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边境的谈判

第三百七十六章 边境的谈判

    面对霍斯曼优雅而充满自信的笑容,格林意识到眼前这位以眼光长远、嗅觉敏锐著称的大贵族其实并没有真的昏了头,从去年冬季开始的、在霍斯曼伯爵领上频繁进行的贵族聚会并不只是“生意往来”那么简单,在一次次有关炼金药剂、魔导技术的交易中,一个以霍斯曼家族为首的,对塞西尔势力保持着警惕戒备的团体已经形成了。
  
      这个团体有着同样的利益追求,也有着同样的戒备目标,讽刺的是,让这个团体聚集起来的庞大利益是由塞西尔领创造出来的——他们所警惕戒备的,也正是塞西尔领。
  
      新生的塞西尔领是一片流淌着黄金和白银的土地——这是在去年冬季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大家渐渐形成的共识。一开始,南境的贵族们还没有意识到那些到处行走的炼金药剂商人和渐渐铺展开的魔网、矿山机械体系究竟意味着多大的价值,但随着霍斯曼伯爵把大家聚集起来,在互通情报之后,贵族领主们才意识到这一桩桩生意的规模已经庞大到什么程度,只要稍有头脑的人略微计算一下,他们便会被那惊人的财富给吓的目瞪口呆,继而意识到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所攫取到的那一点点金币和整个塞西尔家族所攫取的财富比起来是多么不值一提。
  
      如此庞大的金银正堆积在塞西尔家族的宝库里,后者聚集财富不是通过战争,却比战争攫取的更多。
  
      然而贸然和塞西尔这个姓氏对抗是不明智的,不管这个家族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是什么样子,现在他们重获荣誉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事实,所以哪怕国王本人,也必须恭恭敬敬妥妥当当地面对今日的塞西尔家族,但如果能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一个可以让南境大多数贵族团结起来,而且在王室面前也能说得过去的理由……似乎问题也不是那么复杂。
  
      “据说那位塞西尔公爵已经聚集起了数千人的军队,这至少说明一件事——哪怕他的行为有些疯狂,他的理智也还是存在的,他知道自己必须掌握足够的武力才能保护他的财富,”霍斯曼伯爵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支队伍大部分都是新兵,但数量仍然可观,而且据说塞西尔领已经抵御了来自刚铎废土的怪物两次进攻,虽然我认为这应该都是那位传奇大公的个人实力,但也说明塞西尔的军队是见过血的——所以我们要团结起一批人马来,才能保证稳妥。”
  
      “您也提到了塞西尔大公的个人实力……一个古代传奇,恐怕会很难对付吧?”
  
      “是的,当然很难对付,”说到这里,霍斯曼伯爵终于微笑起来,“所以我们要额外想办法牵制住那位公爵本人——至少让他在短时间无暇他顾。”
  
      格林看着自己的主人,即便作为领地上的情报头子,他也并不是总能看透这位伯爵全部心思的,但他知道,霍斯曼伯爵恐怕已经在暗中安排了很多别的东西:“您有办法了?”
  
      “高文??塞西尔公爵可不只是在破坏安苏的贵族体统,他得罪的人还多着呢,”霍斯曼伯爵面带笑意地说道,“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塞西尔领庇护异神信徒的事?”
  
      “……当然,”格林点点头,“我第一时间得到了情报,塞西尔领公开宣布会接纳那些遭到圣光教会放逐、被判为邪教异端的流亡者。”
  
      霍斯曼伯爵微微点头:“圣光教会对南境这片土地可是垂涎许久了……”
  
      “……您要让那些传教士也加入进来?”格林立刻皱起眉,“恕我直言,那些神官一旦进来,再想让他们离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可不会把大笔的财富拱手相让,”霍斯曼伯爵摇着头,“但圣光教会的力量还是可以借用一下的——既然他们想要为了他们的主而战,那就让他们为主而战好了。”
  
      ……
  
      安苏东境,屹立在边境缓冲区的“缔约堡”前,塞拉斯??罗伦公爵骑在追随自己多年的战马上,迎着来自提丰方向的春季寒风深吸了一口气,那微凉的气息迅速灌满肺部,让他的精神微微振奋起来。
  
      高大的缔约堡伫立在一片岩石质的台地上,在过去的几乎一整个冬季里,无数的奴工、石匠、木匠和超凡者们以不计成本的方式用最短的时间建造起了这座堡垒,近百奴隶在这个过程中被累死或死于其它事故,甚至有一名来自提丰的建筑师被穹顶上的落石砸死,而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是值得的——这座坚固庞大的堡垒拔地而起,尽管工时短到不可思议,这座城堡仍然当的起它即将发挥的历史意义。
  
      缔约堡杂糅着安苏和提丰的两种风格,既有安苏宫廷的优雅和精美,又以黑色的塔楼体现出提丰帝国的深沉肃穆,在堡垒前,一大片开阔的小平原是供两国卫队和大臣们休息、观礼的地方,而通向堡垒的路只有一条,安苏和提丰各自占据着这条道路的一侧,目前塞拉斯??罗伦便位于靠近安苏的这一侧。
  
