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斩符 > 第十章 风云大比,九门择徒 一

第十章 风云大比,九门择徒 一


  赤琅天,一片山脉之中,上空的空间突然出现一阵漩涡,接近着,两个人自空间漩涡中跌落出来,正是君语与月孤寒两人。
  “哎呦,这空间传送的滋味真不好受啊.....”君语起身,活动了活动身体,抱怨道。
  “哎哎哎.....月孤寒,你干嘛去?”一旁的月孤寒,一言不发,仿佛没看见君语一般,转身就走。
  听到君语的话,月孤寒转身,阴沉着脸,看着君语,一字一句的说道:“回去就我的族人!”
  “救人?你别傻了,这里是哪你知不知道?怎么回去你知不知道?就算你回去了你能有什么作用!“君语毫不留情的说道。
  月孤寒被刺激的双臂肌肉暴起:“就算死,我也要跟我族人死在一起!”
  “等一等!”就在这时,九阴从君语身上飘了出来:“你的族人没事,若是月家连一个小小的符皇都解决不了,那他也就不是月家了。”
  “可是,我父亲明明.....”想起父亲当时的场景,月孤寒的心又揪了起来。
  “呵呵,有些东西,不是用眼看到的才是真的,你要相信老夫,就稍安勿躁,别忘了,你家族的交代。”
  月孤寒立在那里,脸上阴晴交错,过了良久,走到君语身边:“我答应过大祭祀,保你安全,但是,我不是你的保镖,也不是你的免费打手,当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我自会救你一命!”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那你干嘛去?”君语喊住他。
  “我去哪,不用你操心,不过,你要记住,你只有三年的时间,三年过后,若你救不了我妹妹,我必杀你!”渐渐消失在密林深处,只有阴森的话语在这天地间回荡。
  “这家伙!”君语小声的嘟囔着:“真是个又臭又硬的死人脸。”
  “老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君语问道。
  “语儿,你的符力已经到瓶颈了,寻找合适的符源,突破到三级符宗,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先离开这里,看看这附近有什么城镇,再做打算。”
  “老师,我的第三符源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呢?”
  “你觉得,你的第三符源应该是什么样的?”九阴反问道。
  “可是老师,你不是说,每个人要根据个人的身体属性来选择符源的种类吗,那我是什么属性的啊?”君语对这个问题想问很久了,猎眸与大日焚天炎,两个毫不相连的符源共存,让君语有些糊涂。
  “呵呵,这个你不用担心,这点限制对你来说,却不是限制?”
  “嗯?您的意思是,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将任何东西都可以当做我的复原?”君语有些惊奇了。
  “没错,任何属性,任何种类,只要你能承受,都可以当做符源容纳!”
  “这么厉害?”君语有些震撼了。
  “呵呵,语儿,你的体质叫做虚无符脉,属于一百零八种至尊符脉中的一种,这种符脉的特点就是可是无视符源的属性,不会出现反噬。”
  “这么厉害!那老师,我的这种至尊符脉可以排到第几名啊?”君语震撼之余,带着希冀的眼光看着九阴。
  “至尊符脉榜,虚无符脉,排名第九!”
