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脉 > 第278章 敌人
秦荡笑的近乎疯魔:“姑婆你不懂,毁了都比拱手让人强……”秦荡缓缓地调转目光看向林明……
  
  林明本能地觉得危险,吴嫣不动声色地侧身,把林明护在自己身后。
  
  只是这种目光只有一瞬,林明还没来得及感受那到底是什么,秦荡便移开了目光,一转身向后面走去,口中道:“孤开个玩笑,今天就到这,孤累了,大家散了吧。”
  
  那绝对不是玩笑。群臣心里都闪过这个念头,可是刚刚的秦荡几近疯魔,让人十分忌惮。
  
  那句话似乎预示了什么,林明扶着吴嫣站起身来,吴嫣推开他的手,去安抚秦玉然。
  
  一回到偏殿,吴嫣便把林明叫进了屋里,并且把林月放在外面守门,林明把吴嫣扶到床边躺下,吴嫣却推开他的手抓在手里,目光凝重道:“明儿,你得带着月儿走。”
  
  林明头也不抬:“不救出你们,我不走。”
  
  吴嫣把他的头强行掰正看着自己:“秦荡不对劲。”
  
  林明无奈道:“我看出来了,但是越是这样,我越不能把你们留在险境中。”
  
  吴嫣叹了口气:“你这死脑筋,到底是随了谁。”
  
  林明笑道:“随了谁,我爹应该比娘清楚。”
  
  吴嫣勉强笑了一下,现如今,事情已经超过了她的掌控,凭她对秦荡的了解,今天这种不管不顾公然和归云宗与林家决裂的事情,他无论如何做不出来,事情有了变数,她真的十分害怕保不住自己的儿子。
  
  “也不知道你爹到底关在了哪里……”吴嫣出神道。
  
  林明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外面一声清越的鹰啼,神色一凛,大步走出去打开窗户,便看见空中五米一只的啄骨鹰,这是万兽界的一种魔兽,群居,有灵识,能五百里外替人侦查。
  
  殿外风风火火进来一个人,秦玉然气的大口喘着粗气:“畜生,这个畜生!竟然放了这些东西进来!”
  
  几乎整个大陆都知道,万兽宗宣示地盘的方式,就是在空中设啄骨鹰岗哨,秦荡放了这些啄骨鹰进来,竟是已经默认皇宫是万兽宗的地界了吗?
  
  秦玉然牵着林月一把推开门:“我送你们走,这小畜生是疯了,怕是不会放过你们,他能欺师灭祖,我却不能罔顾太祖意愿,让林家绝后……跟我来!”
  
  吴嫣看见这些啄骨鹰面色也是十分凝重,归云宗与万兽宗关系本就不妙,他们能入驻皇宫,一定会和秦荡交易什么事情,甚至作为奉送皇宫的汇报,还会帮秦荡办事。
  
  到时若是万兽宗来的人多了,林明她是护不住的,因此直接在后面推了林明一把,当机立断道:“走!”
  
  秦玉然把他一把拉过来,沉声道:“一会儿我去引开这些啄骨鹰的注意力,你们抓紧一切机会……”
  
  “太师叔,”林明第一次没礼貌地打断她:“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秦玉然常年冷凝的脸色一怔,随即回暖几分:“不用担心我,我说什么也是那畜生的姑婆,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林明点点头,秦玉然一下子拉开大门,满天的啄骨鹰齐刷刷向这边看来,秦玉然手中龙头拐杖往地上用力一顿:“看准时机就跑!”随即自己猛地窜到了半空!
  
  啄骨鹰的攻击力很强,但是这只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拿来和人作比,应该是人类凝气期的修为,在秦玉然面前本来不足为惧。
  
  麻烦就麻烦在,只要杀了一只,那整个鹰群都会和你作对。
  
  秦玉然飞上天,手中龙头杖举重若轻地一勾一挑,一只啄骨鹰边惨鸣一声被勾了下来,直直坠在了地上。
  
  其他啄骨鹰见状大怒,一窝蜂地扑向秦玉然这个杀了同族的仇人,本来在下面看秦玉然就是个小黑点,这下子小黑点更是被密密麻麻地啄骨鹰的身影淹没,只是秦玉然碎脉巅峰修为,见状只是冷笑一声,怫然不惧地挥舞着龙头杖,啄骨鹰的尸体源源不断地掉下来,这景象看着便觉凄惨,啄骨鹰领头者愤怒而悲哀地大声叫了一声,随即,更多的啄骨鹰不怕死地向秦玉然冲了过去!
  
  林明在下面看着,知道此时就是时机,见状直接把吴嫣背在了背上,叫林月跟紧了,一行三人径直冲着门口冲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黑影鬼魅一般扑向了林明,林明跑着跑着便觉得有异,虽然没看到,却毫不犹豫地冲着自己的左后方送出一掌。
  
  那黑影果然被迫被推开,伴随着“咦”的一声,林明却丝毫不管他在疑惑什么,头也不回地背着吴嫣继续往前跑,身后的秦玉然已经脱离了啄骨鹰的围攻追了上来,自己挡住了那黑影。
  
  来人修为没有秦玉然高,但是身法十分鬼魅,一时之间秦玉然竟然制服不了他。
  
  只听他冷笑一声:“这些啄骨鹰都是我耗费多年亲自训练出来的,秦前辈杀的可还爽快?”声音很熟悉,熟悉到林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果然就是他的死对头,也是秦荡这些年一直在提拔起来代替林家的冯家的大少爷,只是此时他整个人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看不清脸,不过看那身形,是冯阵无疑。
  
  他竟然拜入了万兽宗门下?
  
  林明从来没听说过这一茬,按理说在京城,任何事情都容易被传到满城风雨,冯阵拜入修仙宗门一事也不算是小事,听起来这事发生了也有几年了,市井中却从来没有过相关传言,林明自然也没有听说过,一时之间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现在才明白,这应该是秦荡用来对付林家的一步棋,早早埋下,等着能用的事就便出鞘,刀锋直指林家,直指林明。
  
  林明眼神暗了暗,把吴嫣背的更紧密了一点,转头就向着外面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