      他控制住身子下面略有些躁动不安的战马——这匹马跟着他一起和提丰人打了多年的交道,甚至也学会了辨认提丰军人的气息,站在路对面的那些提丰士兵所穿的铠甲、悬挂的旗帜、佩戴的徽记都让战马略微有些紧张——随后他抬起头,看向宽阔道路对面,和自己位置相对的那个身影。
  
      一位英姿飒爽的女骑士骑在一匹褐色战马上,那位女骑士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灰色长发,容貌看上去相当年轻,她没有戴头盔,也没有束起长发,而是让头发在风中随意飞舞,一双锐利的眼眸则从那飞舞的发丝下面露出来,此刻同样正落在塞拉斯??罗伦身上。
  
      具备武人气质的塞拉斯??罗伦对那位女骑士微微一笑,礼貌而不失距离感地致以问候,他当然知道那位女骑士是什么来头——提丰帝国温德尔家族的继承人,史上最年轻的狼将军,也是冬狼堡目前身份最高的指挥官,自从这位女性指挥官接掌了冬狼堡之后,罗伦家族的骑士,甚至塞拉斯??罗伦本人都和她打了不止一次交道,双方可以说是“老熟人”了。
  
      打过招呼之后,罗伦公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同样骑着马待在自己身后的贝尔克??罗伦——罗伦家族的继承人,同样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天赋,在各方面都被视为长风要塞的骄傲,然而和对面那位“狼将军”比起来,贝尔克实在是有太多不成熟的地方了。
  
      但是没有关系,后天的经历和努力可以弥补很多东西,贝尔克身上有着罗伦家族的优秀血脉,也有着追求荣誉的强烈信念,只要保持这份动力,这个年轻人迟早可以独当一面,执掌长风要塞的。
  
      巨日渐渐运行到了天空的最高点,随着来自太阳的魔力逐渐充盈,缔约堡穹顶上方开始闪烁起灿烂的光辉,镶嵌在穹顶里的魔导材料吸收着阳光中的魔力,随后驱动着那扇沉重的、包裹着紫钢的大门缓缓打开。
  
      礼仪官从城堡里走了出来,开始在城堡吊桥前演奏乐曲。
  
      正午之后一刻钟,巨日表面朦胧的纹路开始变得清晰,两列并行的车队出现在通往城堡的宽阔大道上,一列车队悬挂着安苏的剑盾徽记,另一列则悬挂着提丰的盾与皇冠旗帜。
  
      道路两旁的士兵们开始紧张起来,一种铠甲叶片相互摩擦的低沉噪声在四周响起,塞拉斯??罗伦同样紧绷起肌肉,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向城堡大门驶去的两列车队——他不知道国王在哪一辆马车里,也不知道提丰的皇帝在哪一辆马车里,但他知道每一辆马车中都至少有两名高阶骑士和一名高阶法师,而整个车队还有两名传奇强者在进行护卫,如此严密的防护力度之下,理论上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但他还是忍不住会紧张起来,毕竟,这是决定两个国家命运的时刻。
  
      ——国王由王室的直属强者护卫,他这个东境公爵,所负责的是整个缔约堡的安全。
  
      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塞拉斯??罗伦,贝尔克??罗伦,以及对面的安德莎??温德尔注视中,两国统治者及其大臣团队所乘坐的车队驶入了缔约堡的大门。
  
      十五分钟后,缔约堡沉重的大门缓缓关闭了,而在城堡上方,主建筑穹顶上的天窗随之打开,两束明亮的魔法光辉穿过天窗,直射向天空。
  
      看到那两束光辉,罗伦公爵微微松了口气。
  
      那是进入城堡进行贴身护卫的传奇强者所释放的信号——安苏国王和提丰皇帝身边各有一名传奇级别的施法者,他们在进入城堡之后便会将自身生命力和自己所效忠的君主连接在一起,随后向穹顶上的天窗打出信号,只要那信号光束还在,就意味着安苏和提丰的两位统治者的心脏仍然在跳动。
  
      接下来,按照之前商议好的会谈流程,两个国家的君主将首先进行持续半天的面对面密谈,随后才会进行公开的、正式的谈判,包括塞拉斯??罗伦这个东境公爵也会出席之后的谈判程序,并最终在众人的见证之下,两国将会缔结正式的和平盟约。
  
      塞拉斯??罗伦心中默默思索着接下来的会谈流程,并微微扬起了头,注视着城堡上方那两道直射入天际的、引动着所有人心绪的信号光束。
  
      一只小小的鸟雀在晴空中飞过,它似乎对那两道不寻常的光束产生了好奇,在光束之间盘旋了几圈,随后发出悦耳的鸣叫,一边盘旋一边向着更高的地方飞去,并一直消失在罗伦公爵的视线尽头。
  
      在缔约堡上空鸣叫的鸟雀么……这或许就是和平的象征吧。
  
      虽为武人,却偶尔有着诗人思想的塞拉斯??罗伦公爵心中微微感叹着。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