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之洪荒大蝙蝠 > 26

  “都散了吧,各自回去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至于那小子,等他能够活到那个时候再说吧,这么与众不同的人,肯定会遭遇到各种的麻烦,不用去理他。至于金京,按他的性子,他的踪迹不用再找了,专心将老二找到就行,”白光中传出这样一句话。
  而后,白色光团便不再停留,直接向着海洋深处飞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其他真灵面前。
  “老大这是什么意思?金京为什么不用找了?”看着白光远去,那少年却是不解的问道。
  “你想想金京的性格,你就会知道老大的意思了,如果还不知道,那你就去地底下闭关去,少出来丢人现眼,”那高大的大汉,看着少年说了一句,而后便化作了一团银光,飘然远去。
  “金京的性格?金京的性格不就是固执,还喜欢跟人类在一起吗?这我知道啊,”少年看着远去的银光,嘟囔着说道,但很快,他双眼便是一亮,“是啊,他喜欢跟人类在一起,而且选择的人类,都是那种未来能够有大成就的人,这样的话,岂不是就在那个人类小子身上藏着?”
  “想通了,你还是要去闭关,你虽然比我更快修出人形,但是你的实力却是我们之中最弱的,要是遇到一些强大的人类,你肯定会被抓去,”人形水团中传中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声音一落,这人形水团便往后一跃,融入到了海水中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什么嘛,闭关有什么好的,那里黑不隆冬的,而且又只有我一个,很闷的好不好,”少年不爽的冲着海洋大声吼道,而后转而看向火灵与风灵,只是让他郁闷的是,火灵与风灵,竟然已经离开了,走得无声无息。
  “你们这些混蛋,就欺负我这个老幺吧,我偏不闭关,哼,”又是大声的吼了一声,少年便大步迈向干的沙滩处,整个身体缓缓融入到沙滩中去,一声自言自语,却是在他彻底融入到地下之前传了出来,“我闭关一阵子,就出去转转,看看那传说中被选中的人类,到底是什么样子。”
  随着少年彻底没入到地底中去,这个小岛又恢复到了荒无人烟的状态,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里是一个山洞,山洞高不过丈许,面积也不过两三丈方圆,里面的光线很是昏暗,隐约可以看到在山洞的深处,盘膝坐着一个人。一股股的元气波动,正不断的从这人身上散发出来。
  距离跟火灵相遇,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的时间中,王海便一直蜗居在这个山洞里,不断的与身体中的那红色火焰对抗,两天下来,竟是消耗了将近两颗元晶石,这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因为以他目前七星元师吸收元气的速度,一颗元晶石便足够支撑他三天的修炼。
  但是现在,为了与那红色火焰对抗,元晶石的元气却是完全消耗在了这件事上,没有一丝一毫能融入到他元种,成为他自己的元气,纯粹就是消耗掉了。
  不过有付出也有收获,蜗居在这个山洞的两天里,那红色火焰在后继无力的情况下,也终于渐渐的落了下风,王海终于能够尝试着,将这红色火焰从体内逼出来。
  “嗡……”
  突然,一股轻微的嗡鸣声响起,让得一边修炼,一边要将红色火焰逼出来的王海顿时一怔,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一股金色的雾气,缓缓的从他手指上的戒指中飘出来。见到这样的一幕,王海反而是放宽了心,继续着他的动作,同时也注视着那金色雾气。
  金色雾气在他身前缓缓凝聚,最后凝聚成了一个高四尺的金色小人,正是平时都在沉睡的小金,王海想不通小金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当下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吗?”
