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食戟之二次元传说 > 第386章

  随后,众人就出发了。
  “那么,现在该往哪儿去?”凯说。
  “刚刚阿海不是说,有事情㤇我们先去处理。”阿美说。
  叶隐说。
  “嗯,这个任务还有一位关键任务尚未和我们汇合。”
  “关键人物?”阿美说。
  “那个人你们其实都认识,就是在大山雇佣伊莎贝拉等人的。”阿海说。
  “小坠。”
  “居然是他?”叶隐说。
  “嗯,在韩德尔所作的计划,沙罗曼达封印力量我们需要小坠。”
  “不是因为艾丽的能力不足,而是为了安全封印我们需要来为有着相当程度的法师。”
  “2个法师?”阿美说。
  “嗯,一个负责架构封印沙罗曼达的阵法,另外一个负责操控冰霜降低沙罗曼达的能力。”
  阿海说。
  “所以才需要俩个人?”
  “嗯她们师徒二人都可以做到这种事情。”
  “因此,绝对不是艾丽的能力不够才找的小坠。”
  “反而是艾丽的能力足够,所以才能够安排这种成功率更高的计划。”
  “毕竟要封印那种本身就散发着高热的家伙,单靠一个法师是绝对不够。”
  “嗯。”艾丽说。
  “那小坠人在哪儿?”阿美说。
  “她约我们在新胜都见面。”
  “阿凯你听到了吗?”
  ‘收到,目标新圣都。’
  “嗯,那个地点就在弥赛亚的西方,等我让小雷弄仪器。”叶隐说。
  “OK,那么大家坐稳了。”阿凯说。
  “这么华丽壮观的城市真的是三年前才开始建造的?”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我还以为只有北方才拥有这么先进的建筑。’阿凯说。
  “这当年是三年前,原本的圣都早就被黑雾毁灭了,而这里是盖压和金耀重新定位领地以后兴建的新圣都。”
  “原本的地方已经被吞没?”
  “三年前的赤月战争还真是牵扯了不少事情,南北黑雾的增减以及分布变化,虽然说这样变化使的原本被埋没的黑雾中的以及得以拔云见月,间接促成了冒险猎人的黄金时代,但也让很多原本不是在黑雾区的城镇毁于一旦。”
  “像之前你们应该也去过的高里镇,那么原本山清水秀,但是黑雾一动就凉了。”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黑雾存在那该多好。”
  “没有黑雾的世界。”叶隐说。
  “如果这些黑雾不见我们应该可以看到美丽的星空。”
  ‘呵呵没事情突然想到一个朋友说的话,可能刚刚话题太严肃了。’
  “真是稀有,我还以为你是突然响起了什么。”阿凯说。
  “哈哈,有那么容易想起来的话,我像我不用那么烦恼了。”叶隐说。
  “回到这你,这个城市真的建设的不错,不管是地下的淑红岛规划,还有各个房子的方向和结构。”
  “都是经过很严谨的设计完成的呢。”
  ‘嗯,这是当然的’阿海说。
  “因为这个城市结合了建筑技术,再综合南方的文学美学才建设出来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目前唯一的南北结合。”
  “真厉害啊。”叶隐说。
  “那难怪城市规划可以做的那么妥善,这完全就是奇迹一般的工程。”
  “的确很多人说新生痘是奇迹。”
  ‘’虽然大家都是奇迹,但是我不会将牺牲换来的成功当成奇迹,方式如果只看表面,是看不透本质的。
  怎么了吗,发生什么回请?”
  “不是说要和小坠见面吗我们出发吧。”
  “嗯,小坠是说在新生痘的广场,我们不妨朝着那边走吧。”
  “哎。”叶隐说。
  “这儿就是圣都广场,嗯是为了纪念当年赤月战争中牺牲的人们所建立的官场。”
  ‘哪儿的石碑上九刻着那些陨落的人。’
  “不过老实说整个战争从开始到街上,死伤者非常少。”
  “因为盖压但是在深月大战舰的情况进攻,就先将所有人撤退。”
  ‘因此那场战争才死了75个人’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不过赤月战争,圣都的牺牲者超乎想象的少。’
  “毕竟圣都的绝大部分居民都已先走撤退,因此灭有酿成大灾难。”
  “这样非常好。”
  阿凯说。
  ‘圣都的牺牲者名字都在上面、’
  “是啊他们都是誓死守护的人。”阿海说。
  “可可,怎么了?”叶隐说。
  “没事情,我只是来阿卡哪款有没有认识的。”
  “结果我看到了他的名字。”
  “对不起。”
  ‘干嘛要说对不起,你又没做错。’
  “老实说那个人只是知道这个名字而已,完全灭与偶感情。”
  ‘嗯。’叶隐说。
  “不过看到了他的名字还是让我惊讶了,因为没想到他的名字会在上面。”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聊这个。”
  “那边那个人?”
