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修真弈道纪 > 第三十三章 故人报恶讯

第三十三章 故人报恶讯


  回到小屋处,见自己的那间小屋的门,是虚掩的着,心下略奇。
  好在,他的东西,都随身放在【储物袋】中,小屋里也没有什么。
  推开门,便见一高一矮,两个俏丽的身影。
  这不是小昭和萧堂主,还能是谁?
  他连忙扣头施礼。
  萧堂主手上轻抬,便有一股无形之力,将他扶起。
  她开口说道:“在外面有所不便,我自己进来了,你不会介意吧?”
  王铭忙答道:“没有,没有,这屋里……本也没什么东西。”
  萧堂主见他说话,还是有点脱不了凡人性情的老实,不象一般宗门弟子那么世故,不免微微一笑。
  又说道:“小昭总吵着要来看你,我刚好来【翠屏门】办事,便把他也带来了。”
  王铭看看小昭,见她一身米黄色宫装法袍,头上脚下,穿着也都不一般。比起那漂亮的少女,这一身怕还要贵重一些。
  小昭两眼眯着,笑盈盈地看着他,一副想说话,又在师傅面前不好开口的样子。
  萧堂主说他还有事情要办,把小昭留在他这说话,等她办完了事,再来带她回【凌霄宗】。
  王铭见她对小昭,很是看重的样子。也觉放心许多。
  萧堂主走后,小昭喊了声:“米哥哥!”
  便上来抓着他的手臂,叽叽喳喳的说起,她在【凌霄宗】的事。
  听她所说,她在那边过的很是不错,她师父对她也是百般照护。只是,平常绝大多时候,都在修练,也没什么人能说话,有点孤闷。
  这一别,也有大半年的时光了,小昭已经是练气期五层了,只比他自己低了一层。
  这资质好,又有充足的修练资援,修为的增长速度,还真是不一般。
  她也好像也长高了一点,只是说话还是那样,有点口齿不清。
  说了一阵后,她突然脸上一暗,说道:“荣伯伯……已经不在了。”
  王铭听了一惊,站了起来,忙问小昭怎么回事。
  原来小昭也一直想念荣策,知道他去别的地方筑基去了,便托她师父,帮他打听荣策的下落。
  她师父一番打听之后,才得知,荣策在【林青城】租住的洞府中,筑基失败,身死道消了。
  王铭听完,又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发了一会呆,心下感叹:像荣策之样的人物,竟然筑基失败而亡,真是天道不公啊。
  他以前听蔘说起过,筑基的不易,跨越大境界的艰难。
  但那只是听说,不似现在这般,活活的事例摆在面前,感触如此深刻。
  小昭不愿见他伤感,又从她的【储物袋】中,拿出许多东西来。放在屋里的小桌上。
  有吃的灵食灵果,也有丹药符箓,有的他认的,大半他却见都没见过。
  王铭不要,叫她自己留着用。
  小昭却很无所谓的说道:“放心吧,米哥哥,师父好东西多了,对这些根本不在乎的。我要用什么,再找她要就是了。”
  王铭想想也是,有个元婴期的师父,还会缺这点练气期用的东西吗?
  怕萧堂主回来,看着终究不好,便把桌上的东西,都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
  两人又说了些话,萧堂主便回来了。
  她叫小昭先出去一下,说有正事,要和王铭说。
  待小昭出去后,她挥手便打出一个透明的光罩,将她和王铭罩在其中。
  王铭想着,这大概是隔音,或是隔绝神识探查的术法。
  随后,她便说道:“荣策的事,小昭和你说了吧。”
  王铭听了,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
  荣堂主又道:“他是什么身份,你多少也知道点吧?”
  王铭听了,想她一个元婴期修士,想要探听,也不会多难。且荣策都已经不在了,说了也没什么了。便把荣策和他说的,大概说了一下。
  荣堂主听了后,说道:“小昭的未来,不可限量。我不希望这一层牵连,会影响到她的将来。所以,荣策的身份,你不要和小昭提起。”
  王铭听了,心下便明白了。原来她这次找来,是为了这事。
  既然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便很干脆的答应道:“你放心,荣策人都不在了,还说这些干嘛。小昭年纪还小,跟他提这些,不见的是好事。”
  萧堂主点点头,说道:“你明白我的用意就好。再说,你也是宗门弟子了,这类人,以后也不要再接触为好。”
  王铭忙回道:“是!谢老祖提点。”
  萧堂主又问:“那【通明经】,听小昭说,是你传给她的?”
