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夫人的宅斗晋级攻略 > 第123章 青萝曲

第123章 青萝曲

黄桂娥上前道:“皇上感觉如何?”
  
  北冥彻坐起,无精打采道:“就跟做了一场梦似的,明明感觉梦很真切,怎么起来了,又记不得梦里的事呢?”
  
  “皇上,这就对了,玄妙的梦它本来就似真非真,梦再美,终究是梦,梦与现实怎能混为一谈……皇上饿不饿,臣妾给您备了膳,去吃点东西吧。”黄桂娥温柔道。
  
  北冥彻站起伸个懒腰,“你一说,肚子确实饿了,走,去吃点东西。”
  
  出了里间,黄桂娥陪着北冥彻落座,一桌美味香气扑鼻,明明肚子饿,北冥彻却没有多少食欲,提筷随便夹了两口便又放下筷子。
  
  “皇上怎么了,这些不合你胃口?”
  
  “不是,不知为什么,朕不想吃东西。”
  
  “皇上既不想吃,要不臣妾陪你聊会天。”
  
  北冥彻答非所问,“各地送来的折子,你可帮朕批阅了?有没有解决不了的?”
  
  “臣妾都已批过,暂时没发现有太大问题,皇上要不要看看?”
  
  北冥彻离开板凳,径直去往软榻那里又坐下,这边的主仆俩,远远的望着坐在那头一脸病容的人,萎靡不振。
  
  皇上被他们控制了是事实,但当下寻回国玺与帝印是正经,有了这两样东西,才能拿到圣旨,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黄桂娥收回视线低低的说:“长海,你去安排一下,本宫要约见马帮主。”
  
  陆长海接令退出落凤殿,黄桂娥返回桌前坐下,满桌美味皇上不吃,她只能独自端起碗。
  
  看折子的北冥彻确憔悴不堪,然而他在扫了眼饭桌这边时,眼底闪过一道明显的杀意与狠厉。
  ……
  春月尾,皇宫恢复了花红柳绿景!
  
  这一日,青萝来了栖凤宫,青萝到了栖凤宫门口,被守门小太监拦住,青萝身后的紫琴没好气:“大胆,但敢拦着长忆公主,想让皇上降罪尔等不成!”
  
  不及守门太监答话,陆长海现身:“呦,这不是长忆公主么,公主来栖凤宫有何贵干?”
  
  “我要见父皇,你去通传一下。”
  
  陆长海赔笑道:“不是奴才忤公主的意,皇上下旨说谁也不见,所以进去通传没必要,还请公主回吧。”
  
  “是嘛,既然父皇下旨说谁也不见,若叫你去通传的话挺让你为难,那好,就不必麻烦了。”
  
  “谢公主体谅奴才。”陆长海笑着弯下腰,哪料才低头,眼前的小女子居然直接扯着嗓子开喊:“父皇,父皇,儿臣有事要见你,求父皇出来与儿臣一见!”
  
  紫琴、粉蝶帮腔:“皇上,公主有事求见,请皇上见公主一面。”她俩声音也不小。
  
  陆长海的满脸笑成了一脸急:“哎呦喂,我的公主祖宗,你不要再喊了,搅扰皇上清净,奴才吃罪不起。”
  
  “又没让你搅扰父皇清净,你有何吃罪,吃罪也是我吃罪,放心吧,见了父皇面,我会在父皇那里为你美言……父皇、父皇、儿臣有事要见你,父皇……”
  
  栖凤宫大门口的小女子叫唤声此起彼伏,黄桂娥、北冥彻都听见,北冥彻才走出里间不多会,此刻正坐在软榻上处理一些必须要他处理的事。
  
  黄桂娥扫了眼大殿门口,想了想说道:“皇上,是青萝公主唤你呢,臣妾知青萝是皇上的心头宝,皇上要不要见青萝?”
  
  北冥彻本想说一句不见,但他寻思了下,青萝突然跑来此处许是有什么原因,否则宁妃定不会让青萝来栖凤宫,他放下手上笔说道:“让她进来吧。”
  
  霜若看主子眼色,去到外头传话,等了不大会,青萝小跑着冲进落凤殿。
  
  自北冥彻常住栖凤宫以来,青萝就一直没有见过父皇面,她只听说父皇头发生出了几缕白,今儿亲眼见着了,青萝再也忍不住,顺顺的扑到迎接她的父皇怀里,放声大哭开。
  
  北冥彻揽上女儿,抚着她的小脑袋:“傻丫头,见了父皇哭什么?”
  
  “父皇,人家想你了么!”
  
