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幻想新世界的冒险 > 第四十七章 奇遇连连遇百花 一

第四十七章 奇遇连连遇百花 一


  “死!死!死!”眼前一晃,王铮已是回到了孙二娘的小院,此时数不尽的王英从小院四处袭来。飞镖划破空气的声音就在耳侧,来不及辩识真假,王铮只得唤出破天出招防御。
  可那无穷无尽的飞镖不断从四面八方袭来,毫无死角可言,不一会儿王铮已是遍体鳞伤、血流不止。
  “哈哈哈—小子!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时间王英的声音直抵王铮脑海,犹如无数蚊蝇在耳边盘旋,王铮心中不由愈加狂躁。
  难忍着心中喷薄而出的怒意,王铮似离弦的箭无视那飞镖所带来的钻心之痛,一头扎入到了那“王英”群中。旋即王铮运起所悟戟法,“龙战于野”、“飞龙在天”、“见龙在田”……每每王铮使将出一招,都会有大片血雨从人群中飞扬而出。
  即便这“王英”群像被割麦草般一扫一大片,然不断有更多王英从后方填补而来。无论浑身漆血的王铮如何拼杀,总的人数却是有增无减、怪异之极。
  王铮此时心中怒极,哪里能注意到这些?满心只想将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杀个干净,图个痛快。
  然王铮也好似有无穷气力一般,愈加杀地性起,浑然不觉异变已生。覆在王铮身上的血液此时不仅越加浓厚,而且渐凝成甲紧贴身体各处。等王铮反应过来时,血甲已是布满全身,无论王铮如何拍打、挣扎,就是难以伤那血甲分毫。很快王铮便被那血甲束住手脚、难以动弹,只留得一双通红眼突兀打转。
  虽说这血甲坚硬无比,可对那飞镖来说却犹如无物。“啊—”无数飞镖所造透体之痛如春后细雨连绵不绝,疼地王铮连连惨叫……
  “从?”从从看着站在枯萎桃树下原地“张牙舞爪”的王铮,焦急地原地打转。
  原来王铮身中幻药,被迷了心神,而祸首元凶正是那骷髅牵牛花。这骷髅牵牛花既是尸地异种,其花粉定是作害人之用,汇聚四方死气,凝结成粉,蛊心惑神。扰心痹神之效比起那丰臣泊泷的桐扇幻气强了不知多少倍。
  受花粉影响,王铮不知疲惫的在原地与幻想中的王英厮杀搏命……不过很快王铮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股股黑气从王铮身上的红纹移至眉心,于眉间汇聚成一骷髅形状,与那骷髅牵牛花中骷髅一模一样。而且颜色愈加凝实,王铮因此也是愈加虚弱。
  “从!”从从见状牙口一张咻的一声便冲了上去,对着王铮的小腿肚就是一记深“吻”。就在从从的牙口深入王铮皮肉之际,一道金色波纹由内而外从从从的体内猛然扩散而出。
  凡是金色波纹所掠过的地方,骷髅牵牛花众皆凋零,其内的骷髅头也是砰然炸裂,空气中红色粉尘的浓度因此降不少。而待金色波纹散远之后,枯树下的骷髅牵牛花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疯长不断,其内的骷髅头也是愈加膨大……
  被从从狠狠“吻”了一口之后,王铮瞬间便恢复了清醒,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被幻术所困。擦擦满布汗珠的额头,王铮心有余悸地环顾四周。只见先前美如仙境的桃花源一晃而散,露出了它的真实面目:一块杂坟堆立的乱葬岗,半没半掩的残破黑碑、树枝蹋损的枯败桃树、漆黑泛红的碎石软土,无不诉说着此地的衰败和荒凉……
  “从—”从从一看到王铮恢复了清醒,立马溜到了王铮没被咬的那一侧,用嘴拽着王铮,想要把他往前托去。
  “啊—”被从从咬的痛这时才传了上来,疼的王铮真咧嘴。王铮低头一看,只见从从从所咬过的地方不断流出一丝黑色血液,正是那骷髅牵牛花粉毒。可王铮哪里见过这骷髅牵牛花,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是身处险境之中。
  “好从从!乖从从!”王铮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从从又救了他一命,蹲下身子亲昵地抚了抚从从的圆脑袋。
  可从从对王铮却是不理不睬,只是不停地狠拽王铮的裤腿,似是想让王铮快速离开此地。并且此时从从的身上竟隐约闪起金光,正是从从变身的前兆。
  “嘭!嘭!嘭!”正当王铮迷惑不解时,周围的坟地突然传来一连串刺耳的爆鸣声。王铮转头一看,只见无数缺肢断首的tank从四周的坟地之中破土而出。更让人感到惊悚的是,在这些失去头颅的tank的脖颈之上都长有一朵骷髅牵牛花。而从这些tank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竟都达到了金雕之阶,并且每个tank体外都有一层红色幻气盔甲……也就是说,这些死过一次tank,每一个都具有虐杀王铮的能力,即便是缺胳膊断腿!
