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暹罗阴牌 > 第100章:花香
这老板阐述到,严伯说的这个人他影响很深,首先小村子里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家家户户不说都认识,但最起码多少听说过。
  
  再加上这个何遇龙是远从大都市到这边来安家的外地人,就更引人注目了。
  
  他没有拖家带口,一个人来到这偏远的金燕村,自己有些小钱,就在村外搭起了大棚,自己高些养殖业,生意还做得可以。
  
  但他这个人本身确十分奇怪,好多本地村民都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虽说是做养殖生产的,可却很少跟人有过多的来往……即便是有村民要到他那去进些家禽牲畜,他也不爱交流,话很少,性格很是孤僻。
  
  好多认识他的村民描述这个人,那都是说他就像一个面瘫一样的,何时何地见到他都是扳着一张脸,神情也多是沉闷。
  
  按理说既然是外地人来这里做生意,已经再次安家落户了,那就算是村落的一份子,怎么会如此独来独往?一个朋友都不交,住也就住在他那小小的养殖基地里面,没事尽量就不出门了。
  
  可谁也没有过多地去深究,不管怎么说最起码人家买的**牲畜还是不错的,猪各个都一身膘肥,鸡鸭鹅统统活蹦乱跳,也不会像某些黑心商贩那样搞些不正当的手段。
  
  而且就算养殖场不大好了,总归是有几十头猪、上百只鸡啊……除了他自己之外一个人都不雇,全权自己打理。
  
  要知道,搞养殖业可是非常辛苦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看上去心闷郁结,但精神头却特别旺盛,干起活来居然也不怎么累…
  
  都说城里人下乡以后干活打蔫,但这个老何却怎么看都不像是从大都市出来的,相当能吃苦耐劳。
  
  他在这住了…一年多吧,后来就失踪了,不是出远门或者有其他事情,就是失踪。
  
  因为他人不在了,但养的那一厂子牲畜还在啊,根本管都没人管,饲主自己丢下这些就莫名离开?肯定诡异。
  
  直到现在了,这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村民们视野中了,他的养殖场早就变成无人打理的空壳,据旅店老板回忆,大概是差不多三年前的事情了……也就是说,早在戚言他们来到这里三年前,此人就已经不在了,更查不到他的踪迹,如同人间蒸发。
  
  当然,这种偏远的小乡村又不像大城市人流那么密集,有人失踪肯定难找得多,他又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身边连个小伙计都没有,相当于就算他死在哪个隐秘的山沟沟里面也很难被人发现,有没有家属坚持追查,这最终还是不了了之……毕竟已然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的失踪同他的出现一样,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下麻烦了这玩意儿……本以为知道他在这里,既然地方小的话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这人的情况,应该不难找才对。
  
  现在消息是打听到了,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连这人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等于之前严伯所掌握的情报线索就此断裂,如果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还好说,偏偏都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年之久…
  
  大家的脸色都郁闷了,严伯放下碗筷沉思了片刻,然后递了根烟给旅店老板“是这样,我呢…是这个老何的老乡,我也是泸市来的,专程来找他,你说这……要不是劳烦您带我们去他以前在村里住的地方看一看呀?”
  
  老板一听,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既然严伯自称是这个老何的熟人故交,那人家既然都这么远来了,就算人已经不在,可带他们去看看老何住的地方又有什么关系呢?乡下人思想还是比较单纯,也没有往多的地方去联想。
  
  等大家都吃完了饭以后,时间接近黄昏。
  
  都先回自己房间去换了身更为悠闲便捷的衣裳,跟着老板也就出去了。
  
  不得不说,这金燕村虽然三面环山,但一到日落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正好从西边的大缺口照射进来,整个村子都被暖洋洋的橘红色阳光覆盖,还能闻见乡间村民炒菜做晚饭的香气,顿时就让人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乡情和怀旧的氛围中。
  
  金燕村的格局就是一条山脚下的蜿蜒长路,从来时的公路一直贯穿到村东口也不过一里多,两旁都是民房。
  
  西面就是一条绑敏河,如果到了雨季,暴雨下一夜就能让水位上升,所以河边基本没有人居住。
  
  南边则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并不陡峭,但是很宽,可山体有一大块脱落了,露出一片山石截面。
  
  旅店老板就像想到一样边走边介绍,说是这座山十年前塌方了一回,把老村址那边大部分都掩埋了……也正是那次天灾让政府主意到了这里,在赈灾的同时,还拨下款来修建了现在新村址,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郝大龙望着那一块凹陷下去的山体,连连咂舌“啧啧啧,哎呀妈……这大一片山体砸下来得死多少人呐?”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旅店老板的脸色骤然变得有些古怪而阴沉了,他也没有继续多讲下去,可能是因为那场天灾对于村民们来说,都是很可怕的打击和沉重的回忆吧。
  
  走出村子东口了以后路就难走了,不像西口那边有公路,这里就是泥泞的小道。
  
  丁玲紫已经没法自己走了,由萱萱搀扶着走慢点。
  
  大家到了这里以后看向了南边,确实能看见一片黑压压的青砖老房屋,比新村的更加低矮陈旧,大多都是废墟了……
  
  丁玲紫忽然稍稍一怔,带着墨镜头侧到老村那边的方向,但她也没说什么。
  
  这时,戚言走在最后面随口说了一句“呼~~~挺香的额,是谁家种的花卉吗?还是山上的?”
  
  郝大龙在他旁边抽了抽鼻子“有吗?”
  
  “有啊,淡淡的清香,不算浓,但是很好闻。”戚言点头道。
  
  萱萱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我有鼻炎,没闻见。”
  
  那旅店老板和严伯走在最前头说着话,也没注意他们在聊些什么。
  
  可能是因为丁玲紫眼睛不好的关系,所以其他感官很灵敏吧,只有她这时候回应戚言“我也闻见了……是从那边飘过来的”她说着,抬手指向气味的方向,正是那老村废址和南山的方向。
  
  这么多人就只有戚言和丁玲紫对这股气味有感知,可花香确实很淡很淡,又掺杂着泥土的气息,所以很不明显。
  
  周围是没看见什么姹紫嫣红的花朵啊…….但谁也没有对这股味道过多注意。
  
  就连戚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闻见这股清香以后,身体有些微微发热,还以为是走路久了所以出汗呢。
  
  接下来,郝大龙也隐约闻见了“哎?是有点哈……好清淡的香味哦,哎~~乡野间就是好啊,空气胜过城市里好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