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道武圣人 > 第十二章 灵脉

第十二章 灵脉


  这一晚,陈江海还真就拂袖去找关山禾去闲聊了一整晚。徒留关小苗在自己厢房院子里呆立。
  当然,他也没告诉这瘸子他女儿的事情。少年始终觉得,姑娘家终究也要点脸面,哪怕她肚子里指不定有什么歪主意。但现在拿人钱财替这武馆解围,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维持表面平静和气,很重要。
  这是少年多年来与人共事时的习惯,你好我好大家好。
  后半夜,关小苗故意当着打更的家仆面从陈江海厢房里出来,还理了理衣衫。
  陈江海这一晚总觉得不甚安心,索性便与关山禾闲谈一夜。
  那关山禾同样被少年白天的身手给震慑,生起种种猜测,自是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陪着少年闲谈,言语间穿插着自己这南沧武馆的境遇不时抹泪,博取着少年同情,希望陈江海能出更多力救救武馆。
  这闲谈间,少年倒是还得到了点有趣的信息。
  这燕南来之所以迟迟没有消灭南沧武馆,甚至留这关山禾一命,可能是另有图谋。
  当年燕天游入世,扶持南沧武馆崛起。这过程里,倒是另有奇遇。
  也不知是这关山禾故意的还是无意中透露给少年的,说是燕天游当年无意在京城北面四百里的一处叫莽苍岭的荒山下发现了一条小灵脉。
  所谓灵脉,便是地脉中灵气凝结的结晶,有小灵脉的地方,只要灵脉不断,随着时间累积,会不断的凝结成灵晶。灵晶即是修士常用的辅助修行的材料,也相当于修行界的银子。
  一条小灵脉,相当于一座钱矿呢。修行门派,多多少少手下都会有一两条中型的灵脉,镇压气运的灵宝难寻,这灵脉便成了关键。
  这小灵脉并不在九州大世界里,而是在一处小千世界内。这小千世界与九州在这山中有一处通道,极为稳固,外面又有天然幻境遮蔽。燕天游若不是意外误入其中,只怕也发现不了。
  他来往许久,这才琢磨出幻境的破解之法。抽出了大部分灵脉,剩下的,交由南沧武馆秘密开采。
  按修行界的规矩,大凡门人发现灵脉,都要报给门派,由门派进行管理。这燕天游不知存着什么心,私吞大部分灵脉,只余一小部分让其慢慢恢复,这部分剩下的灵脉,每五年才温养得出十颗下品灵石。
  按照协定,幻境出入的办法,只能南沧武馆馆主知道。每五年派心腹去开采一次,其中两颗灵石自用,剩余八颗秘密送入燕门世家地界一处地方,自有接头人前来收取。
  关山禾猜测,燕天游抽取的大部分灵脉,是用在了养剑上面。燕天游的剑道天赋极高,但是他手中那把剑品质着实不怎么样,就是一把由普通玄铁打造成的。
  关山禾见过燕天游,也见过他的剑。质地平平,却不知为何,这燕门世家的传人对这把普通的长剑相当珍重,保养得极好。
  但自燕天游发现灵脉后,他那把剑便给了人不同的感觉。一出鞘,便让人有一股寒意,仿佛剑里有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势。
  “下品灵晶,五年十颗,至于搞得这么神经兮兮的嘛?”陈江海好奇问道,“修行界里,下品灵晶不是最不值钱的嘛?况且,一百两左右的黄金就能换上一枚下品灵晶,你们还搞得这么麻烦?我听说你南沧武馆鼎盛的时候可是日进金斗,一年十万黄金的净利总有吧?算下来,也有一千枚下品灵晶呢。那燕天游既然扶持过你们,这里面的收入你们没分点给他?”
  “陈仙人有所不知,这倒是燕大侠送我们的一个便宜。”关山禾笑道,“我们一般称修行界是山上人。人在山上,是仙嘛。说起来世俗武林与山上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真要说起来,其实联系也不是很多。很多江湖武夫终其一生都见不到这些人。我们的净利,当年确实有一部分是需要反馈给燕大侠的,但五年前开采那灵脉送过去后,他便派人传话说缘分已尽不必再回馈。这灵脉也让我们留着自用,日后多点储备应急。说白了,我们这些武夫在他们那些人眼里,终归可有可无,算不上什么心血。江湖里的腥风血雨,起起落落,即便有修士参与进来,不过是游戏红尘。他们间的争斗,遭难的却还是我们。燕大侠算仁义的了,他看中的应该不是这几枚灵晶,反倒像是为了培养鄙人以及鄙人带去开采的心腹。开采灵脉的过程中,对武者砥砺身体,有很大的好处。至于为什么还要收上几颗灵晶,象征意义很重。他不喜欢欠人情,也不喜欢人家欠他的。”
  “原来如此。”少年笑了笑,转而玩味道,“你说北游盟的燕南来图谋这处灵脉,又为什么告诉我?”
  “五年不过十颗下品灵晶,想必他也看不上这点收益。但燕大侠私吞一条灵脉没有上报,据说这是违反了门规,会受处罚。但这些年我们守口如瓶,没走漏过一点风声。况且,燕大侠如今在燕门世家里似乎很受器重。传说燕南来与燕大侠有怨,想必是希望借此抓住把柄,扳倒燕大侠吧。”
  “原来如此,那你把这秘密告诉我,不怕我去和那个燕南来讲?”陈江海淡笑,他想摸清楚关山禾的盘算。
  关山禾笑道:“老朽斗胆一言,陈仙人您修为虽然深厚,但涉世阅历并不见得多深厚。观您行止,和我那乡下小侄子相差不大,都很憨厚敦实。我挺喜欢他的,可惜他福薄,先天有病根不宜习武,也无缘见得仙门求长生问道。其实老朽观感,您和我侄子,都属于那种很能靠得住的人,这是直觉,我信得过你。”
  说罢,他又低头苦笑:“一个秘密藏心里藏久了,人会坏掉的,说出来会好很多。再说了,我也没告诉您该怎么去呢。您就是说出去,也不过是捕风捉影。”
  什么盘算都没套出来,陈江海干笑着看着关山禾,心下微微失望的暗骂道,老狐狸。他女儿看起来可那么有心机,少年可不信他这个当爹的没点城府盘算。
  “燕大侠对我南沧武馆,对我关山禾恩重如山。我没理由让他缠上麻烦,就是一条狗,也晓得护家护主,我关山禾再怎么没本事,也总比条狗强点吧?”蓦地,这个瘸子又叹道。
  ……
  老少秉烛畅谈至天亮,辰时一刻陈江海才从关山禾房间里当着众家仆的面出来。
  才洗漱过的少年,连早饭都还没得及吃上,便被大院内的喧哗声给引了过去。
  “关先生,昨日鄙人门下芜菁堂堂主宋凌在贵馆内失踪。北游盟于北玄,特来领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