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归一有道 > 第二十七章 见面

第二十七章 见面


  “看林在天的样子,很想杀了我啊。”黑袍之下,看不清五官的水夜罗刹舔着嘴唇,阴邪地说道,“隔着老远也能嗅到他身上的杀气,啧啧好纯净的木属灵力,若是拿来供养我那些花花草草,效果必定奇佳,嘿嘿嘿...”身旁白袍男子微微一笑,肌肤白皙,几乎没有血色,但五官极其英俊,一笑起来如女子般阴柔,
  “水夜郎君啊,你个小小玄海境也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活的不耐烦了么。”
  “这不还有你在我身后么,再说,对付一个济地境,我罗刹自有手段。”说着,水夜罗刹往白袍男子臀上轻轻一拍。
  远处的林在天倒吸一口冷气,杀气收敛。
  “他娘的,早闻白浪阴柔怪气,喜近男色,今天果真大开眼界。”心中一嘀咕,浑身起了鸡皮,随即喝道:
  “白浪,你可曾收到我府特地呈上的定影珠?”
  “哦~那个珠子呀,收到了啊,那又如何?”白浪秋波送水,眨了眨眼睛。
  “这么说你承认和那罗刹匪帮蛇鼠一窝,劫我药车马队?”林在天问道。
  “你过来,我便告诉你...”白浪双手上往水夜罗刹肩上一搭,妩媚说道。
  林在天是在看不下去,转身冲天而起,留下一句,飘荡在林间:
  “水夜罗刹,三天之后,我四弟登门拜访!”
  “这路子我还真吃不消,留给在雪慢慢啃吧。”林在天心中这般想着,飞得更快。
  在远处二人眼里,林在天是逃也离去,心中更加讥讽:
  “林侯府还真是气数已绝,胆小如鼠,也难怪朝廷不再器重,我想过了这年,朝廷连玉灵石都懒得拨发,这楠城是该易主了啊...”
  等林在天飞远了,二人相视而笑,随即各自神识散开,树林之中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响起,陆续有人现身,身着统一军甲,背刀拿剑,放眼望去约莫千人之众,占据半个山头,白浪脸上阴柔之气全然消失,像变了个人,厉声说道:
  “给我仔细搜,发现重宝者,赏万金。”
  众人轰然一散,往林子深处搜去,惊起妖兽怪叫连连。
  白浪这才转头对水夜罗刹说道:
  “水夜罗刹,这等机缘,你罗刹帮就不要染指了,你可明白?”
  “小的明白,全听白大人吩咐。”水夜罗刹奴颜婢膝,悻然说道,白浪听后,甚是满意。
  同样是一炷香前,白浪也感觉到天湖山中有异样灵力波动,抬眼望去天空之中红云翻滚,白浪以为是天湖山中有着什么奇珍异宝出世引起的瑞兆,便召集护府军火速赶来,看见林在天一人在山中转悠,也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便下定结论,自己猜得没错。
  而且只有林在天一个人过来,想起这些年林侯府的逐渐衰落,不禁暗自欢喜,这林侯府到底是落败到何种地步才会让府主只身前来而不带任何护卫。
  在白浪眼里,境界之高在绝对数量亦或者绝对资源面前,统统不堪一击,他一直是这么认为,也是这么一直走过来的,凭着家族在朝廷中的关系,自身的济地境修为就是用数不尽珍材异宝和大量玉灵石换来的。
  可笑的是,白浪断然认为那红云奇景就是异宝出世,他并不知道那股灵力的动荡属于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神族之力所引发。
  但是无可厚非的是,这世上修道者所认识的五界之中,神族所在的神界,只出现在上古时代之中,如今却是不曾闻见,当下人、鬼、妖、兽就世间一切,只不过等人族修道之路到了尽头,到了主宰天地的时候,神界之门就回为其打开,成为家族供养的神灵,保佑子嗣后代,保佑一方水土。
  如此高高在上的神界之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天湖山脉,白浪不曾想过。
  刘星也不曾想过,准确地说,他还没有具体的神界概念,他只知道留在自己体内的金丝茧是上古神器,而留在其中的两股血气是自己至亲之人,他希望那是自己的父母,他希望自己变得很强很强,强到能够自己去寻找这个答案。
  而如今,证实这个答案的机会就摆在眼前。
  青竹峰湖底。
  当小光头提出要来这里的时候,刘星是拒绝的,在他的认知中,怎么可能能藏到这湖底而不换气。事实便是他现在就在湖底盘腿而坐,让他感到神奇的是,小光头用仅有的灵力让刘星身外一丈之地,隔绝了湖水。之所以选择在这湖底,小光头说过,这一方湖水被人动了手脚,结合山行地势,纳灵成精,自有结界,就和那火穗果树一样,有了灵性,即使济地境的修者,亦难以发觉。