  “小坠?”阿美说。
  “啊哈哈,抱歉,因为昨天去扫墓所以来的慢点,大家不要计较。”
  “阿海和冒险团并肩站在一起,真是难得。”小坠说。
  “不是我想和他在一起,是任务。”
  “呵呵还在生气啊,生的是我迟到的气,还是以前那件事情?”
  “我才没有生气,因为现在已经晚上,我们还没有出发去城市蛮狠生气。”
  “嗯,阿海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出发之前还要去拿东西吗?”
  小坠说:“这次的任务不就是要封印沙罗曼达吗。”
  ‘要封印的话就需要那个东西。’
  什么东西?
  “看现在的天色确实不早了,算算能触发时间现在也来不及了”
  “你在自言自语一些什么,我们要去哪儿你不告诉我们?”
  “明天告诉你。”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间很棒的东方料理店,这样吧我请你们吃晚餐好吗?’
  ‘晚餐。’
  ‘别闹了,喝道城市不是随时都会被沙罗曼达袭击?’
  “可是我们要拿的东西现在也拿不到,所以需要休息一晚上。”
  ‘什么,你当真的?’
  “当真,走吧,来吃晚餐哦,还有千羽最喜欢的东方料理。”
  “我最喜欢东方料理?”千羽说。
  “哇,这东西好棒,好香。”
  “这个是麻婆豆腐。”
  “这个明明是茄子却又少于味道。”
  “这个东西里面没有芋但是有味道。”
  “传说中的东方聊聊根本就是魔术。”
  “这个又是什么,形状明明是虾米的样子,但是味道却有点酸甜还带着微微辣味,口感好棒。”
  ‘呵呵那是千烧明虾,是利用先前的方式去掉这个东西做的。’
  “创造出多层次的口味。”
  “东方菜品真是太棒了。”阿美说。
  “今天来这边真是太棒了,这个决定真是太正确了。”
  “那边那个是。”
  “那个是九层塔,你也可以品尝味道很特别。”
  “嗯。”
  “小坠你真是太棒了。”
  ‘这一餐,就算要我吃10碗我都吃的下去。’阿美说。
  “那东西叫米饭,是用来搭配没事的。”
  “啊,在帮我弄几碗过来。”
  “好的,你要吃多少都可以。”小坠说。
  “小坠,我吃饱了。”
  “怎么了,突然这样。”
  “刚刚阿美不是说10碗都可以。”
  “女孩子不可以这样。”
  ‘事实上已经吃的很饱了。’
  “我慢慢吃这些菜就好。”阿美说。
  “怎么了吗,团长你肚子痛。”
  ‘一定是因为刚刚你吃的太快,通常我们大口吃东西要是太快的话会吃很多空气。’阿凯说。
  “放心你只要这样就么事后期还看过了。”阿凯说。
  “你这个笨蛋!”阿美说。
  “啊,团长你好狠人家是为了你好才这么说。”
  “你找死,活该。”阿美说。
  “啊,那些东西直接放在桌子上就好了,等等服务人员会过来的。”
  “嗯。”
  “那。”
  “可可你先走没关系。”
  “你们知道旅馆怎么去?”
  ‘知道的。’
  ‘那我就想离开了。’
  “这城市可以看到星空哦,等等你回旅馆的路上,可以抬头仰望一下不会让你失望。”
  ‘嗯。’可可说。
  “没关系你慢慢吃,不用管我。”
  真的好像。”
  千羽说:“怎么了。”
  “么事情别管我,我就是喜欢可爱的女孩,你慢慢吃。”
  “再晚我都等你哦。”小坠说。
  “不管到哪儿星星的样子都不会变呢。”
  “晚上的圣都还真是宁静的让人觉得好舒服。”叶隐说。
  “那是可可?”