  “父皇这不就在你面前,快别哭了,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
  
  黄桂娥过来道:“皇上、小公主,有什么话坐着说,快别站着。”
  
  半年没见青萝,女儿又长高,刚满十岁的小女娃,身高都已经到了他的肩膀处,人说女大十八变,十岁的青萝容貌已有了长开趋势,将女儿打量够数了,北冥彻拉着女儿落座凳子上:“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见父皇,你的功课都做完了吗?”
  
  黄桂娥没有离开,她随父女俩落座一边凳子上,端一杯茶在喝。
  
  青萝没理会身旁还有个监视之人,她挨父亲坐下,忍住对父亲的心疼,把来此之前,母妃给她交代的话道出,“父皇,儿臣的功课你放心,做不完首先师傅不会让我乱跑……我今天来找你是因马上就要立夏了,我想去给我生母上坟,民间有立夏之时给先祖烧夏纸之说,所以我也想去我的生母坟前尽尽孝。”
  
  黄桂娥放下茶杯道:“公主要去给你生母烧夏纸,这可是你母妃的意思?”
  
  “皇后娘娘,这事我母妃她不知道,我没敢告诉母妃,我毕竟是母妃一手带大,我怕我跑生母坟上烧夏纸惹得母妃不高兴,所以就偷偷来求父皇,想让父皇陪我一道去,还请皇后娘娘也不要告诉我母妃。”青萝这样说,便堵住了黄桂娥再有问题问。
  
  青萝这话的意思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任谁都能听懂青萝不让宁妃知道的原因,北冥彻说道:“傻孩子,你要去给你娘烧夏纸,完全可以告诉你母妃,你母妃又非不讲理之人,怎可能会生气你孝顺亲娘呢……对了,你怎突然想起,要给你生母去烧夏纸?”
  
  “父皇有所不知,儿臣想去给生母烧夏纸,是因最近夜里睡觉之时,我总会梦到一位漂亮姐姐坐在树下弹琴,弹琴的姐姐还对我说,为什么我和爹爹不去看她,这梦我做过不是一两回了,近来十多天,此梦夜夜伴随,昨晚我又梦到了那位姐姐,我就在梦里问她是谁,那姐姐说,她是我娘……”
  
  青萝话未说完,北冥彻便接上:“你当真听清,你梦中的那位姐姐给你说,她是你娘?”
  
  “嗯,没错,这梦做一次说明不了什么,但我连着做了快十天了,这就有问题了,梦里的漂亮姐姐真是我娘的话,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母亲坟上烧纸,父皇,你和我一道去祭拜母亲可好?”
  
  黄桂娥又插话,“公主,做梦之事岂能当真,凭一个梦,就让国事缠身的你父皇离宫,这样实在不妥。”
  
  “皇后娘娘言之有理,刚开始我也觉得,做梦之事不能信,但这梦做了十来天,我都记下了梦中人弹奏的琴曲,梦里的那位姐姐还要我将她弹的那支曲子时不时的弹给父皇听,我一个不会弹琴的人,现都记下了那曲子怎么弹呢,父皇,要不要我弹给你听?”
  
  北冥彻的兴趣被勾起,连黄桂娥也想听一听,皇上最爱的青萝公主弹琴的话,能否弹出一朵花来。
  
  宫里谁人不知青萝公主的疯,这丫头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样样拿手,但从未听过青萝公主会弹琴,她的琴棋书画四艺比在大公主灵雀跟前可差远了去。
  
  不及北冥彻发言,黄桂娥一挥手,伺候在侧的宫女搬来琴放在靠墙的木桌上,青萝过去到木桌后落座,定了定神、抬手拨琴弦。
  
  青萝疯是真的,但不是说她就是一个不爱学的姑娘,青萝往日只是不喜琴棋书画罢了,若要认真学起来,一只欢快的“青萝曲”她用了没一个时辰就弹会了。
  
  而且教她弹琴的人还是宫中琴技最好的李美人,有李美人手把手的教,前前后后只用了一个时辰,这只曲子青萝现闭着眼都能弹出来。
  
  黄桂娥吃惊,北冥彻更坐不住,他站起来,站在离木桌不远的地方,望着女儿弹琴,女儿当下弹琴的模样,是那么的像、当年他初次遇见叶儿时。
  
  那一年他还年少懵懂,初次遇见叶儿,叶儿坐在花园里弹琴,弹得正是这支欢快的青萝曲。听着女儿弹琴,周遭景物消失变化,仿佛让他又回到了懵懂无知的岁数,连面前女儿似乎也成了他年少时的初恋。
  
  听着听着,北冥彻的眼睛湿润了。皇上神色变化,黄桂娥一点不拉的看在眼里。
  
  青萝的曲子弹奏完,绕开木桌过来同父亲面对面而立:“父皇,这首曲子你可听过?”
  
