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异界烽火录 > 四十 琐事
……
  
  “军督大人?您醒醒,醒醒啊……”
  
  就在刘策因为失血而陷入昏睡之际,迷糊间就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
  
  待他睁开眼就见自己身上盖了件外套,眼前的叶斌正一脸焦急的望着自己。
  
  刘策取下外套看了眼门外的夜色,对叶斌说道:“天都这么晚了?对了令弟呢?服药了没?”
  
  叶胤激动地说道:“多谢军督大人挂怀,小胤他见你睡着不忍打扰,在下已经让他服过药,前去房间休息了,说真的,他已经好久没像今天睡的这么沉了……”
  
  刘策点点头,对叶斌说道:“那就好,天色不早了,本军督也该回去了……”
  
  见刘策要起身离去,叶斌连忙止住他说道:“军督大人,您现在脸色很难看,还是不宜走动,不如今晚就留在府上休息一晚,在下命人去您府上通知下宋姑娘他们如何?”
  
  刘策摇摇头说道:“没事,多谢叶先生关心,这点小事不碍事的……”
  
  叶斌见刘策执意要走,肯定拦不住,与是对他说道:“那军督大人好歹用些饭再走吧,对了,那些鸡蛋在下已经命人给您做好了,不如吃完再走吧?”
  
  刘策闻言想了想也对,这么晚回去的话又会麻烦宋嫣然几个人给自己做饭,索性就答应了下来,与他一起来到备好的饭桌前。
  
  “军督大人,请慢用……”只见叶斌将煮好的糖水煮蛋端到刘策跟前,又嘱咐道,“今日您太鲁莽了,应该提前知会在下一声,也好做准备。”
  
  刘策吞下一个鸡蛋,摇摇头说道:“提前和叶先生您说的话,您必定又会推三阻四的阻扰,而且本军督为人您也清楚,向来不愿意拖拖拉拉,既然已经决定帮令弟治病了,那就早些行动起来,替令弟解决病痛折磨……”
  
  “军督大人,在下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叶斌再次对刘策感谢道。
  
  “叶先生,咱俩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刘策放下手中汤勺,面带不满地望着叶斌,“您和令弟帮了本军督这么多,我尽些应尽的事又算得了什么?此事休要再提,另外,下回什么时候需要用药再来和本军督说,千万不要客套。”
  
  “遵命……”叶斌闻言感激地坐回椅子上,替刘策夹了条鸡腿放到他碗中。
  
  “这就对了……”刘策干笑一声,夹起鸡腿就自顾自的啃了起来。
  
  ……
  
  待刘策回到府邸已是深夜时分,和门口守卫打过招呼后,便径直朝屋内走去。
  
  “刘大哥你回来了?”一进屋子,宋嫣然便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
  
  “抱歉嫣然,我在叶先生地方已经用过饭了,天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去睡么?”刘策柔声说道。
  
  “刘大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宋嫣然并没有直接回答刘策的话,而是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
  
  刘策轻轻地摇头回道:“今天发生太多事有点累了,嫣然你也颠簸一天赶紧去休息吧,对了,若颜怎么样了?”
  
  宋嫣然说道:“程姑娘已经就诊过了,姜小姐都是些皮外伤,休养几天就无大碍,只是今日她受了不小的惊吓,给她开了几剂安神的药后一直等你未归,嫣然便先让她睡下了。”
  
  “谢谢你,嫣然……”刘策淡淡的答谢一声,“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大度,我还怕……”
  
  “刘大哥……”宋嫣然止住刘策说下去,“你什么都不用说,嫣然都明白,姜小姐今天也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你跟她之间的事,毕竟十几年之前你们便相识了……”
  
  “嗯?十年?”
  
  刘策再次一愣顿觉诧异,如果上一次在殿礼之上还能用姜若颜醉酒来形容,那现在又如何解释?
  
  “莫非是真的?如果是的话,就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风流债了,不过也不对,十年前也就十岁这样吧?哪来什么风流债?嘶,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刘策只觉得头很痛,毕竟两世不同记忆在脑海重叠,要想什么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无疑比较困难。
  
  抛开脑海中的诸多想法,刘策对宋嫣然说道:“先不说这么多了,天已经很晚了,你也先早些回房休息……”
  
  宋嫣然摇摇头,面带微红地说道:“刘大哥,我看你脸色真的好难看,不如先让嫣然送你回房如何?”
  
  “谢谢你,嫣然,你先回房吧,我自己等会儿会回房的……”刘策笑着婉拒道,生怕她会发现自己手腕上的伤势,又为自己担心。
  
  “那,好吧……”宋嫣然眼眸中失望之意一闪即逝,“有什么事你只管叫我和小茹她们哦?”说完,宋嫣然面带忧色的向自己房间走去。
  
  “嫣然……”
  
  就在这时,刘策忽然轻声唤了她一声。
  
  “嗯?”
  
  宋嫣然闻言回头瞬间,就已经被刘策轻轻揽入怀中。
  
  “刘大哥,你怎么了?”在刘策怀中的宋嫣然明显感受到这男人好像有点不一样。
  
  “没事了……”良久刘策才将宋嫣然从怀里松开,看了她一眼,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早点休息,以后不要再这么操劳了。”
  
  宋嫣然闭目感受着额头传来的温度,看着刘策那略显苍白的脸色,轻羞地点点头。
  
  刘策目送宋嫣然离开自己眼帘后,便也向自己屋子走去,本来他是想进去姜若颜房间探望一下,但还是放弃了,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觉得比她好到哪里去,而且双眼皮一直都在打颤,困的他十分难受。
  
  在进入房间一刹,刘策衣服也未脱便一头栽倒在自己床前,彻底失去了知觉。
  
  同时叶斌住所之内,从沉睡中醒转过来的叶胤,翻身下床来到窗台前,怔怔地望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
  
  “你醒了?”叶斌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很久没见你睡得这么安稳了,看来这药真的有效,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叶胤没有回头,依旧平静地望着窗外那寂静的夜景,叶斌见此叹息一声道:“你还放不下当年云山书院的事情么?”
  
  叶胤轻声回道:“不是,我是在想军督大人……”
  
  叶斌闻言一怔,随后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圆桌上,对他说道:“饿了吧?赶紧趁热吃了,这碗面刚出锅的,坨了就不好吃了。”
  
  叶胤说道:“兄长,您应该知道,我只吃些粥米清淡的食物,对这些面食……”
  
  叶斌打断他说道:“我知道,这只是碗普通的汤面,都是些素食而已,你别总吃那些粥米,这样下去早晚会垮的,看看你现在这样子,街上随便找个女子气色都比你好的多。”
  
  叶胤闻言,轻颌眼眸来到桌前望着加了两个荷包蛋的面条,沉默片刻后就取起筷子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
  
  “嗯,好……”叶斌见叶胤肯吃面时,不由点头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