  什么!君语被这个排名彻底震惊了,原以为,自己顶多是个至尊符脉,比一般普通人占点优势,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符脉排名竟会如此之高。要知道,当初月家鬼胎符脉仅仅是排名前二十,就引来了符帝的出手,导致一个万年传承的大家族就此衰败。
  九阴略有深意的看了君语一眼:“语儿,天符大陆何其辽阔,人口亿亿万,灵符师却是十不存一,而这些灵符师中,拥有至尊符脉的又是屈指可数,拥有至尊符脉,就相当于已经走在了强者的路上!但是,你要记得,虚无符脉,太过骇人,没有大家族的护佑,你我师徒,闯荡之间,务必小心谨慎才是。”
  君语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经历了月家事件之后,君语不再是吴下阿蒙,滋事体重,自己心里自有分寸。
  “小子,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平静,应声望去,不知何时,出现一队人马,看装扮,应该是常游荡于此的佣兵。
  君语上下打量着几人,四男一女,这些经常游荡于深山密林中的佣兵,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实力或许不高,但是,战斗力却不不容小视。
  “小子,看什么看,我们老大问你话呢!”其中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看君语不吭不语,毫不客气的冲他喊道。
  对于这些人,君语不想招惹,和气的笑了笑:“没什么,在下只不过路过途经此地而已。”
  “途经此地?这可是大源山脉,你去哪能途经此地啊?”一人一脸怀疑的看着君语。
  “呵呵,这位小弟弟说途经此地就是途经此地,老三你较什么真啊!”其中的女子,风情万种的看着君语。
  “若几位没什么事,在下就告辞了。”君语不想跟他们过多纠缠,转身就要走。
  “慢着!”这帮人中的老大,一个刀疤脸走了出来:“我们追踪一只二级妖兽惊风兔到此,你有没有看到啊?”
  二级妖兽?君语摇了摇头:“没有看到。”
  “你说没看到就没看到啊,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抓的猎物!”络腮胡继续叫嚣道。
  看着几个不怀好意的佣兵,君语心里不由的冷笑出声:“那几位想要如何?”
  “如何,当然是搜身了,看看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那我要是说不呢!”
  “说不?”领头的刀疤男子冷笑道:“在这大源山中,还没有人敢跟我落人峰这么说话!”
  “老大,跟他费什么话!看着小子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的公子哥,身上一定有好东西,趁着没人,我们也赚上一笔!”队伍中,一个矮小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小弟弟,听到没,我这几个兄弟都是刀口舔血的主,小弟弟你听姐姐的话,把你的储藏符器叫出来,姐姐或许一高兴,还能饶你一命呢。”风骚女子往前一凑,看着君语笑吟吟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君语恍然大悟般的笑了笑,右手突然暴起,一团黑色的火焰直接甩了出去,趁其不备,先下手为强!
  没有想到,君语会突然出手,众人纷纷躲闪,队伍中,其中一白脸青年没躲闪及时,沾染上一点火焰,谁知,黑色的火焰如同蚀骨之毒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白脸青年身上蔓延开来!
  “老四!老四你怎么了!”火焰迎风大涨,白脸青年痛的满地打滚,众人围着白脸青年,焦急的无从下手。
  “闪开,让我来!”风骚女子拨开众人,左手一挥,一片白亮晶晶的东西洒落在白脸青年身上,没有预想中的效果,白晶融化在火焰之中。
  看到此刻,女子脸色一变:“这是什么火焰,我的冰月寒晶可是火焰的克星,竟然毫无作用!”
  就这样,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白脸青年在九幽地心炎的焚烧之下,化作灰烬!
  “宰了那个小子!”落人峰两眼通红,同生共死的兄弟转眼就尸骨无存,此时恨不得将君语大卸八块。
  看着众人一个个悲痛的恨不得杀人的表情,君语冷哼一声:“杀人者,人恒杀之!出来混的,就该想到这个结果!”
  “我要把那小子身上的肉一刀一刀的剐下来喂狗!”络腮胡男子一声大吼,红光闪耀,一把长刀出现在手中,朝着君语当头砍来。
  “赤色的器符源吗?”君语没有大意,瞳孔之中,眸随刀动,刀光的运转轨迹在君语眼中毫无保留,一个后撤,刀锋从胸前划过,没有停留,一把擒住男子握刀的手腕,猛地一提膝,络腮男子猝不及防之下,正中面门,飞了出去。
  ”就这点本事?”君语轻蔑的看着他们。
  落人峰也有些凝重:“这小子有点本事,都小心点,别阴沟里翻船!”
  剩余的三个人各自闪现出自己的符源,两个符师,一个符宗!
  君语虽然嘴上调笑着,但丝毫不敢大意,大日穿云眼运转之下,一切动作,都尽在掌握之中!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