  “你碰到火灵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看着王海,小金脸色喜忧掺半的说道,“也知道你的体内留有火灵的一股火焰原力,不过可以的话,我建议你不要逼出来,而是直接将之炼化,融入到你的火种中去,因为火灵的火焰原力,威力并不输给你原来融合的那两种火焰。”
  “你醒过来就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件事?”王海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闻言,小金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幽幽的说道,“我现在的实力,也就相当于人类四星元宗左右,如果想要继续提升,就需要寻找蕴含丰富金属元素的地方,进行闭关,而且我猜测,我在你身上的事情,火灵他们已经知道了,虽然我的记忆只是恢复了一部分,但是我非常肯定,一旦有真灵与你接触过,他们就会推断出,我在你身上这件事,为了你的安全,我必须要离开。”
  看着小金那凝重的脸色,王海反而是直接将眼睛一闭,也不说话,继续吸收手里还剩下的一点元晶石,一直到将元晶石整个都吸收掉之后,才看向盯着自己的小金,“如果你把我当朋友,那么就留下,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面对火灵,没有你的帮助,我不也是一个人挺过来了?至于你的修炼,我会负责,你应该是要吸收一些金属中夹杂着的金属性元气吧?是这样的话,我会不断找金属给你,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王海也不理会想说话的小金,直接再拿出一块元晶石,又继续吸收元气,同时尝试着消磨体内的那红色火焰,更是尝试着按小金说的,将之炼化融入到火种里面去。
  看到王海的样子,小金叹了叹,转身看了看从洞口那岩石缝隙中透进来的阳光,心里却是不住的想到一个人,一个跟王海很类似,但是更为强大的人,最后它默认了王海的话,再度转化为金色雾气,飘进了戒指中去。
  就在小金化作雾气进入到戒指中去时,王海眼睛缓缓的睁开了,目视前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的那些话虽然是在说你自己实力不够,但这何尝不是我的现状呢?我的实力确实比同级别的人高很多,但是这样的实力,依然不能够很好的自保,更不用想去保护什么人,但是,我会努力,这不仅是为了我自己,还有那些信任我,看好我的人。”
  说到这里,王海的眼里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一定会变强,不为争权夺利,只为回报那些对我好的人,在乎我的人。我虽然才活了十七年,但是人生的感悟,不一定需要岁月的沉淀才有,而是经历的累积升华,所以我明白你的担心,但为什么不把这个当作是我前进道路上的一道坎呢?当我越过这道坎时,我将会迎来一场蜕变,我想,你应该和我一样期待那一天吧。”
  自言自语过后,整个山洞再度回归沉寂,只有一股股的元气波动不断传出,同时还有一股炙热的元气,悄然蔓延在这山洞中。
  而就在王海消磨那红色火焰的力量,尝试将之炼化的时候,两天前与王海分开的黄埔玉玲与青玄峰两人,经过了两天的赶路,已经来到了玄北山脉的外围,距离北漠村已经不足五里,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却没有再往北漠村去,而是在这外围停了下来。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帐篷营地,一个高四五丈,占地近五十丈的主帐篷,还有一个个三丈方圆的小帐篷,足有二十多个,而在这个营地的周围,还建立起了一排排带有弩箭的围墙,看上去没有人控制,但是却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发射的感觉。
  营地里面,有着十多名青年在其中像是巡逻兵一样的,在整个营地中穿梭,一双双凌厉而敏锐的眼睛,不断的扫视着营地四周,当看到黄埔玉玲与青玄峰两人时,这十多名青年中顿时走出了一男一女,迎向了两人。
  “玉玲姐,你没事吧?”还没走到两人身前,那看上去清秀,但眉宇间却是透着担忧的女子,却是远远的喊道。而另外那名身形挺拔的男子,则是担忧的看向青玄峰,一直来到近前,才开口说道,“师兄,你没事就好了,三长老还在担心你的安危呢。”
  “怎么回事?”对于这一男一女的话,黄埔玉玲与青玄峰不由对视了一眼,而后青玄峰才皱着眉头问道,“山脉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你们两人的神色,似乎显得忧心忡忡。”
  “师兄你不知道吗?”男子疑惑的看了青玄峰与黄埔玉玲一眼,听到青玄峰接下来关于历练的事情,这才恍然,接着说道,“师兄,山脉里确实发生了大事,几乎所有参加围猎的各宗派的人,近九成的人都失踪了,而且这失踪的人里面,还有一半人的命牌显示,他们已经遇害了。”
  “什么!”
