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夏金联盟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夏金联盟

大半年后,蒙古合兵一处,将撒马尔罕围了起来。
  
  撒马尔罕是花剌子模帝国的新都和文化中心,围城期间,撒马尔罕的守军和居民突围了几次,均被蒙古人打退,不得已之下,半月后,开城投降。
  
  成吉思汗下令,驱逐居民出城,纵兵劫掠,随后更是将撒马尔罕的守军,包括突厥兵在内,全部处死,统领被处以极刑。
  
  校场前,郭靖听着耳边的惨叫声,忍受不住出列道:“大汗,他们既然已经投降,可否饶过他们?”
  
  成吉思汗见是他,哈哈笑道:“原来是我们的大功臣,哈哈,郭靖,这次攻打花剌子模,你功劳甚大,等回了蒙古,我再赏赐你。”
  
  却是不提饶过这些人的话。
  
  郭靖刚想继续说,被人从身后拽了一把,回头一看,原来是托雷。
  
  见托雷给他猛打眼色,郭靖只得退了回去。
  
  第三天,还是这座校场,高台上,成吉思汗望着下面的众人。
  
  大声道:“哲别、速不台、脱忽察儿,你们各率领一个万人队,给我追击花剌子模摩柯末王。”
  
  随后大军开拔,兵分两路。
  
  成吉思汗率领大部队,开始返回蒙古,花剌子模已经被蒙古基本摧毁,剩余的力量,三只万人队足以扫清,他这次回去,要让那些得罪他的人,知道蒙古勇士的厉害。
  
  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蒙古出兵十五万,灭了花剌子模。
  
  而在这一年中,西夏和金国,共六次攻打漠北。
  
  戴道晋先后增兵共十万,金国出兵八万,合兵一处,对蒙古漠北进行了六次出兵。
  
  由于漠北是成吉思汗的老家,留守的五万蒙古士卒不敢主动出击,因为成吉思汗等黄金贵族的妻儿老小都在,守卫这些人是他们的主要职责,因此只能被动防守。
  
  但即使如此,这五万蒙古骑兵面临夏、金联盟的六次攻击,借助草原平坦地势,充分发挥了蒙古骑兵的强悍,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一次一次的将来犯之敌打退。
  
  西夏损失四万多人,金国损失两万多人,而蒙古紧紧死伤一万两千人不到,这个比例让收到消息的戴道晋也很惊讶,这几乎达到了六比一,也让他真正认识到了蒙古兵士的强悍战斗力。
  
  而接到铁木真领兵回还的消息,戴道晋也让西夏的兵马回来了,从金国借道,速度很快。
  
  西夏皇宫内,御书房。
  
  戴道晋看着面前的三人,脸露笑容:“你们这次有何收获?”
  
  公弘博、宁季同和章元纬三人,相视一眼后。
  
  宁季同脸色肃然,恭声道:“陛下,承蒙陛下看重,提拔我三人,更让我们有机会领兵出战,这一年将,我们和蒙古交手六次,不得不说,他们真的很强大。”
  
  戴道晋脸色平静,微笑道:“怎么,怕了?”
  
  宁季同摇头,认真道:“陛下,蒙古虽然强大,但我等却是不怕,末将等人此次发现,蒙古强大的不止他的骑兵,他们的步兵和火炮同样厉害,若是想要胜出,必然要加强我大夏士兵训练,同时建立我大夏自己的火炮部队。“
  
  其实,此时西夏也有自己的火炮,但由于朝廷不重视,基本上就处于半废状态。
  
  戴道晋听了,随后又问了三人几个问题。
  
  观察了三人的神色,戴道晋暗自满意,这三人是他从军队中挑选出来的,天资品性都很不错,而且都是汉人,又秘密教授他们武穆遗书。
  
  戴道晋神色闪了闪,笑道:“你们三人,是我特意从军中挑选出来的,此次我们和蒙古结下如此大仇,战争就在眼前,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公弘博、宁季同和章元纬齐声道:“末将必将鞠躬尽瘁,以报陛下。”
  
  戴道晋听了,意味深长的道:“想要报恩,那就更不能死了,留着有用之身才是正理。”
  
  随后,手里拿出一封密信,递给三人。
  
  ……
  
  成吉思汗并没有返回漠北,而是直接挥兵西夏。
  
  西夏得到消息,顿时全国军队动员起来,同时传讯金国和吐蕃诸部。
  
  金国,居庸关外,陈兵三十万,做出欲全力攻打漠北的姿态。
  
  消息传到成吉思汗的手中,成吉思汗抬头看着就在眼前的玉门关,心中不解,怎么这次金国和夏如此同心同力。
  
  升帐点将,成吉思汗看着手下诸将,沉声道:“金国在居庸关陈兵三十万,摆出进攻的架势,诸位,玉门关就在眼前,我们只要进攻便可以一鼓作气,打到中兴府,取了夏国皇帝的脑袋,你们有什么意见?”
  
  下方的将领们默不作声,他们的妻子孩子都在漠北,自然想要回去回援,不能坐看金国三十万兵马攻打而不去救,但这话却是不适合在这里说。
  
  托雷是铁木真的小儿子,自幼收到铁木真的喜爱,此时自然知道诸将的担心,于是他主动出声道:“父汗,各位将士的妻儿家小都在漠北,孩儿认为我们应该回援,花剌子模如此大的疆土我们一年而下,夏国弹丸之地,以我们蒙古勇士的能力,报仇是早晚的。”
  
  铁木真看了看众人,沉声道:“好,明日我们便回漠北。”
  
  玉门关外,嵬名令公望着远去的蒙古军队,脸色沉重,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
  
  一个多月后,铁木真回到漠北。
  
  蒙古大军略作休整,便立即挥师南下,攻打金国。
  
  戴道晋这边速度也不慢,西夏经过全国征兵,兵力扩大几乎一倍,此时达到了近六十万,他直接抽调十五万,踏过黑山,助兵金国。
  
  同时,以嵬名令公为帅,率领二十万兵马,陈兵黑水镇,随时准备进攻蒙古。
  
  军帐内,铁木真看着手里的情报,皱眉不已,随后将情报传给手下的将士。
  
  道:“如今金国和夏国好似达成了联盟,不管我蒙古攻打哪一个,另一个都会帮忙,而且观西夏的兵马人数,足足有十多万。”
  
  “金国和夏国的士卒,自然不是我们草原上的勇士的对手,但也不能小觑,你们对此战怎么看?”
  
  术赤大声道:“大汗,末将愿领兵前往,抵抗夏国来兵。”
  
  “末将愿为攻城先锋。”
  
  “末将……”
  
  都是请命作战,无一人提出撤兵。
  
  铁木真哈哈大笑,“好,他们两国联盟又如何,我们草原的一万多勇士,不能白死,这个仇必须要报。”
  
  “报仇……报仇。”
  
  “报仇……”声音震耳欲聋。
  
  铁木真满意点头。
  
  西夏和金国的联合,并未让蒙古人害怕,他们战无不胜的以往,让他们血勇更盛。
  
  第二天,由术赤领五万兵马,抵御西夏。
  
  居庸关外,蒙古开始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