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语含香 > 第一二五章 春阳高照

第一二五章 春阳高照


      且说太平公主陪着高宗李治、皇后武媚娘换了便装,回到太平公主府,就问:“我寒哥哥起来了没有?如果没有,你们就去打他们的屁股,叫他们快起来,说皇上皇后娘来了,我们要出发了,叫他们快点,否则,我们不等他们了!”
  
      “回公主,婉儿小姐、玉儿夫人早就准备好了,只小寒王和林、武二位夫人还没起来,要不要我去催催?”侍女赶紧回复。
  
      “算了,我亲自去催,哦,不,叫婉儿去催,让她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让那丫头长长见识,哈哈!”太平公主说完,一阵大笑。
  
      武媚娘一听,就明白了,原来她是她要整婉儿了,哈哈,这丫头,果然鬼得很,就不知道婉儿受不受得了?
  
      “喂,丫头,整治婉儿别过分哈,她可是你的嫂嫂了!”武媚娘的眼睛又成一条线了。
  
      高宗倒是兴高采烈,说:“整治一下婉儿也不错,嘿嘿,看她这个女诸葛怎么解这个局!”
  
      正说话时,小寒和林雪芸、武凝霜已出来了,赶紧要拜,高宗却拦住了:“寒儿,两位新媳妇,不用了,哈哈,咱们在自己家里,拜什么呀;不是说去烤肉吗?走吧!”
  
      “皇上皇后娘娘,宴席已经摆好了,不如,我们吃点东西再去?去烤肉,弄好了也中午了,只怕大家都饿坏了,如何?”玉儿赶紧提议。
  
      武媚娘听了,不觉点了点头,说:“嗯,玉儿的建议好,那,咱们吃点东西再去,免得中途饿了,皇上,这丫头心细得很,嘿嘿,咱们寒儿的福分就是好,老婆个个都好,寒儿,你有福了,要珍惜她们哦!”
  
      “是,母后,寒儿也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谢谢母后提点,我会珍惜她们的,凝霜,你说是不是?”小寒说完,不觉先亲了武凝霜一下。
  
      “寒哥哥,这会儿就不闹了,好不好?”武凝霜又羞得低下了头。
  
      “凝霜妹妹就是面嫩,瞧我,天天被寒哥哥亲,照样心里痛快,无所谓!”说完,太平公主已亲了小寒一下。
  
      “好了,吃饭了,咱们还得出城不是?不想去烤肉了?”高宗笑了。
  
      待他们收拾好一切出城时,已午时了,却不见诸皇子的人影,武媚娘不高兴了:“怎么诸皇子一个不见啊?不是说都要去吗?”
  
      这时,有兵士已上来回报:“贤皇子说他们已先去了,在前面等太平公主呢,还说已找好地方了,只等太平公主到了,就生火!”
  
      “嗯,还是贤儿细心啊,好,咱们出城吧,哈哈,好,一会儿有赏,来了的,都有赏!”武媚娘这才高兴了。
  
      才出了城几步,果然贤、旦、显都在前面等着了,武媚娘顿时眉开眼笑:“好,还是你们三个乖,好了,地点选在哪儿啊?”
  
      “回母后,我们选在前面不远的府南河边,水是我们从西山取来的,柴火等物均已备好,就等父皇母后、太平妹妹、小寒王兄和各位嫂嫂了,不知道母亲以为如何?”贤赶紧回复。
  
      “好,做得好,皇上,赏他们吧!”武媚娘替他们请功了。
  
      “太平,你说,赏你这三个皇兄什么?”高宗李治也很高兴。
  
      太平公主想了会儿,就说:“不如,就赏他们三个继续留在父皇母后身边,继续为父皇母后服务,哈哈,这个赏赐最大了,相信他们不会反对的,三个皇兄肯定高兴得不得了!”
  
      “哈哈哈哈……”众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谢太平公主赏赐!”三位皇子果然大喜:这才是他们最想要的,他们最怕被撵到外地当所谓的“藩王”,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武媚娘见了,一则喜,二则忧,看来:他们都在等机会啊,太平此语,岂不是给他们机会了吗?不过,也非坏事,试试嘛,反正太子弘也差不多了,他们谁想上,就让谁上吧,就按寒儿的计策玩儿嘛!
  
      婉儿见了,知道皇后又有事儿,就近前问:“娘娘有何吩咐?”
  
      “哦,暂时没有,我瞧今儿个天气好,咱们就都轻松点,丫头,去侍候你寒哥哥吧,嘿嘿,新媳妇,可别让她们几个把风头抢了;你可是最后给寒儿身子的,努力哦!”武媚娘这才收拾心情,调侃她了。
  
