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帝都邪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劫数难逃

第一百三十七章 劫数难逃

“嗄呜、嘎呜”小金乌的声音传来。
  
  它们一直守着外面天空,此时连它们也感应到了燕辰处境,急忙飞了进来。
  
  众人都围在燕辰跟前,宋月替他解开衣衫,心脏处出现一团黑雾,心脏正扑通扑通的强烈跳动,感觉随时会炸裂。
  
  宋月试着用灵力去感应,可她此刻心乱如麻,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只能安慰道:“燕辰,你没事的,一定没事!”
  
  燕辰笑了笑,“当然没事,就是有点小激动。”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宋月笑得比哭还难看,转身看着沉默不语的景珊瑚,“景姐姐,你不总是自称神医么?赶紧救救他。”
  
  景珊瑚冷语道:“他还自称永不生病,我救不了他!”
  
  宋月急了,“你!你要不救他,不怕我们杀了你?”
  
  “求之不得。”
  
  景珊瑚头一摆,视死如归的样子。
  
  燕辰将宋月的手拉回来,“不要逼她,我的命由我不由人,真若死了,只能怪自己还不够强大。”
  
  “你不会死的,我知道,虽然我还不知如何救你,但我真的能预知,你还会做很多事。”
  
  “这就对啦,我很快就会好的。”
  
  景珊瑚回头又瞥了他们一眼,突然说道:“除非挖了他的心。”
  
  宋月愣住了,“那不是让他死的更快!”
  
  “那就换颗心。”
  
  “换心?把我的心换给他!”
  
  “你不想带着你的族人回到故乡?”
  
  “他会替我完成族人的心愿。”
  
  宋月毫不犹豫,看着燕辰。
  
  燕辰想敲她,手只微微扬了下,亮出了胳膊上的月牙纹耀,“笨蛋,你忘了这么?我们的命是系在一起的,我们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宋月又被打击了,一下子颓丧许多。
  
  “那就换我的心!”
  
  卓妮突然说道,手中的弯刀随手就指向了自己的心脏。
  
  她的举动吓得景珊瑚赶紧阻止,“别!换心只是理论可行,这里的条件,只可能是死路一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到底要怎么做?”卓妮出乎意料地狂躁起来,手中弯刀劈在地上,地上的石头被劈出一个大坑。
  
  就在大家举足无措时,丁东兴奋地跑进来。
  
  “兄弟,你看我把谁救出来了。”不待众人猜测,他就自己回答道:“是丰道长!”
  
  他看着众人神色悲凉,吓得赶紧跑到燕辰跟前,“咦,兄弟你怎么啦?”
  
  “我没事。”
  
  “这还没,谁干的,我跟他拼命!”
  
  丰道长这才慌忙进来,嘴里念叨着:“劫数啊劫数!”
  
  “看来丰老已洞晓天机。”燕辰怒力让自己清醒,又问道:“你的剑神师弟救出来了?”
  
  “多亏这位丁兄弟,可惜惭愧得很,我那师弟跟那帮师侄们,趁着元家人都不见了,先行一步了。”
  
  “那你看看,我这还有得救么?”
  
  “劫数天定,命数嘛……景姑娘,借一步说话。”
  
  丰道长也不细瞧燕辰,直接把景珊瑚叫到一边。
  
  “丰长老你好。”景珊瑚随意打了声招呼。
  
  丰道长直言道:“你应该知道他死的后果,九洲大6将无人可以幸免,包括你,你爷爷,你所有最亲最亲的人,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生,你必须救他!”
  
  “他死有余辜,救活他,又不知还要死多少人。”
  
  “景姑娘的善良大家都看得到,不然,凭他们这些人,怎么会傻到留你到现在?”
  
  “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救他!”
  
  “用你的心。”
  
  “我的心?难道要我为他搭上性命?”
  
  “非也,贫道知道你父母的死因。”
  
  “我就是害人精,把他们克死了。”
  
  “并非如此,他们虽是因你而死,但也是心甘情愿,一切都因你天生一颗铁石心,他们为了救你,每天用自己的心头血浇灌你的心脏,最终才丢了自己的性命。”
  
  “啊?!世间竟有这等奇事?”景珊瑚虽然精通医术,但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有什么状况。
  
  丰道长不想细说,只道:“此话说来玄机重重,还是先救燕公子吧,只有用你的心,才不用谁再搭上性命。”
  
  “可我怎么救?”
  
  丰道长又凑近些说话,“将他心中的魔障引到你的心中,以你的铁石之心,杀死魔障。”
  
  “这很难么?”
  
  “难,难的是姑娘的名节,因为此法需要二位坦诚相见,心心相惜,才可引心魔入你的体内。”
  
  景珊瑚这一听,就明白其中的意思,羞怯道:“你怎么能想出如此龌蹉下、流的办法?根本不配当修行者。”
  
  丰道长也是一脸愧意,忙解释道:“罪过罪过,此法也是为救苍生,是为大道,姑娘就不要拘泥于世俗。”
  
  “你让我舍身救一个混蛋,我实在是……”
  
  “以杀止杀,虽非上品,可燕公子所作所为,并不成有违天理,姑娘,请以苍生为念。”
  
  丰道长一而再给她揖磕头,拳拳之心,让她的内心倍受煎熬。
  
  “贫道自会保守秘密,除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之外,不会有任何再知道。”
  
  “他也不知道?”
  
  “施法前,我会先蒙蔽他的心志,让他的心处于自然状态,这样才好施法。”
  
  景珊瑚又是一番纠结。
  
  话到这份上,丰道长已经断定她会答应,急令丁东将燕辰送进房间。
  
  燕辰在床榻上已是痛不欲生,任宋月如何安慰,他的心跳得更加强烈。
  
  当景珊瑚面无血色走进房间时,丰道长令所有人回避。
  
  丰道长快替燕辰解了上衣,那颗心脏处,已是大片黝黑,缕缕黑烟从心口冒出,心脏在大幅度跳动,随时会破体而出一般。
  
  “时间不多了,姑娘请吧!”
  
  景珊蝴低着头,坐上床榻,“可他的眼睛为什么还睁着?”
  
  “若无念想,如何能对姑娘倾心,这一切不过都只是他潜意识的本性,并不会产生记忆,请姑娘放心,赶紧宽衣吧。”
  
  丰道长用布巾蒙起了双眼,先行入定。
  
  景珊瑚咬紧牙,坐上床榻后,解开身上的青衣防备,终与燕辰坦诚相见。
  
  青衣之下,竟是完美之躯。
  
  燕辰虽为魔障噬心,可眼中依然如火烧,喉间咕咕。
  
  任他如何修为,当肌肤相亲时,只剩本性,若不是身体受控,怕是已如野兽般扑去。
  
  丰道长运起功法,双手并不触及二人,可二人的心房却同时感应着他的能量。
  
  景珊瑚的心房红如炭烧,缓缓与燕辰的黑心贴近,红黑相交间,犹如心房重铸。
  
  ……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