  听到男子的话,黄埔玉玲与青玄峰顿时惊呼出声,脸色都不由难看了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事,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青玄峰说道,“是不是跟那两件事之一有关?”
  “是的,有几个活着的人,在几个地方看到了魔魅鸠貘鹿的出现,这几个地方出现的总数量,远远超过刚开始时的顾及,推测应该不少于一百三十只,”男子脸色凝重的点头说道,“现在包括我们武宗在内的六个宗派,全部都聚集到了这里,几个宗派领队的,正在商量对策。”
  “我知道了,你们先忙你们的吧,”青玄峰点了点头,示意两人离开后,这才看向黄埔玉玲说道,“你觉得,是否还有另外的可能?”
  “但愿没有,因为我不想他有事,”黄埔玉玲脸色难看的说道。
  闻言,青玄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与黄埔玉林一起向着营地走去,然后便各自分开,回到各自宗门的集合点。
  夜,营地中东北角的其中一个小帐篷中,青玄峰正脸色凝重的与一位老者说着话,而在营地东南角的另外一个小帐篷中,黄埔玉玲正面色着急的与一个白发老妪说着话,这两个地方的谈话,惊人的相似,所围绕的话题内容,都是王海与元气真灵。
  而听了两人的话,那老者与老妪竟是同样的反应,直接便离开了帐篷,向着营地中间的那个巨大帐篷行去,就在他们进入之后不久,一个清脆的钟吟声便响起,紧跟着从营地的不同方向,又有四个或男或女,或中年或老迈的人,向着那巨大帐篷走了进去。
  看着那巨大帐篷中透出的亮光,黄埔玉玲却是不由将目光转向了玄北山脉的深处,眼里流露着浓浓的担忧,“你可不能剥夺我报答救命之恩的权利,你一定要活下去。”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山洞中的王海依然安静的盘膝坐着,但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元气波动,跟几天前相比,却反而是内敛了起来,只有一丝淡淡的元气溢出来,除此之外,便是有一股热气,在这山洞中弥漫。
  此时王海的体内,那来自火灵的红色火焰,已经被他用几天的时间,消磨得只有原来的六七分之一左右,现在的这一点,已经不能对他构成威胁,而直到今天,他才能够正式的尝试将之炼化。
  “呼……”
  一口淡红色且含有热气的气体,被王海呼出来,他的双眼也缓缓的睁开来,而他的体内正用他自身的元气裹着那红色火焰,安静的停留在经脉中,他这一次睁开眼睛,是要略微休息一下,然后再调整自己的状态,将消耗的元气补充回来。
  看了看手中还剩下一半的元晶石,王海摇了摇头,再度取出一块元晶石,然后双手握着这两块元晶石,开始吸纳其中的元气,足足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他才停止吸收,然后将注意力放到了体内。
  感受了一下那充沛得快要将撑破元种的元气,王海没有任何的犹豫,汹涌的元气从元种中奔流出来,先是按照着功法的路线运行几个周天,然后便向着不属于功法涉及到的经脉,那红色火焰停留的经脉中去涌去。
  如同猛虎下山般的元气,一口便将那红色火焰包住,然后拖曳着,向着功法主要的经脉游动过去。
  “嘶……”
  刚一将红色火焰拖曳到主要经脉中时,那股炙热,顿时让王海不由倒吸口山洞中弥漫着的热气,定了定神,慢慢的拖曳着红色火焰,按照功法的路线开始运转,虽然火焰的威力已经对他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但是那股炙热的能量,还是让他的经脉,一阵阵的痉挛,虽然很轻微,但这种滋味还是很不好受。
  虽然滋味不好受,但是他的经脉能够承受得住,所以他并没有再去思考其他的,而是一点点的拖曳着红色火焰,不断的按照功法路线运转,一个又一个的周天过去,红色火焰一点点的被同化,一丝丝的融入到他的元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