  “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呆在这里?”
  “那个名字再怎么看都不会变呢。”
  “那石头上刻着是共享的人,也是为了这个城市献上生命的人。”
  “每一个人都时候值得尊敬的。”叶隐说。
  “嗯。”
  “我在圣都出声,11岁前,我都这儿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
  “我㘝圣都在里面很有名的父亲,不过他虽然是我的爸爸,但是妈妈却不让我这么称呼。”
  “因为他是最高级的教室,他是不可以结婚,他虽然是爸爸,但无法做父亲。”
  “妈妈很爱他,当然我的父亲也深爱着母亲,哈有我。”
  ‘所以他们私下相许,甚至于生下了我。’可可说。
  “我跟妈妈,那时候就是过着简单的生活。”
  “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但父亲有一天卸下高级教士的职务以后,我们可以有幸福和快乐。”
  “嗯。”叶隐说。
  “11岁生日不久后,圣都的时间爆发,盎时候大家都很恐惧。”
  “那个时候挺身而出,稳住局面的就是他,在那之后他就成为了叫停张。”
  ‘在圣都是多么厉害的职务。”
  ‘当然我和妈妈都感觉非常高兴,甚至于Wie了这件事情我还特别编了一连串的头饰,送给那个爸爸。
  我最骄傲的父亲,当时我们很快乐、。’
  “也觉得这样的是假,在总有一天我的父亲卸任以后可以长长久久继续下去。”
  ‘有一天有个拿着父亲手谕的人过来,那个和善的家伙,也就是他的父亲,买了移动大房子,希望我们不要在这个按之。’
  ‘’他说希望我和妈妈去那边。
  “当时的妈妈哭了,她喜极而泣的脸,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可可说。
  “毕竟那一天,是幻想得到幸福的我们,最后在一起的日子。”
  “马车行到了北边,那个载着我们的人突然停下马车。”
  ‘而就在妈妈询问他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我们以为和善的家伙葱爆中,取出了短剑刺杀母亲。’
  ‘完全搞不清楚我,看到母亲身上不断涌出的血,只有大哭。’
  “那个大哥哥也在发抖说这我听不懂的话,一直到长大以后,我瓯菜慢慢理解了那句话。”
  “我的父亲不可以被人发现有孩子。”
  “不然就会导致混乱。”
  “他要让父亲完美。”
  “原来我和妈妈对圣都的大家来说真的不应该存在的。”
  可可说。
  “我有个伟大父亲吧。”
  “后来倒在血泊中的妈妈为了救我醒来了,最后抱着那个杀手同归于尽。”
  “直到后来我被一个人寿阳。”
  “我才免于死了。”
  “之后我独自一人板着大家,直到遇到了你,我都是一个人生活。”
  “当然现在的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我会孤孤单单一个人生活在村子的原因。”
  “也许是我想不跟任何人接触,我一直害怕有一天我会回来”
  “这一切是不是他希望是不是他指示的。”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害怕,那一天你终于到来。”
  “而当真正答案来临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已该怎么做。”
  “一直以来这样的想法没有听过,但我在石碑上看到他的名字,我只有默默流泪。”
  “我连自已是不是该流泪都不知道。”
  “不要靠近我,你靠近我太近我怕没有办法将你当成家人。”
  ‘我们三个人的小小世界被那个孩子拉开后,我就只有逼迫自已远离。’
  “请不要安慰我。”
  “可可。”叶隐说。
  “对不起刚才真的很抱歉。”
  “放心放心我不会有事情,所以叶隐你也不要愁眉苦脸。”
  “因为现在我有大家这么多家人,所以我没问题的。”可可说。
  ‘早点休息吧。’
  “说是这么说,你却在哭。”叶隐说。
  “可可,真的不要紧吗?”
  “这是,艾丽和小坠。”叶隐说。
  “还是不知道那事情是谁做的。”
  ‘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不过真是抱歉。’
  ‘老师你有自已的事情要做。’艾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