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澜庭自在录 > 第35章 雪夜论道

第35章 雪夜论道


  华澜庭和林弦惊住在一间屋子,今夜两人没来由的都有些心神不宁、毫无睡意,于是披衣而起,一同来到屋外的露台上整了壶小酒坐下赏雪。
  外面夜色深沉,大雪飘飞,林弦惊说道:“这里的天气有些奇怪啊,我本想打一卦占卜下此行的吉凶,却卦象凌乱难以成形,很少出现这种情况的。”华澜庭听了也说:“是啊,我也难以入定,此地确有古怪。”
  就在两人沉默望天的时候,旁边的门一响,易流年和诸葛昀也出来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易流年大声说道:“两位如此雅兴,却不叫上我们,不够意思啊。”
  林弦惊回道:“深山寂寥,雪夜独酌,多么有意境的事,叫上你没得煞了风景,不过是对牛弹琴。”
  易流年脸一黑:“我求你弹琴了么?弹得那么难听我都没说啥,对牛弹琴的人才有病。”
  “哈哈哈!”华澜庭笑着说:“诸葛你说,对牛弹琴是牛更痛苦还是人更痛苦?”诸葛昀面无表情地接上:“琴最痛苦。”
  “我最痛苦!”身后响起慕倥偬的声音,四人回头一看,却是慕倥偬和一筠领着风清隽四女过来了。慕倥偬板着脸接着训斥道:“又是你们几个小子大半夜不睡,声音还这么大,不知道道家最讲究养生吗?没听说最近有个门派一个姓赵的弟子熬夜酗酒猝死了吗?我怎么教了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
  易流年舔着脸说道:“慕总管,我不允许您这么说自己,您教的东西都有用啊?说到熬夜,那我在这里真心奉劝大家,为了不猝死,千万不要姓赵!”
  慕倥偬听完也笑了:“臭小子,少废话,就你有用,去叫几盘牛肉来,再给我倒一杯酒,今晚就当是历练前的夜宵聚餐了。”
  易流年打蛇随棍上:“慕老,我觉得您应该加了请字,这样显得有礼貌。”
  慕倥偬虚踹一脚:“礼貌你个头,赶紧给我把牛肉和老酒请上来,这样可以了吧?。”
  “额,好吧,那我请客,只要您结账,这都不是事。”易流年一溜烟下去点菜。
  众人随后落座,酒菜齐备之后,男人之间推杯换盏,女人浅酌低语,就听华澜庭忽然问慕倥偬:“您刚才说到养生,但我们在此地就是心神不宁,既难以入定修炼,也难以入睡休息,这生到底该如何养呢?”
  慕倥偬想了想答道:“你这个问题有点儿大,我试着先回答一部分吧。”
  “先说睡不着,无非三种情况,一是沉浸在对过去的烦恼之中,二是陷入了对未来的妄想之中,三是有外力影响了你的心绪。无论哪种情况,其实都是你在和自己较劲,处在一种不自在的状态,你的神魂意识没有和你的生命身体在当下一刻合一自洽,或者说你的内心一方面觉得你应该睡着、期待睡着,但另一方面,你的身体受到现实中纷杂思绪的影响不能这一时刻进入睡的状态,说白了都是你自己再作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伤害你,真正捅刀的都是自己。”
  “这当然是你还没有修行到得自在状态的缘故,我也没有,自在是我们修道之人追求的终极目标,也许在这之上还有更为高远的目标,就不是你我现阶段能够想象的了。但就养生而言,有一种浅显的状态,普通人也都应该体验过,就是马上要睡着了但是又没有睡着,好像已经进入梦中,但是旁边人说话你能听见的状态。“
  ”这是个临界点,守住了那种临界点的状态,就能够沟通天地,从世间万物中吸取能量、积蓄力量,再用某种方法和技巧释放出去,就表现为功法、神通、武技的作用了。而这个世界由不同的生命形态形式、信息交换方式、多种的物质和能量组成,由此产生了不同的修炼方法和派别。”
  易流年插言说到:“我有时在打坐或站桩时会进入到一种似坐非坐,似站非站、似醒非醒、似空非空、似尿非尿的状态,但很快又会脱离出来。”
  慕倥偬笑道:“话糙理不糙,道理是这样的,保持的状态越长,说明你的功力越深,对精神和身体的掌控力越强。”
  华澜庭又问到:“道家信永生、重肉身,求自在,佛家信轮回、重意念、求解脱,那么精神和身体到底哪个更重要?”
  慕倥偬答道:“还是那句话了,殊途同归、万法归一,就如同盲人摸象,不论道家、佛家还是妖道、魔道、鬼道、灵道等等,大家只是种群形态不同、立场不同、选取的切入点和修行路径不同,或许存在了高下、先后、正邪、善恶之分,形成了竞合的关系,但本质上都是要追求某种形式的永生。”
  易流年迷惑地问到:“不是说正邪不两立吗?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也想要消灭魔道之人吗?”
