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咒灵人偶 > 第二章:阴魂不散

第二章:阴魂不散


  十点过后,我将思诺哄去睡觉,脑子里一直都回荡着那个小孩的哭泣声。
  咔嚓!
  “老公!”
  我猛地一怔,紧绷的神经被扎了一下似的,双手不受控制地把键盘给推了一下,震得显示器摇晃了两下。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老婆宁静。
  刚才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我心惊肉跳,我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说道:“你怎么没声音就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啊?差点吓死我了。”
  她被我剧烈的反应给吓着了,愣了愣神,一副冤枉的样子,说道:“是你自己太过专注了,都没有听到我开门的声音。”
  “看来今天你是累了?赶紧去洗澡休息吧!”她很温柔地揉着我的肩膀,爱怜地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关上了电脑。
  呜呜……
  睡梦当中,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了小孩哭泣的声音,这是第二次了。
  我睁开眼睛,此刻我老婆睡的正香,我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不安袭上心头。
  哭声凄惨、阴冷,像是离家在外的小孩无法归家似的,哀怨、悠长,拥有穿透人心的力量。那种酸楚袭上心头,让我也是有一阵揪心的酸涩。
  砰砰砰!
  轻轻敲门声响起,但是在幽静的黑夜当中却非常清晰。
  我听到敲门声之后,猛地一惊,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呢?声音如此清晰,仿佛是在敲我家门似的。
  砰砰砰!
  放佛是为了应征我的猜想,敲门声再次响起,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确实是有人在敲我家的门,即便是一个大男人,这时候,我竟然也有些害怕了。
  我推了推身边正在的酣睡中的老婆,额上已经汗珠淋漓,轻声喊道:“老婆。”
  老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语气里带着一丝愠色,问道:“这大半夜的,你怎么呢?”
  “老婆,好像有人在敲咱们家的门!”我颤抖着说道。
  “这大半夜的是谁发神经吗?是不是你听错了?”宁欢语皱着眉头,含含糊糊地说道。
  “是真得,我真听到有人在敲咱们家的门。”我推攘了一下老婆,再次说道。
  “这大半夜地,都睡觉了,还有谁会砸咱们家的门啊?你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觉吧!”说完,老婆裹了裹被子,继续睡觉。
  “老婆,你醒醒,你有没有听到小孩的哭声啊?好像就在咱们家门外啊!”我依然难安,又推了推她。
  这次,她没有再搭理我,轻轻的鼾声响起。
  呜呜……
  哭声依旧,不断在我的耳畔响起,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闭着眼睛,但脑袋却始终在枕头上不断摇晃,我的脑子里一直都出现各种怪异的画面——一个浑身湿透的小孩,先挥着小拳头敲打着坚硬的防盗门,无效之后,蹲坐在防盗门外痛哭流涕。
  可任凭我怎么想却始终都无法看清楚那个小孩的样貌,但小孩哭泣的通道就是我家门前的通道,而那一扇防盗门,也正是我的家门!
  啊!
  我惊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时,窗外已经是阳光明媚了,我昨晚是怎么睡着的?还是这根本就是一场梦?
  已经第二天了。
  我心有余悸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起床。
  洗漱的时候,我看到自己的脸色很苍白,如失血过多一般。
  吃过早饭,我把思诺送去幼稚园后,回到了家里,准备继续码字。打开门后,竟然看到地板上出现了一连串水渍。
  家里进贼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随后,我屏住呼吸,从旁边拿起一把扫帚,看着地上的水渍,一步一步往里走,抬眼一看,那一连串水渍居然延伸到了我的房间里!
  我轻轻握住门把手,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地转动,一推而入,但是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根本没有第二个人。
  难道,是在其他房间?我拿着扫帚,蹑手蹑脚地检查每一间房,包括厨房,厕所,但依旧一无所获。
  我回过头来,看着地上清晰的水渍,立刻发现了问题——这些水渍很像脚印!
  我蹲下身来,用手大致量了一下水渍脚印的长度,二十三厘米左右,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四五岁的小孩留下的!那到底是谁呢?
  “我送思诺出去的时候,明明记得是反锁了门的,而且当时屋里根本没有水渍,难道这人昨晚就已经在屋里了?”我冥思半天,也想不到结果,无奈之下,只得拿起拖把,将水渍脚印全部拖干净。
  回到房间,我打算继续码字,走到电脑面前时,我悚然一惊,差点没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在我电脑的显示器面前,竟然正坐着那个已经扔掉了两次的恐怖布偶。
  看着布偶,不禁响起昨晚在耳边响了一晚的哭声,我头皮发麻,四肢不禁战栗了起来。在我打算将布偶扔掉的时候,那个布偶,竟然兀自站了起来!
  嘶!
  我猛吸一口冷气,吓得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倒退数步。
  此刻,我明显能感觉到我的瞳孔在放大。
  在我面前,那个脑袋已经被扯掉的布偶,居然正迈着小步子朝我走来。
  这一幕,太诡异了!
  “林叔叔。”
  突然,空气当中飘来了冰冷的喊声,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空灵,沁人心魄。我猛地一惊,慌乱失措,绊倒了椅子,摔倒在地。
  布偶一跃而起,跳到了我的身上,一双如墨般漆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黑色的嘴巴勾勒出令我感到恐惧的笑容。
  我条件反射地抓起布偶,就猛地扔开了。
  布偶撞到了墙上,好像也会疼似的竟然叫了一声。接着,布偶再次站了起来,迈着小步子,朝我跑来。
  我吓得连滚带爬,狼狈地朝外面跑去,冲出房间,我逃命似的跑向了通道尽头的电梯,快速地按动着电梯,这个时候该死的电梯竟然还在1楼.
  按照正常的速度,即便中途没有人阻挠,电梯上来也需要半分钟。可就是这半分钟,却似乎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半分钟.我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惧过。
  我时不时地回头,看看那个诡异的布偶是否追来。无意间,我的眼角余光瞥到了旁边的楼梯,幽绿色的光芒是那样的让人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