  对于有灵性一事,刘星深信不疑,他发现在这修道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而他现在最急切想知道的是,关于金丝茧中那两股血气的答案。
  刘星再次闭眼沉思,眼前再次浮现四肢被金丝茧缠绕的光头少年,此时的少年口中念念有词,刘星则在一旁焦急等待。
  小光头说过,他有办法证明茧中的两股血气就是他的父母所留。
  半晌过后,小光头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浊气,眼中精光一闪,咧嘴一笑,对刘星说道:
  “成了,但他们所剩血气不多,我尽力了,你将手按在金丝茧上试试。”
  刘星二话不说,伸手搭上,闭眼细细感受,眼前景象再度变幻。
  眼前出现两道血色身影,没有那种血淋淋的恶心,而是散发着淡淡红光,还带有少许温热。两道身影极其模糊,看不见准确的五官,但不难分辨的是,一个身材提拔,另一个相对娇小玲珑,正是一男一女无疑。
  只见女子身影有些激动,说出的话语带着些许哭腔颤抖:
  “星儿,我的孩子...”
  身旁的男子声影也靠前,因为激动有些结巴:
  “孩子,来,过来让我看看...”
  刘星一时不知所措,看着那女人身影,心中有个声音在不断呐喊:
  “这就是我的娘亲?这就是我爹爹?”
  他本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们诉说,比如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比如要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他而狠心离去,再比如他们现在是否安好....等待之时他准备了很多很多想问的话,但此刻到了嘴边,他什么也说不出,脑子里一片空白,终于在眼中打转的泪水到了缺堤的一刻,刘星冲了过去,抽泣大喊:
  “娘!爹!娘!爹!.......”
  但刘星扑了个空,身体穿过了血色虚影,刘星不甘心,来回了几次,都是如此。
  在一旁的光头少年是在不忍心看不下去,说道:
  “我没法聚起实体血灵,他们所留的血气有限,而且我体内的灵力也即将消耗殆尽,抱歉刘星,你得抓紧。”
  “孩子,算了,能见到你,我跟你爹心满意足了。”女子身影握着身边男子的手,说道。当他看见刘星裸露在外的皮肤所布满的青紫淤痕,感觉刘星身上的逐渐成型的武脉,连忙说道:
  “孩子,你可是在练习淬体之法?”
  “是的娘,我...”刘星大致把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了娘亲,当虚影听到刘星被奶奶收留的时候,十分欣慰,而当听到他在拾穗巷子遭遇毒手的时候,娇躯一震,几欲跌倒,而后听到林府相救又感激释怀...诸多种种遭遇让她更加心疼眼前的孩子,想拥他入怀却又无奈不能,只能紧紧抓住身边的男子。当听到刘星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夺回被劫的荐灵玉牌的时候,男子爽朗一笑:
  “不愧是我刘家男儿!老爹支持你!”女子嗔怪般拉了男子,说道:
  “别听你爹胡说。”
  刘星咧嘴一笑,继续往下诉说,包括林家的种种,此番用了半柱香时间,两个虚影越发稀薄,待刘星说完。两个虚影沉默半响,刘星看着干着急,因为他看见爹娘虚影快要消失了,而光头少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女子虚影叹了口气,似是下定决心,只见二人双手捏诀,振振有词,感激地看了一眼光头少年,而后说道:
  “星儿,也许最终逃不过这天道宿命,如若不然,你也不会恰巧碰到奶奶姓刘,给你取名单字一星,你若是下定决心来寻我二人,切记非济地境不可,另外,爹娘当年抛弃你实属无奈之举,是我们愧对于你,修道一途万阻砥砺,娘亲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这金丝茧今后你要好好利用,为娘方才与你爹将其开了灵智,将来想必是你最强手段,最后切记,对于林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另外,小光头,谢谢你,若是刘星能到神界之上,带他找到瑶神宫,老祖定会为你法外开恩,这是我们刘家欠你的情。”
  女子虚影说完,终于消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