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仕者生存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顺其自然最好

第四百七十二章 顺其自然最好

    从市里回到县里的当天,李晓禾晚上就住在了单位,而且一住就是好几晚,每天灯光都亮到深夜。
  
      固然县委办近段工作很多,李晓禾也非常忙碌,但他晚上住单位并非为了工作加班,而是专为翻看从尤大姐家带回来的东西。其实也正是因为晚上做这些,白天工作也更显得忙碌。
  
      之所以专程去市里取回这些东西,李晓禾是受许建军的提示。许建军特意说过‘尽快破案,命才安全’,这表明许建军也意识到了案子的严峻性,也和冷若雪一样担心李晓禾安全。而且也是在同一时段,许建军还说过要从其它途径找证据,比如县委、县政府的文档,比如蒯县长的一些私人用品。
  
      正是有了许建军的提示,李晓禾才联系尤大姐,要去取蒯县长生前的物品。当然为了保密,也为了不让尤大姐跟着揪心,李晓禾讲的理由是“县里要整理蒯县长从政理念”,这让尤大姐误以为要给丈夫树碑立传、盖棺定论。
  
      虽然是晚上翻看这些东西,但李晓禾也很谨慎,大都是在九点以后,而且是拉上窗帘、插好门栓才看。当晚看完以后,立即便锁回原位,钥匙随身携带。
  
      对于带回的这些资料,李晓禾最先翻看的是黑皮笔记本。
  
      这三个黑皮本上,是蒯县长做的一些日记,并非连续着记,有时是三两天写一点儿,有时可能一两周,个别时候间隔差不多一个月了。
  
      李晓禾首先选看的一本,是蒯县长做县长直至猝死这段时间的,这本还有一少半页码空着。
  
      在第一本笔记里,主要记录了一些感悟,有的是就事而发,有的则好像是突发其想。品味着这些内容,李晓禾很有感触,也感觉受益匪浅,但却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就是与矿产开发有关的也没有。
  
      另外两本笔记,都是蒯玉林在做县长之前记的,李晓禾翻的比较泛泛,自是更没找到想要的内容。
  
      李晓禾不死心,又对第一本笔记进行回看,从后往前看,希望能从较近的时间段内发现点什么。
  
      这天晚上,李晓禾“工作”较早,从晚上八点多开始,便拉上窗帘,锁好房门,回看第一本笔记。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李晓禾直接按下接听键:“书记,在……好的。”
  
      挂断电话,锁好笔记本,李晓禾出屋、锁门,向着楼道东侧拐去。
  
      ……
  
      敲门经过允许后,李晓禾进了书记办公室。
  
      桌后的冷若雪,早已换掉了职业正装,穿的是一身粉色居家服,头发也披散着。这种造型少了女上司的冷傲,多了貌美女人的妩媚,也多了普通女性的温柔。现在屋子里已经生上暖气,温度比较高,她的这套服饰质地不厚,在灯光映照下,衣服里穿的小物件也影影绰绰显示出来。
  
      看到对方这样的装扮,李晓禾不禁心猿意马,便打趣道:“书记,我是直接坐呢,还是先站着?是坐沙发还是椅子?”
  
      自从冷若雪做过那次要求后,李晓禾也就坚持了一两次,后来早就故意淡忘了,今天提起,纯属逗闷子。
  
      冷若雪脸上微微一红,“嗤笑”道:“爱坐不坐,你要是想站,我也不拦着。”
  
      “还是执行书记指示,坐下吧。”李晓禾“呵呵”一笑,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盯着对方看了看,冷若雪讥诮的说:“我发现近来某些同志越来越自大了,见了领导根本就不尊重。”
  
      “是吗?是谁呀?太不像话了。我可是对书记尊敬之至。”李晓禾一副茫然神情。
  
      “而且还大睁两眼说瞎话。”冷若雪又补充着,“脸皮壮的很。”
  
      李晓禾认真的讲:“不是说我,不是说我,我脸皮可是很薄的。”
  
      “越来越没规矩了。”冷脸斥过之后,冷若雪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衣服本就不厚,虽然相对宽松,但冷若雪笑的浑身抖动,胸前两团自然也就跟着不停跳动。
  
      看着波涛汹涌的场景,李晓禾双眼直勾勾的,脸上也满是猪哥神色,甚至身体还起了反应。
  
      “你,你……”注意到了对方的神情,但冷若雪吭哧两声,也仅说出“讨厌”二字,便趴在桌上,兀自笑个不停。
  
      雪白的颈项,在灯光映照下,温润无瑕,别有一番意味。李晓禾依旧痴痴的看着,生出想要抚摸的幻想,但他却没敢付诸行动。
  
      之所以与对方在私下场合独处时,李晓禾不再掩饰自己的情感,是他已经想清楚,一切顺其自然便好。虽说与冷若雪与许多不同,但李晓禾清晰的感觉到,她对自己有好感,有男女情愫。
  
