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再许芳华 > 之二十一——被天降良缘砸傻的某人

之二十一——被天降良缘砸傻的某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热门推荐:、、、、、、、
  
      席志入狱天子震怒下令亲审,国庆盛宴上生此剧变,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且不说魏氏一党如何欢欣鼓舞依计而行将案情导向“罪证确凿”,并上蹿下跳串联结众开始发动针对辅政王之终级弹劾,怎一番极尽空口污篾构陷诽谤之能,辅政王才刚回府,就得禀杜颂已经恭候多时。
  
      虞沨顿时拧紧了眉头,油然而生一股抵触,但他当然明白杜颂在这当头登门求谒必为要紧,不是顾及“私怨”之时,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却还是没将人拒之门外。
  
      却没想到,杜颂的来意并非是为席志求援,只将“案发仔细”详尽交待,就缄默下来。
  
      虞沨微一挑眉:“你有何把握承诺席志保他平安?”
  
      “小子那时才返京都,就立即听闻魏氏为首之肖小投机恶意中伤殿下,极尽污篾之能,似乎表面看来也确实挑拨得君臣离心,可小子看来,凭殿下之智万不会束手无策,容那些贪婪愚昧之辈得逞,圣上也决不会轻信奸侫之言,误解忠良之臣。”杜颂倒是胸有成竹,沉着十分:“然而,势态越渐发展为流言不绝满城风雨,殿下却毫不作为,这本身就有蹊跷,倒像是有心纵容……”
  
      杜颂打量了王爷一眼,就之心平气和云淡风轻,更是一鼓作气往下说去:“小子便猜测,若非殿下另有计较,便是与圣上心领神会,意在察悉人心辨明忠奸……后热河之时,张三郎口出狂言,小子便留意见圣上极其震怒却飞速掩饰,小子在御前动手教训魏大郎,虽然被圣上惩罚,可小子心知肚明若救治得当,魏大郎决不至于伤重瘫痪,可是,圣上特意下令江院使尽心救治,魏大郎却反而……彻底断了肋骨……”
  
      显然就是天子盛怒难捺,暗施惩处。
  
      “今日事件,又明显是宫人被奸党收买,魏氏一党真有这般本事将手伸入禁宫而不被察知?更别说小子因为不安,跟踪席将军时,却发现天子身边心腹内宦也在跟踪,将那宫人污篾之始末看在眼里,却不声张,打算潜走,小子越发笃定从前推断,是以,才阻止席将军欲擒目证,因倘若那内宦是与魏党同流合污,便是擒获也不能使真相大白,小子之所以声称九成把握能保将军平安,实因坚信天子决非昏庸无德,而是引贼入瓮。”
  
      见杜颂的言论越发大胆起来,虞沨忍不住浅咳一声:“那你请见,又是什么目的?”
  
      杜颂坦然说道:“是因还有一成忐忑,倘若是小子推断失误,决不能眼看将军身陷冤狱,势必要将所见所闻告之殿下,席将军国之忠良,更立军功,相信殿下势必不会置之不顾。”
  
      虞沨默了一默,不得不承认杜颂确为足智多谋,处事也甚是冷静,天子这段时间喜怒无常,导致多少王公大臣忐忑不安,竟都怀疑君上是被奸侫蒙蔽,便连严、陈二相也甚为担忧,明里暗里的提警问策越更频繁,除了他家王妃坚信顺哥儿不至昏聩到这般地步,而自己也决不会任由肖小得逞,不觉担忧以外,便是太后都担忧满腹,尽被天子这番装模作样瞒天过海,没想到的是,杜颂这么一个并非天子近臣的后起之秀,却有如此敏锐的洞悉。
  
      今日若非他拦了席志一下,天子耳目被当场擒获,虽然远不至于前功尽弃,倒也得多废掩示。
  
      一思及此,虞沨干脆问道:“我且问你,就算当初你自有判断,可仅凭些微揣测也实难笃定,怎么就那般大胆,竟敢当着御前重伤官宦子弟?”
  
      “魏大郎若是只对小子嘲讽,小子能忍,可他对公主殿下口出不敬,小子若不施以教训岂非忘恩负义?堂堂男子,就算没有荣华富贵,却不能昧了良心。”杜颂依然坦荡。
  
      “这么说,你只是为了报恩?”
  
      杜颂长揖:“小子临行之前,公主曾托人转告,势必维护舍妹不受欺侮,小子一去数载,若非王妃与公主诸多照顾,舍妹不定已被继母嫁给那魏大,就算小子衣锦还乡,舍妹已入苦海,小子势必懊悔难安,王妃与公主对小子实有大恩,衔环难报,小子前番作为确是理当不值一提。”
  
      算这小子识相,没有索恩图报,辅政王殿下心里这么想着,眼睛里终于有了几分柔和,有句话就冲口而出:“不需那些虚辞,我今日实问一句,你觉得长乐如何?”
  
      这问话完全出乎杜颂所料,一时呆若木鸡。
  
      当然,他是听明白了辅政王言下之意。
  
      “怎么,不敢据实以告?”
  
      刚才还坦荡磊落的勇毅候居然涨红了脸,话就说得结结巴巴起来:“公主殿下金尊玉贵……但心地善良,耿直豁朗,实非寻常贵女能比,公主殿下才品兼备、秀外慧中,小子……在下……从不敢对殿下有企望私心……”话才出口,又立即懊恼不已,杜颂真恨不能咬掉舌头,深入敌国多年,他日日悬心步步谨慎,唯一闲睱除了牵挂胞妹,就是思念那位他只能仰望而从来不敢企及的女子……但只是不敢奢求,却并非当真没有动情,除了长乐公主,他的眼中再难容其余女子。
  
      眼见梦昧以求的机会居然从天而降,杜颂把心一横,胆子一壮:“倘若王爷当真信任在下,而公主又不嫌弃在下愚笨不才,在下愿发毒誓,终此一生唯对公主一心一意,决不负誓,若有二心,死无葬身之所,并受天下唾弃,先祖不容!”
  
      才听杜颂“婉拒”,辅政王的脸已经黑了一半,好在这小子省悟得快,立即挽救回来,也正因他原本是多智善谋进退得当,却表现出这般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倒更能说明真情诚意,辅政王的脸又“白”了回来,只是神情虽缓和了,语气却仍严肃:“一心一意四字说来容易,坚持却难,你如今也有爵位,又是家族嫡长子,可有承嗣之责。”
  
      杜颂这时已经强迫自己平息了激动不已的心情,当然明白辅政王言中所指,不仅是不许纳妾这么简单,事实上这天下男儿,任何一个成了附马都尉,也是不敢纳妾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北国谍影 十方武圣 神秀之主 天才神医混都市 叶玄叶灵 陈天阳苏沐雨 惊天剑帝 都市潜龙 神秘复苏 从1983开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