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装不是我的错 > 第一百二十四章击鼓传花

第一百二十四章击鼓传花

    陆晓凤没有去听那个家伙做了什么诗,只是看起来挺热闹的样子。
  
      “几位既然对流觞曲水没兴趣,干坐着也是无聊,不如就我们几个,玩击鼓传花如何?”姚丹晨看了一圈,知道她们都不屑参与到那群人中,轻笑一声提议道。
  
      “可以,不过,我们还是换个题目比较好。”濯晴雯道。
  
      “不错,以战争为题的诗恐怕大家都精心准备了很久,要是在游戏中拿出来,待会诗会真正开始可就要出丑了。”另一个女子王艳道。
  
      “王师妹说的有理,你们觉得呢?”姚丹晨赞同的点点头,看向姬语纯,陆晓凤和唯一的男子。
  
      “我没意见。”姬语纯摇头道。
  
      “听师姐吩咐。”男子道。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陆晓凤身上,陆晓凤干笑一声:“那个,小妹才疏学浅,做不出什么好诗,不如击鼓就由我来吧。”
  
      “陆师妹谦虚了,你考核时作得那首满江红我可是读过,你这要是才疏学浅,那我们恐怕就更才疏学浅了。”姚丹晨楞了一下,失笑道。
  
      “就是,晓凤,难得遇到这么热闹的盛会,别扫兴吗。”姬语纯也劝道。
  
      “早就想见识一下陆师妹的才学,如此推脱,是看不起我们吗?”王艳眼神有点不善的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看不起各位师姐呢,只是……只是今日实在是没有灵感。”陆晓凤的解释实在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关兴师弟是我们中唯一一个男子,自然要关照一下,所以我打算让关师弟来击鼓,陆师妹不会想和他抢吧?”姚丹晨似笑非笑的道。
  
      关兴抿嘴一笑,看起来竟有些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样子。
  
      mmp,老子也是男的啊!陆晓凤心中不爽的骂了一声,话说到这个份上,陆晓凤也没法拒绝了,要不然就把人都给得罪了,只得道:“既然如此,那就让给关师兄吧。”
  
      “多谢陆师妹了。”关兴闻言,向陆晓凤感谢道。王艳顿时不爽的看了陆晓凤一眼。
  
      “好,那我们就先选择一个题目。公平起见,我们五人每人写下一个题目,然后由被罚的人抓阄决定作何诗词如何?”姚丹晨建议道。
  
      因为不知道抓到的题目会是什么,所以无法提前开始想诗,可以说非常考验一个人的诗词功底了。
  
      “丹晨这就有些为难我了,我虽然略懂诗词,但是可没达到一首诗信手拈来的程度。”姬语纯做苦笑状,显然是开个玩笑。
  
      “殿下如果作不出,那我们也是作不出的,只是游戏而已,殿下不必在意。请各位开始写吧。”姚丹晨眼波流转。
  
      石桌上有笔墨纸砚,这是早就准备好的,毕竟是诗会嘛,没有笔墨纸砚怎么写诗?
  
      陆晓凤用笔杆支着下巴,抬眼望天,出神了一阵,随后鼓了鼓嘴,在纸上随意写下藏头诗三个字。
  
      看五人都写好了,关兴将五张纸叠好,收了起来。
  
      “这个游戏只是我一时兴起提出来的,未曾准备花和鼓,所以花用酒觞替代,鼓吗,就劳烦关师弟叩击石桌以代替了。”姚丹晨道。
  
      关兴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我觉的可以加一点。”濯晴雯忽然道。
  
      “哦?不知是加什么?”姬语纯问道。
  
      “既然用酒觞代替,那么其中的酒就不得洒出,从谁手中洒了出来,就由谁作诗一首。”濯晴雯提议道。
  
      “好,这个有意思。”姬语纯面露喜色,赞同道,有了这条规则,所有人就不敢急急忙忙的将手中的酒觞塞到别人手中了。
  
      姬语纯都同意了,其她人自然也没有意见。
  
      姚丹晨往觞中倒满酒,满满的似乎随意一晃就会洒出来一般,让人心惊胆颤。
  
      “可以开始了。”姚丹晨道。
  
      关兴闭上眼睛,右手食指开始叩击桌面,一阵阵规则的‘咄咄’声响起。
  
      姚丹晨不紧不慢的将酒觞送到王艳手中,王艳传给濯晴雯,濯晴雯再传给陆晓凤,陆晓凤最后传给姬语纯。
  
      第一圈不紧不慢,第二圈还能沉得住气,第三圈气氛有些紧张起来,传递酒觞的速度都快了几分,担心关兴随时可能会停下来。
  
      与正在玩流觞曲水的两百多人不同,因为她们不需要以此出名,而且玩游戏的就她们六人,加上旁观的小月也才七人,也出不了风头,所以是真的紧张,不想自己成为那个倒霉的人。
  
      ‘咚!’
  
      随着最后一声叩击声响起,关兴睁开了眼睛,姬语纯举着酒觞僵在那里。
  
      陆晓凤顿时偷笑一声,没想到第一个中招的就是姬语纯,姬语纯虽然和他展示了不少才华,但是大都是策问韬略方面的,至于作诗,陆晓凤真没见过姬语纯的水平,所以还是有点期待的。
  
      姬语纯瞪了偷笑的陆晓凤一眼,将酒觞中的酒一饮而尽,无奈道:“没想到第一个就是我,这运气……”
  
      “恭喜殿下斩获头名啊。”姚丹晨揶揄道。另外两个女人都敬畏姬语纯的身份,根本不敢和她开玩笑。
  
      “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姬语纯苦笑道。
  
      “快快,抽题,抽题!”陆晓凤有些兴奋的道。
  
      关兴轻笑一声,将五张折的一模一样的纸块推到姬语纯面前。
  
      姬语纯随意拿了一张,拆开后只见上面写着“花草树木”四个字。因为只是一个游戏,所以也没人太为难人,比如要描写花全诗却不能有一个花字这类题目。
  
      姬语纯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不算难。沉吟了片刻,开口吟道:“花杯承此饮,菊花开欲尽。风摆两枝开,雨时山不改。”
  
      “好,好诗。殿下果然文采不凡,如此短的时间就能作出这样的诗来。”王艳立刻夸赞道。
  
      “谬赞了,只不过勉强入耳,哪里称得上什么好诗?”姬语纯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连忙摆手道。
  
      “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出这样一首诗来,确实已经很不错了。”濯晴雯也道。
  
      姬语纯一脸笑意,两人的马屁让她非常高兴。
  
      “那个,好在哪里?”陆晓凤忽然开口道,场面顿时一静,王艳和濯晴雯面面相觑,姚丹晨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抱歉……均订才一百多,有点没动力,我调整一下状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