      现在两人在一起工作,虽说发展工作之外关系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但如果刻意回避,刻意表现的毫无瓜葛,两人都会痛苦,也不利于工作。这种不利已经有过表现,甘是一种互相折磨。尤其自沈丽莎那个女人出现后,李晓禾更希望与冷若雪亲近一些,生怕让那个女人插足进来。
  
      所以李晓禾决定,不去刻意追求,也不去刻意掩饰,当然这是指两人独处。如果在公共场合,如果有旁人在场,他还会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时刻摆正与冷若雪的关系。
  
      从冷若雪的反应来看,也不愿刻意回避,那么何乐而不为呢?至于以后,那就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吧。
  
      忽的抬起头来,看到对方神情,冷若雪娇嗔道:“你,你眼珠子都掉了。”
  
      “好像没有吧,倒是嘴角有哈喇子了。”李晓禾“嘿嘿”笑着,还故意擦了一下嘴角。
  
      “你,流……”冷若雪还是没说出那个“氓”字,但却抓起一沓报纸,扔了过去。
  
      离的这么近,又坐在带扶手椅子里,李晓禾根本无法躲避,便干脆趴到桌上,把后背交了出去。
  
      “啪”、“啪”,
  
      冷若雪甩着手中报纸,“狠狠教训”了对方一番。
  
      大获全胜之后,冷若雪放下报纸,故意命令道:“不用负荆请罪了,起来吧。”
  
      “我有什么罪?没有吧。”李晓禾“嘿嘿”笑着,直起了腰身。
  
      “还说,还看。”冷若雪娇嗔着,又要拿报纸教训,但还是又迅速放下了。
  
      胸脯起伏了一通,冷若雪脸色基本恢复正常,压低了声音:“一连看了好几晚,有什么发现没?”
  
      李晓禾脸上也去掉了嘻皮神色,摇了摇头:“没有。那三本笔记都看了,并没发现需要的东西,我又在回看第一本,然后再看看书上写的那些文字。”
  
      “不要着急,事务发展都有一个过程,该有结果自会有。当然也不能消极等待,而应积极争取,积极为结果出现而努力。”冷若雪安抚着。
  
      不清楚对方仅指这事,还是一语双关。李晓禾回道:“明白。”
  
      冷若雪继续说:“破案的事有公安局,你要认清自己的从属位置,千万不要总往前冲。昨天候正坤专门来汇报,由刑警队许建军直接负责这个案子,他们正在紧锣密鼓的**。
  
      另外,市局也有接手这个案子的意思,毕竟涂中锋之前是市属干部。不过我跟市领导沟通了,把这事挡了下来。由许建军他们调查,便于对蒯县长猝死一事调查,也便于保密。
  
      候局长还特意嘱咐我们注意安全,尤其还提到了你,提到了涂中锋对你的恨意,要你格外小心。既然大家都有这个担心,你可一定要重视起来,尤其出门在外,尤其夜晚出行。这样吧,你还是搬进县委别墅区住,那里肯定要比你家方便的多。你别固执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住进去就习惯了。”
  
      以李晓禾的级别,县委住宿区的十一套别墅,理应有他一套,而且钱家豪在病休不久的时候,便腾开了。当时冷若雪就问过李晓禾,但他不愿张扬,也担心不习惯,就一直让那套别墅空着。
  
      经过这阶段的事项,尤其蒯县长案可能还有幕后黑手,可能随时要对自己下手,李晓禾也觉得有必要搬进去。如果搬进去的话,也能更好躲避沈丽莎骚扰,省得现在一回家,就担心那个女人上门来。
  
      于是李晓禾点点头,很爽快的回应:“行。等有时间收拾一下,然后就搬进去。”
  
      对方答应的这么干脆,冷若雪反倒不适应了,不禁疑惑道:“以前你总是推三阻四的,我还专门问过你两次,你就找了一堆不住进去的理由,现在怎么想得开了?你现在也意识到危险了吧?”
  
      李晓禾自是不能承认心生惧意,更不便讲出躲避那个女人,便笑着说:“我才不怕那帮孙子呢,自古邪不压正。”
  
      “哟哟哟,我们的李大主任这么厉害?平时还没看出来。”冷若雪讥笑着。
  
      “是吗?那天逮那小子,你没看到我的神勇?”李晓禾反问。
  
      冷若雪脸颊“腾”的一下红了,她当然记得他勇救自己的情形,一辈子也不会忘掉。同时她也想到了他的另一番神勇,虽然还没试过,但她已经感受出来了。
  
      看到对方神色,李晓禾明白对方想到了什么,便又补充着:“以前我总担心别人说闲话,才不愿搬到那里。现在想来,顺其自然最好。”
  
      “是啊,顺其自然最好。”冷若雪跟着感叹。
  
      不约而同的,两人都把目光看向对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自己。

Ps:书友们,我是关越今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