再回师傅那估计老头子也该气消了,当即我倒地抱腿喊道“哎呀!打人啦!腿断啦!”。
  静雅一脸黑线,其心想“白天还把人家林旭优打进地里,怎么现在被踢一脚就断手断脚的了。”。
  静雅从一旁的草堆里拿出一把大砍刀,举起刀子便说“我来帮你砍了吧!”。
  言罢,一刀狠的砍了下来。
  我当时握了根草,这小丫头片子是个狠人,惹不得。
  反正碰瓷是不可能了,还是该跑路就跑路吧。
  静雅见我没事,把刀往一旁丢去。说道“我救了你一命,怎么说你也该叫我点功夫再走吧?”。
  我扫视了一眼静雅,要体力没体力,要身高没身高的。最重要是我也不怎么会功夫啊,唯一的功夫就是靠占星卜算出他人的弱点然后攻击而已。
  最要命的是,我要感把这个教给她。师傅那老头何止扒了我的皮,直接抽筋碎骨了。
  为了保命,我果断拒绝了回去。
  只见静雅再次拿起大砍刀,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既然救了个没用的家伙,那我就砍了吧!”。
  我顿时一阵头大,她要砍我。我出手那叫正当防卫,可是我这出手没个度的又怕错手把她打飞了。
  想了想,哥们我还是委屈一下坑她一把好了。
  “别别别!我教,我教还不行么?”我妥协道。
  静雅试探道“你确定愿意教我功夫了?”。
  我背手说道“我只教你十五天,学不会可不怪我。”。
  静雅很爽快的答应道“好!一言为定。”。
  我心想这小丫头片子可真好忽悠啊,正好借她这住几天。顺便研究一下星象图的纹路和看看流云册,毕竟流云册里也有提到过一些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