  “从从从!”随着一阵金光闪过,从从陡然变化为一只黄色巨兽,模样似狮、身高六尺、体长一丈;头生双角、角似麒麟;尾部粗壮,长有一结;鬃毛狂舞,颇像那上古奇兽—麒麟的模样。而它那原本多出的双腿竟化为两坨肉球附在腰际……仅仅是从从的外形就威风霸道,让人心中自生叹意。
  “主人快走!”这时一直待在王铮耳朵里的小石突然惊叫道:“主人,这地方下面有个很厉害的怪物,它马上就要出来了!主人快走啊!”
  连平时淡定无比的小石此时都有点慌张,王铮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吼—”
  “轰隆—轰隆—”此时潮水般d-tank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速度极快,地面摇晃不已。
  “从—”一旁进化后的从从此时则不慌不忙缓步走了过来,在王铮面前俯下了身体,一双灯泡大的金色眼眸在自己背部和王铮之间摆来摆去。
  王铮见状立马会意,扶着从从柔顺细腻的绒毛便翻了上去。谁知王铮刚一趴上去,就觉得一阵飓风吹过。王铮只觉得脸庞十分刺痛,只得紧抱从从、将头埋在从从柔软的毛发之中,就如同抱了一个毛绒熊一般……
  风声即起即停,王铮缓缓抬起头来。待揉了揉还未恢复听觉的耳朵后,抬头一看王铮发现自己已经被从从带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从—从从!”王铮本想继续骑在从从身上感受那种“英雄”的感觉,可从从立马就不乐意了,抖了抖坚挺的后背之后,王铮只得乖乖地溜了下来。
  “从—”在王铮刚一下来,从从便又恢复了迷你形状,点头连连、状态颇为萎靡,好像维持那种“金狮”形态要消耗不少体力。
  “从从,来!”王铮见状连忙取下背包将昏昏欲睡的从从装了起来。轻轻地抚了抚连眼睛都睁不开的从从,而从从则本能地用丁寸小舌舔了舔王铮的手掌。很少见到从从这般听话,王铮不舍地再看从从几眼之后,便掩上了背包。
  将从从安顿好之后,王铮观察起自己现在的处境来。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现在正在一条河畔旁,这河一眼看不到边,甚至说海也不为过。背后则一座陡峭悬崖,好像正是他们刚才所经过的地方。再向两边看去,又是两道宛如闸刀的奇山,紧连悬崖、高耸入云,让王铮根本不敢有任何想法。
  呆呆地坐在河岸边的一块形状诡异的巨石上,王铮两手撑腮目不转睛地看着混浊的河面,心中想着:这前不着边,后不着店的,是想让我游过去?还是想让我等死?要是现在有条船就好了!
  “噹—噹—噹—”谁知王铮刚想到这,河面上便突然传来几声低沉的钟鸣。不一会儿,一艘同样漆黑的无帆楼船从海平线露出了身影,并径直向王铮所在的地方航行了过来。
  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黑色楼船,王铮脸上的欣喜之色已是早已消散,剩下的全是惊恐。因为在那艘楼船的甲板之上,站满了一堆戴着水手帽的白色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