  “父皇岂止听过,这支曲子是我与你娘的定情之曲,你能无师自通的会弹这首曲子,想来你没有说假话,你娘的确给你托梦了,好,父皇陪你出宫,去为你娘烧夏纸,你回去收拾准备,待父皇安排好一切,咱们马上就走。”
  
  青萝笑了,得了父皇承诺,朝父皇道过谢转身便要走,这是母妃给她安顿的,母妃说只要父皇答应了,她要走的毫不犹豫父皇才会将她叫住,果不其然,她转身才行到落凤殿门口,父皇便又将她喊停,青萝缓步问道:“父皇还有事?”
  
  “青萝啊,既是给你生母烧夏纸,那就把你母妃也叫上,这事无需瞒着你母妃,你为生母尽孝,她不会生气,你若瞒着她和父皇偷偷的去上坟,等咱回来,再被你母妃知道,你们母女之间反而会生嫌隙。”
  
  青萝一脸为难:“这、这样行吗?”
  
  “傻孩子,父皇明白你是依着好心、才不让你母妃知道,但你相信父皇,瞒着你母妃反而会好心办坏事,听父皇的话,大大方方的去告诉你母妃,你母妃她不但不会生气,还会念着你的懂事。”
  
  青萝神色转了几转,似是想明白,她点了点头:“父皇我懂了,儿臣这就去百乐宫。”
  
  青萝与其婢女离开,黄桂娥挍着手上帕子心思活络半宿道,“皇上,你当真要离宫去慎贵妃坟上烧夏纸?在宫里烧也一样,何必一定要去坟上烧?”
  
  “皇后啊,青萝的娘死的早,我亏欠这孩子、还有她娘太多,既然慎贵妃给青萝托梦了,朕就满足慎贵妃的这个心愿去坟上看看她,要不你也和朕一块去,权当出宫散散心。”
  
  黄桂娥瞧了眼那边桌上的奏折道:“我们都走了,政事由谁来处理,每日有那么多奏折要批,将所有事都交给大臣们做,皇上放心,臣妾可不放心。”
  
  “朕记得皇后曾给朕说过,朝廷养着大臣,就是让他们为朕分忧解难的,无需朕事事亲力亲为,怎么皇后忘记你说过的话了吗?”
  
  黄桂娥早就忘记了她何时说过这话,不管她说没说过此话,让她离宫万万不能。
  
  今日青萝公主突然跑来栖凤宫、让皇上陪她一道出宫去为慎贵妃烧夏纸,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教唆那丫头。
  
  皇上就算离了宫,黄桂娥也不怕,雪粉在手,不怕皇上不乖乖的,但让她出去的话,她能不能再回来那可就不一定了。万一青萝公主真是被人教唆,自己跟着皇上一道离了宫,保准会中奸人之计,谁都可以离宫,唯有她不能离开。
  
  青萝公主要为生母烧夏纸,再看皇上方才的模样,黄桂娥明白,想阻止是阻止不了的,她顺皇上的话接道:“臣妾会说那话,也是不想让皇上太累,说归说,但政事怎能说放下就放下,既然皇上决定去慎贵妃坟上祭拜,那皇上早去早回,我会让长海陪着皇上一道去,有长海在,皇上不用担心会断了雪粉。”
  
  “皇后这般懂朕,朕心甚慰。”北冥彻笑的一脸无害,黄桂娥因垂首,没瞧见面朝她而笑的人、憔悴的面上表情转了几转。
  ……
  百乐宫,青萝泪眼汪汪的给李俏讲述父皇当下的样子,说到激动处,青萝脸都气红了:“母妃,皇后将父皇害成那样,我只恨我没有长大,我要是再长大一些,力气多一点,我一定会冲上去抓破她的脸。”
  
  李俏将小丫头揽过来:“就算你今天已经长大,你也不能冲上去抓破皇后的脸,那样只会坏了大事,你今天做的很好,你去栖凤宫的时候,你可知母妃有多么的担心你,就怕你忍不住露馅了。”
  
  “母妃,我虽气愤,但分得清轻重,母妃放心,我往后做事绝不会冲动,我现在回去先收拾,说不定随时就要离宫,母妃也赶紧的收拾。”
  
  李俏放开青萝,“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