  王铭道:“是,当时听荣策说起,小昭是被人拐带了,才这样的。便想着,早点让她修练了,也省的再被那类人觊觎。”
  王铭接着,又把想好的故事说了一通:如何偶然帮了一名筑基期修士,对方送了这个功法给他,做为答谢。
  功法的事,他老早就想过了。入门后,被问起了,他也是这么一套说词。
  荣堂主听了,又是点点头,说道:“你本性倒是不错,愿意帮助人,也记别人的恩情。”
  说着,便拿出一个小丹瓶出来,也不见动作,那丹瓶便飘到王铭面前。
  她接着说道:“这是一颗【筑基丹】,如果你以后有幸,筑基成功,便来【凌霄宗】来找我。到时候,我还有话要交代你。”
  “至于小昭,我要她金丹之前,除了修练,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干,什么地方也不要去。这次见面之后,怕是只能等你筑基了,再去看她了。”
  “这【通明经】本就是我道家传承,【凌霄宗】【齐云宗】一脉,也常有弟子,修习这套功法。”
  “这筑基期之后的修练法诀,你【翠屏门】虽也有。这三阶上品的功法,怕要不少的贡献分。你想要换得的话,就有的等了。”
  而后,又有些深意的看了王铭一眼,接着说道:
  “你到时候来找我,我会给你的。”
  -
  他们师徒走后,王铭关好屋门,把荣堂主给他的那个丹瓶,又拿了出来。
  打开瓶塞,便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散在屋中。仔细闻了闻,像是蜜香和草药香混合的味道。
  一倾丹瓶,从里面滚出一颗小指头大小的,青黄色药丹。
  王铭两指掐住,拿在眼前,细细观看。
  这个【筑基丹】,可不简单。【翠屏门】每年的大比,前十名才有这【筑基丹】的奖励。
  如果花灵石去购买的话,就是上千中阶灵石,也不见的一时买的到。
  再还有个办法,就是用宗门的贡献分,去兑换。
  按王铭这样的职务,要积累那么多的贡献分,怕也要再干个三十年以上,才有可能。
  这宗门贡献分,就是这一点好,虽然也能兑换一些修士应用之物,如灵器符箓之类。但那样就有些划不来了。
  主要还是兑换功法、术法,还有各种技艺的秘籍。再或是如【筑基丹】这类,外面很难用灵石买到的东西。
  这其实,也是宗门弟子的身份,吸引那些散伙的好处之一。
  不过,回过头来想。
  王铭现在才练气六层的修为,虽然在门只二阶灵地里修练,修为进境比原来快的多。要达到九层圆满,就算一切顺利,怕还要好几年才行。
  他原来在那聚灵之地的水潭边,花了近两年,才从四层达到五层。
  后来在【翠屏城】外,虽不是灵地,但灵气浓度,还是好于常处,配合灵石修练,也花了二年,才从练气五层,到达练气六层。
  越是上升一层,所需的积累便要求越多。
  算一算,怎么也要再花个十来年。
  元婴修士,倒是大方,随便就给出个【筑基丹】。也不怕他筑基失败了,就打了水漂。更或是,他还没到练气圆满,就意外死在哪了。
  蔘突然道:“一颗【筑基丹】而已,你至于拿在手上,来来回回的看个没完吗?”
  王铭意外得了这么好的东西,心情正好,不想和他斗闷子。懒得理他,便收了东西,出了门回“灵器房”。
  过了些天,黄师叔主动找到了他的小屋。
  说的,无非还是约他去【青木泽】猎杀妖兽。
  可王铭已然吃过两次的亏了,就是傻子,在一个坑里掉进两次,也知道绕道了。
  可黄师叔是门里的筑基期修士,他也不好得罪。
  于是,灵机一动,学着马师兄那套。也不直接拒绝,更不提分配灵石的事。
  一会说自己修为还低,要忙着修练。
  一会说“灵器房”里这段时间忙,老外面跑,管事的师兄不高兴。
  一会又说,上次被那【梨花紫角犀】破了阵,自己也受了伤,这会还没养好,怕还要过段时间,才得好利索。
  他一边东拉西扯说着鬼话,一边心里想着:他自从遇到了蔘,就学会了骂人;后来认识了钱有来,又学他说话油腔滑调,酸不溜丢;现在认识了马师兄后,说起这种鬼话来,也得心应手了。
  那黄师叔也不傻的,知道是姓马的搞的事情,太破相。弄的现在,这些人都躲着他了。
  可他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
  姓马的跑了,姓史的打死也不愿意再去了。
  找那些认识的老人,分的灵石就多,毛病也大,哪有这种新人听话。
  一咬牙,直接拿出了五颗中阶灵石,放到桌子上,说道:“以前的事,那姓马的跑路了,我也找不到他。”
  “自此以后,你只要跟我出去一次,就是五块灵石,就算一只二阶的都没遇到,你也不用管。而且,如果运气好,挣的多,我卖了东西,再把多的分给你。”
  王铭的视线,一直盯着桌上那五块中阶灵石,有点挪不开了。
  他入门前,炼制一年的【爆焰赤火锥】,也不过能挣到十多颗中阶,那在低阶散伙中,就算日子很好过的了。
  现在出去一次,就有五颗中阶,还拿的稳稳的,这种好事,哪能错过?
  于是,他修为也不急了,“灵器房”的管事的师兄也不怕了,旧伤也没影了,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