      “婉儿知道,谢谢皇后娘娘关心,婉儿会侍候好寒哥哥的;只是我瞧皇后娘娘似乎有事,不知道婉儿可以知道吗?”上官婉儿赶紧说。
  
      “嗯,婉儿,一会儿再说吧,这段时间,派人去东宫盯一下,看看他有什么举动,记住,不可打草惊蛇!”武媚娘沉思说。
  
      “知道了,娘娘放心,咱们在东宫早有人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上官婉儿赶紧回话。
  
      “哦?好,婉儿果然晶莹剔透,好,记住了,不要动他,等,他会露出马脚的!”武媚娘高兴地说。
  
      “是,娘娘放心,都是宫中的贴心侍女,可靠得很!”上官婉儿赶紧回复。
  
      “去吧,一会儿好好亲亲我的寒儿,哈哈,照顾好他更是你的责任!”武媚娘又笑了,这回,只有笑,再无他意。
  
      “是,婉儿谢皇后娘娘!”上官婉儿这才去小寒那儿了。
  
      “寒哥哥,一会儿我们做什么?总不成等着吃现成的吧?”林雪芸说。
  
      “嘿嘿,没瞧见三个皇子热忱得很吗?咱们只怕就是吃现成的了,不过,我会亲自弄几条鱼,让父皇母后和你们几个吃点新鲜的烤鱼!”小寒说。
  
      “那,寒哥哥,我做什么?”上官婉儿赶紧插话。
  
      “嘿嘿,婉儿给我捶背,玉儿嘛,捡鱼,芸儿嘛,躺在我怀里,嘿嘿,凝霜嘛,斟酒,如何?”小寒当真有点逍遥快活的意思了,众美女含笑领命。
  
      “我呢?寒哥可忘了我了!”太平公主笑了。
  
      “少不了你的,咱们两个烤鱼给父皇母后吃啊,你会不会烤?不会,我教你!”小寒高兴地说。
  
      “可,寒哥哥一定要亲手烤一条给太平,好不好?”太平公平又撒娇了。
  
      “知道了,嘿嘿,你烤焦的给我,哈哈,哥哥喜欢吃妹妹烤的!”小寒又高兴了,眼睛里又是一片温柔。
  
      “玉儿,芸儿,你们两个一会儿手脚麻利点哈,我打上来的鱼,不准放过一条!”小寒开心地说。
  
      “是,寒哥哥放心,绝不放过一条!”两大美女赶紧说。
  
      “寒哥哥,你怎么捉鱼啊?我瞧,这冰还没化呢!”这时,太平公主已看见了冰河:都冰封了,这鱼怎么让捉?难道,寒哥哥这回要丢脸了?
  
      “嘿嘿,下来吧,下来你就知道了!”说着,小寒已将她从车上抱下来。
  
      “贤,你们照顾好皇上皇后娘娘吧,我们打渔去了,哈哈!”小寒已揽着太平向河边走去,眼睛,只盯着冰面。
  
      他仿佛又回到了三河镇,回到了清水河,那河,正如眼前的这条府南河,静静的,像在故意等着他似的。
  
      这时,已春天了,府南河的水并没有完全冰封,冰已开始悄悄融化了,看来,春天,真的来了;只是在阳光下,冰仍然耀眼,看得太平公主皱眉了,说:“寒哥哥,什么都好,就是冰有点刺眼!”
  
      “妹妹,别看冰,只看水,或者,看那些河岸;这阳光下看冰,会伤眼睛,妹妹小心了,要不要哥哥把眼睛给你蒙上,哈哈!”说着,他已悄悄蒙上了她的眼睛,又亲她一下。
  
      “哥,你好坏哦,我看不见了,快放手啊!”太平公主赶紧求饶。
  
      小寒再亲了她一下,才松了手,说:“嘿嘿,丫头,瞧清楚了,哥就是这样捉鱼的!”
  
      说完,小寒已从她的腰间拔出来听雪,聚起平生的力量,大喊一声:“玉儿,太平,且看我的水银泻地!”
  
      说完,人早已飞向空中,长剑由空中划下,一片水光已向岸边打来;此时,他控制剑气的力量早已登峰造极,长剑在空中再扫几次,一条条的鱼已向岸边飞来,一条尺长的鱼恰好落在太平公主的手心里;头顶的发髻间,竟也插了条小鱼。
  
      “哈哈,捡鱼吧,玉儿、芸儿,我的捉鱼功夫还瞧得过去吧!别动,太平,你发髻间的那条鱼儿,正好,哥一会儿烤给你吃!”小寒神采飞扬地说。
  
      “寒哥哥好本领啊,太平服了,寒哥哥,太平爱你!”太平公主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
  
      “太平,这是哥学剑的第一招,周师父教的,叫‘水银泻地’;不过,现在没你玉儿嫂嫂练得好了,只有捉鱼的本事了!”说完,又回吻了她一下,又说:“阳光下的太平更美丽,好,哥喜欢,哈哈!”
  
      说完,拉着她就向高宗李治和武媚娘走去。
  
      他们早就看呆了,没想到,他竟是这么个捉鱼法,而且,收获还不错,只看玉儿和林雪芸一脸的笑容,就知道她们正生活在阳光明媚的春光里。
  
      “父皇母后,一会儿太平和我亲自烤鱼给你们吃,喜欢吗?”小寒低声说,怕被那三个皇子听见了。
  
      “哈哈,那要看寒儿的手艺如何了,烤得不好,嘿嘿,我叫凝霜打你的屁股,哈哈!”武媚娘得意地说。
  
      “嘿嘿,凝霜才舍不得打我,不过,她最喜欢我打她屁股,哈哈,不信,你问凝霜去!”小寒得意地说。
  
      “傻小子,这种话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吗?好了,去,帮他们生火,我瞧那三个小子连火都生不好,教教他们吧!”武媚娘温柔地说。
  
      “知道了!”小寒赶紧走过去:“贤、旦、显,这种事情,嘿嘿,我来吧,你们拿肉去,咱们今天带的肉多,肯定吃不完的;一会儿,进城时,你们记得送点给守城的将士们哈,犒劳犒劳他们嘛,可千万别忘了!”
  
      随后又低声说:“如此,皇上皇后娘娘就更满意你们了!”
  
      三人听了,顿时大喜,李贤说:“是,谨遵小寒师傅的教导,我们知道了,谢谢师傅提点!”
  
      三个皇子赶紧承诺:晓得他又在教导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