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蜀山之我是严人英 > 第一百零八章 群邪围攻凝碧崖上

第一百零八章 群邪围攻凝碧崖上


  听完齐灵云的详叙后,严人英方知天蚕岭除妖一事的后续。
  在得知笑和尚和齐金蝉两人去了百蛮山后,严人英不禁为他二人的安危有些担心。因为严人英知道,现在的绿袍老祖很可能已经不是原来的绿袍老祖了。现在的绿袍老祖很可能已经被天魔取代,虽然法力不一定比原来的绿袍老祖高,但心机手段却绝非原本的绿袍老祖可比。
  不过,严人英虽然担心齐金蝉和笑和尚两人,却也无法有什么作为。毕竟凝碧崖这边也是决战在即,无法脱身。
  但好在严人英记得,笑和尚和齐金蝉两人前往百蛮山的事,在原剧情中也发生过。他记得在原剧情中,东海三仙这次也会出手。有东海三仙在,想来就算除妖不成功,他们的安危也不成问题。
  ……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正午。众人各按分派行事。秦紫玲首先持了弥尘幡,带了李英琼、周轻云、严人英三人与米、刘二矮,飞出前洞。
  将要飞到妖阵上空,忽见看见左近不远,有两道遁光游行,竟自没有上前阻拦,猜是敌人意在引敌入阵。因为时辰已至,破阵要紧,既是敌人不来阻拦,也乐得省事。只见彩云迅速,转瞬便闯入妖阵中去。
  弥尘幡虽然神妙,但此时正值雷火最烈之际,众人在彩云拥护中,兀自觉得有些震撼。知道厉害,不敢大意,便将飞剑纷纷放起,以备万一。
  这时四围都是一片暗红,罡飙怒号,火焰弥漫,一团团的大雷火直往下面打去,山摇地动,声势委实有些惊人。六人正行之间,忽地对面一个大霹雳,带着十几团栲栳大的烈火,疾如闪电,打将过来。众人有弥尘幡护身,也禁不住晃了几晃。
  秦紫玲知是来了敌人,口诵真言,将手一指,六人全从彩云中现出全身。各运慧眼,定睛往前一看,雷火过处,对面飞来一个妖烧道姑,手里拿着一面红旗,上面绘着许多风云符箓,旗角上烈焰飞扬,火星滚滚,只一展动,便是震天价的霹雳烈火飞起打来。
  这女子正是史南溪新恋的姘头追魂姹女李四姑。
  她因见史、郑等人今日运用全力出战,自知能力不济,特意向史南溪讨了这个轻松差使,代他持着都天烈火神旗,从上面往下发动雷火。以为这旗经烈火祖师修炼多年,有无穷妙用,人一遇上,便成齑粉。如无人进阵便罢,来便是自寻死路。
  此时,她正在得意扬扬,尽量施展雷火威力,为一干妖人助威之际,忽见对面阵门上风雷开处,烟氛滚滚,一幢彩云,从火焰中似冲风破浪一般飞来。
  偏偏史、郑等人事前没料到,敌人也会乘此时来破阵,正全力贯注在下面,阵上面并未派人主持,以为有了那面都天烈火神旗,便不妨事。曾告李四姑,万一有人进出,只管用雷火飞打,非到紧急,无须报警。
  所以李四姑虽知来人厉害,也不着慌,只是奋力摇动神旗,放雷火向彩云攻打。
  头一次施展烈火风雷,正值秦紫玲等在彩云中现出身来,并不知是敌人存心露面,还以为风雷收效,将彩云冲散了些,心中甚喜。说时迟,那时快,第二次又将风雷祭起。
  秦紫玲知道烈火厉害,还在持重,打定有胜无败的主意,想俟二次风雷过去,再行下手。
  李英琼却早已忍耐不住,就在对面风雷二次又起之际,同时喊一声:“周师姐还不动手,等待何时?”
  二人剑光原已放出,李英琼说毕,紫郢剑首先飞起,周轻云的青索剑也跟着出去。两条剑光才一离开云幢,便如长虹亘天,神龙出海,一紫一青两道光华,汇成一道异彩,横展开来,似电闪乱窜,迎着烈火风雷闪了两下,立刻雷散烟消。更不用人指挥,就势拨转头,往前驰去,倏地光华大盛,烛地经天。
  因为去势太疾,**李四姑连看也未看清,只觉眼前紫青色光华一闪,登时连人带手中拿的都天烈火神旗,同时被青紫光华绞住,血肉残焰,有如雨落星飞,一齐了帐,“嗳呀”之声都未及喊出。
  严人英等人破了妖阵主旗,见阵中余焰未消,先不下去,各人运用法宝飞剑,随着青索、紫郢两道剑光,驱散妖氛。只见光霞潋滟,所到之处如飘风之扫浮云,立刻消逝。
  史南溪等人围困凝碧崖多日,本也准备今日破崖。
  众妖人先用雷火攻打了一阵,然后那史南溪同了长臂神魔郑元规、香雾真人粉孩儿冯吾、阴阳脸子吴凤、百灵女朱凤仙,还有连日新由许飞娘转约来的青身玄女赵青娃、虎爪天王拿败、天游罗汉邢题等一干妖人同时下落,纷纷各将剑光法宝祭起。
  齐灵云自秦紫玲走后,知破阵克敌在即,自是越发谨慎小心。早带了朱文、秦寒萼、吴文琪、申若兰、司徒平等,在后洞口外静候。
  先见一阵猛烈雷火打下,忙将乌云神鲛网往上一指,乌云起处,妖焰尽散,雷火无功。那风雷烈火尽管随散随消,仍是越来越盛。料知敌人伎俩已穷,静候秦紫玲等前去破了妖阵主旗,里应外合,一丝也不着急,安心谨守,以逸待劳。
  那雷火攻打了一阵,忽然一阵红云紫雾中,现出十来个奇形怪状的妖人,从烈火后面飞来。为首一人正是史南溪,遍体火焰,一身妖雾,两手一搓一扬,便有震天价大霹雳打将过来。
  秦灵云见妖人势盛,只管乌云神鲛网妙用,也不上前。急得对面妖人在用许多法宝妖术,全被乌云阻住,不得上前。
  秦寒萼、申若兰更是淘气,见敌人情态急躁,没处奈何,便指定妖人大骂:“无知妖孽,转眼伏诛授首,还敢在此猖狂!”
  对阵的百灵女朱风仙被二人一骂,忽然想了一个怪主意,对众说道:“贱婢如此可恶,我们何不羞辱她一番,借此出出心头恶气。”
  一句话将众妖孽提醒,一面仍旧攻打,口里也骂将起来,淫词秽语,不绝于口。那阴阳脸子吴凤、粉孩儿冯吾、虎爪天王拿败与百灵女朱凤仙,几个异教中的下流妖孽,更是肮脏不堪,骂了几声,索性连上下衣一齐脱去,赤身露体,做出许多恶形丑态,满口污秽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