  慕倥偬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太能够给你正确的答案。我所知的是这个世界是多元的,我们这个位面只是沧海一粟,宇宙中生命存在的形式多的不可计量,而人这种有色身的生命属于极少数。“
  ”从宇宙本源、大历史、大时代、大格局的角度看,一切都是在成住坏空中不断的连续循环;而从个体和为人的角度看,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很悲催、很可怜、很渺小,永远被不知名的规律和高层级的生命形态通过观念、情绪、欲望和所谓的偶然事件所操纵和裹挟;但从修真者的的角度看,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掌握自己命运的唯一办法就是修行,不是所有生命都有这样的机缘的。”
  “道家有不尚贤的说法,认为从不同的时空和层面看,对错、善恶、正邪都是相对的,好坏都是在某个层面上的相对价值。所谓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源督以为经,也就是说遵循中道,以基本价值判断为准绳,万事不过分、不出格。因此,酒色财气,有度皆可养生;贪嗔痴慢,无著便是菩提。但有一节,好事做的太狠,坏事做的太绝都会很危险而受到惩罚。”
  “在我们这一派的道门看来,正道法门是通过启迪人的善念、理性,让人自愿、自由、不附带条件的修行,而魔道邪法则是通过激发贪念欲望和诱惑强制胁迫的方法引人入道,二者理念有别,是对立的,道不同不相为谋,邪道盛行必将压缩正道的生存空间,所以争斗是难免的。”
  “如果你认为天道无情、适者生存是常态,无所谓对错好坏,各家各派的共存互斗是常态,既然如此,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你选择任何路径证道都会和其他的特别是对立的方面形成矛盾冲突;如果你不认为这是常态,无论你想一家独大唯我独尊还是只要求同存异相安无事,奈何在生物多样性的现实下,总有别人不这么想,所以仍然避免不了争斗。”
  “至于说精神和肉身哪个更重要,那只是侧重点不同罢了。天代表所有无形的东西,地代表所有有形的东西,彼此磨合、碰撞、交流、时空的因缘际会之下,天地和合的状态下,通过临时性的对接,暂时委托给你这个肉身形象,这并不是你所能永久拥有的。而精神所代表的情绪记忆以及我们和世间所有的有情、无情众生之间的关联,作为一个信息载体能够一直以不同的方式连续保留下来。从这个角度看,肉身只是个臭皮囊,佛道都是看重修炼精神的。”
  “但在道家看来,你都控制不好这一世你拥有的身体,控制不了实质、物质性、硬性存在的东西,又怎么能够控制好软性、精神、非物质的东西呢?所以道家认为自己的身体就是一个小的缩微的宇宙系统生态,因而讲求性命双修、肉身成道,肉身是我们入道的媒介、法门过程和手段。“
  ”所以说,道家并不是不重精神修炼,我们的修行除了要通过功法修炼肉身,还包括通过不断的历练增长智慧和眼界,当你能够站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时空见到了各种可能性后,建立了前后左右、上下里外、断肠远近的多元通透视角后,才能不再纠结,才能更加自在,才能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应该,全是活该,才能以无常、自然的心态对待世界的无常和无奈,该君子就君子,该小人就小人,该聪明就聪明,该愚笨就愚笨。游戏是有规则的,但游戏也总有漏洞的,历练通透了、自然了,也就万事可有可无、方可方不可、无可无不可了,这就是所谓的诸漏皆苦、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易流年来了一句:“这不就是该装傻时就装傻,该装逼时就装逼么?”
  慕倥偬看着他回道:“加油,只要你继续努力去装,就没有什么事是你搞不砸的。”
  易流年吐了吐舌头说:“我这不是互动活跃下气氛嘛,再说我说的不对吗?”边说边瞅瞅周围,问诸葛昀:“诸葛,你是怎么做到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镇定冷静静默的?”
  诸葛昀冷冷地说:“因为我从来不和脑残们争论争吵,我一般会停止对话,然后对他说:嗯,你说得对。”
  “但你这样完全是逃避啊?没道理的,你这样处理不好。”易流年争辩道。
  “嗯,你说得对。”华澜庭、林弦惊和诸葛昀异口同声说道。
  众人哄笑后又消化了一会儿慕倥偬的话语,风清隽问:“修炼和历练我多少明白了一些,这些都会损耗我们内在和外在的能量,包括精神和肉体的,那刚才澜庭问得如何养生是如何做呢?才能补充和增益损耗?”
  慕倥偬笑道:“我是荤素不忌的,关于养生,还是你们一筠师姑更有发言权。”
  一筠瞟了他一眼说:“我看你是怕耽误了喝酒,也好,我给孩子们讲讲我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