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破之忍术系统 > 第105章 打的很爽了吧!

第105章 打的很爽了吧!

“啊!”
  
  所有学员在这一刻的震惊都已经难以描WwΔW.『kge『ge.La
  
  那个纳兰朝歌真的是新生吗?
  
  一招击碎了汉克导师的玄阶中级斗技,现在又逼迫的若琳导师用出了水曼陀罗。
  
  “小歌,等等,我知道这事对你是误会,我替汉克导师向你道歉!”
  
  若琳虽然使用了水曼陀罗,但是并没有向着纳兰朝歌攻击。
  
  而是把汉克护在身前。
  
  “若琳师妹,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学生吗?迦南学院什么时候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了!”
  
  尽管纳兰朝歌轰碎了汉克的斗技,但是汉克并不认为纳兰朝歌就是他的对手。
  
  “我们作为导师,就是要阻止学生之间的争斗!”
  
  “若琳师妹,你闪开,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
  
  “还真是懒得和你废话啊,连讲道理的兴趣都没有!”纳兰朝歌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汉克的身后。
  
  而一柄冷冷的苦无已经抵在了汉克的脖子上。
  
  额……
  
  汉克身体一震,却是立刻动也不敢动,一瞬间,额头的冷汗直接冒了下来。
  
  若琳猛然回头,面色也不禁变了变。
  
  他是怎么突破自己的防守绕到了汉克的身后的。
  
  夭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件事越闹越大,已经渐渐的脱离了控制了。
  
  汉克和纳兰朝歌都是不服软的货,一旦纳兰朝歌杀了汉克,这迦南学院他是待不成了。
  
  “姐,怎么办啊,那个导师也太欺负人了!”
  
  “不要急,冷静,一定不要出现什么叉子,不然小歌走不出学院!不对,不好,小歌危险……”
  
  夭夜最后那句危险是冲着纳兰朝歌说的。
  
  而就在夭夜喊出危险的那一刻,汉克忽然动了,手肘快速的冲着后面的纳兰朝歌怼了过去。
  
  丝毫不在意纳兰朝歌手中的苦无。
  
  纳兰朝歌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下手干掉迦南学院的一位导师。
  
  砰!
  
  整个人已经被汉克给打了出去。
  
  力道之大,让纳兰朝歌在地上滑行了数十米。
  
  而此时汉克的肌肤上上面已经镀上了一层棕褐色的尘土。
  
  他把斗气化作尘土敷在了自己的身上,难怪不怕纳兰朝歌的苦无威胁。
  
  纳兰朝歌被一击轰飞,汉克的身形也迅速的在原地消失,他又怎么会放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汉克住手!”
  
  若琳一声娇喝,同时控制着那头偌大的水龙拦住了汉克的去路。
  
  “若琳师妹,你要对我动手?”汉克扭过头看了一眼若琳。
  
  “我不会让你对我的学生动手!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你的不对!”
  
  “哦?”汉克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有人挑战我们导师的威严!”
  
  忽然在这一刻汉克的气势居然节节升高。
  
  轰!
  
  在这一瞬间,那气息似乎突破了某种屏障。
  
  斗灵!
  
  他居然是斗灵!
  
  是了!
  
  若琳一阵错愕。
  
  迦南学院的玄阶导师都是斗灵级别的强者,汉克已经晋升为玄阶导师了,他的实力怎么可能才是五星大斗师!
  
  只是若琳不知道的是,汉克压缩自己的实力在五星大斗师而是想着能够接近若琳,结果在今天他终于是不在隐藏了。
  
  “汉克,你若是伤害小歌,你我今日便是陌路之人!”若琳急的直跺脚,她知道,汉克若果是斗灵的话,凭借她的实力已经拦不住他了。
  
  “琳儿,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死的!”汉克咬牙说出一句话,整个人阴笑着看了一眼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纳兰朝歌。
  
  身形一动绕过若琳的水漫荼罗,继续冲着那纳兰朝歌走了过去。
  
  嗖!
  
  只是就在汉克的身形刚刚走到纳兰朝歌的身边的时候,夭夜双臂伸张挡在了纳兰朝歌的身前。
  
  “汉克导师,您身为一位导师,不觉着您的行为有些过分了吗?处事偏袒,有失公正!”夭夜颜若冰霜,冷冷的说道。
  
  轰!
  
  在夭夜拦住汉克的时候,若琳身后的水龙也是狠狠地轰击了下来。
  
  只是,大家意料中的雾气升腾的查过面并没有出现,而是在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土龙。
  
  这条土龙比刚刚的土龙足足打了三倍有余。
  
  只是轻轻的一个甩尾,便是把若琳的水曼陀罗给化解了。
  
  “汉克……”若琳再一次叫住了汉克。
  
  只是,没有用!
  
  汉克手指轻轻的一挥,那巨大的土龙已经咆哮着冲着纳兰朝歌轰击了过去。
  
  这就是斗灵的力量吗?
  
  果然很强!
  
  只是,这样你就认为我输了,还有点言之过早吧!
  
  砰!
  
  就在那巨大的土龙冲击而下的那一刻,一对说道的黑色的翅膀怦然打开。
  
  轰!
  
  尘土飞扬四起。
  
  所有人都暗暗的叹息一声。
  
  在如此强大的攻击面前,那个纳兰朝歌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了,在面对玄阶导师,就算他的实力再强,终究还是要落败了。
  
  那些新生纷纷咬着牙齿,沉默不语。
  
  然而就算是那些老生,心中似乎也压着一块石头。
  
  有些话就算不说,心里总是透亮。
  
  他们和新生之间的争夺,虽然被掠夺的老生,老生的心里也是心服口服,毕竟这啊一个游戏!
  
  一个愿赌服输的游戏!
  
  纳兰朝歌并不过分的把所有东西都给他们抢走,功法斗技武器一个不拿!
  
  而汉克作为导师,偏袒一方,即便是偏袒的自己的这边,总感觉有些地方不舒服!
  
  一时间,除了尘土飞扬的轰鸣。
  
  所有人都默默的不再作声!
  
  “他没事!”
  
  “在上面!”
  
  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兴奋的抬头望天,大声的喊了出来。
  
  “嗷……”
  
  一阵欢呼传来!
  
  所有的学生居然在这一刻呐喊了起来。
  
  压在心头的大石瞬间消散。
  
  阳光普照般的舒坦!
  
  “我就知道,姐夫不会这么轻易失败的!”夭月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
  
  “天!她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若琳低低的叹息一声。
  
  大家抬头看天。
  
  夭夜张开硕大的翅膀,而在夭夜的怀中抱着的正是纳兰朝歌。
  
  夭夜从背后双手环住纳兰朝歌的腰。
  
  在巨大的土龙冲击下来的一瞬间,夭夜居然不顾自身的安危,以一个六星斗者的实力冲了进去。
  
  “打的很爽了吧!”纳兰朝歌冰冷的声音传来。
  
  让得汉克眉头也不禁是轻轻的一皱。
  
  然后就在汉克惊恐的眼神之中,纳兰朝歌的手印翻飞变幻,一个个的斗技被施展了出来!
  
  火遁?龙火术!
  
  水遁?水鲛弹!
  
  土遁?土龙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