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转江湖 > 第六百一十八章,白发归隐 六

第六百一十八章,白发归隐 六


  闻言,眉头轻皱,放下落生剑,吕平转首望去。
  那传来大喝之人,正是司马殷!
  “司马叔…”
  四目相望,见对方阻止自己,吕平疑惑一声。
  “平儿,嫂子病逝前,曾留下遗言…”
  虎目望着吕平,司马殷想了想,踱步上前,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
  “这是…”
  接过书信,吕平眉头轻皱,心中满是不解。
  “嫂子说,这封书信,只有你一人可以阅览,其中藏有耿家的一个大秘密!若有朝一日,你攻破沙城,当真要消灭扎古族时,便将这封书信交给你…至于甚下的,由你自己做决定…”
  摇了摇头,并不知晓信中说了什么,司马殷苍声解释道。
  听闻,点了点头,将落生剑归鞘,吕平打开书信阅览。
  四周,原本见自己等人必死无疑,那些扎古族官员吓得纷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如今,出现一封书信,似乎对自己而言,有一线生机,那些扎古族官员面面相视,众人眼中满是期望。
  另一边,跪在吕平身前,眼看落生剑挥下,自己性命不保,吉利安吓得一身冷汗。
  如今见吕平收回落生剑,吉利安面色苍白的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
  片刻后,阅完书信,吕平瞪着双目,眼中满是震惊!
  而后,吕平神色大变,退后三步,竟失魂落魄的大笑起来!
  “笑话!原来这一切都是个笑话!哈哈哈!我真傻!我真傻!”
  手中书信落地,吕平双拳紧握,神色疯狂的大笑着。
  这可怕的笑声,令四周众人心惊胆寒!
  见此,司马殷大吃一惊,眼中满是担忧,连忙拾起地上的书信。
  随即,虎目阅览,只见这封书信中,揭示出一个惊天大秘密:“平儿,当你看到这封书信时,娘亲已不在人世…而此时,娘亲猜想,你应该已攻破沙城,正打算消灭扎古族!不过,娘亲要告诉一件事,一件关于耿家的大秘密!虽然消灭扎古族,乃是耿家三代的夙愿,但娘亲不想你后悔,也不想你抱憾终身!百年前,扎古族聚集五十万兵马,攻打边疆,当时的朝廷,无力抵抗!但危机时刻,你的两位曾祖,耿浩与秦玄出手,二人率领江湖豪杰,将扎古族大军逼退!而正因如此,你的曾祖成为了中原的大英雄!可从今往后,这抵抗扎古族的重任,也落在你的曾祖身上!天意弄人,江湖众人皆知,你的曾祖耿浩,一生无妻!但中年后,却凭空出现一个女儿!那便是你的祖母!她的来历无人知晓,十分神秘!不过,因为你的曾祖乃是大英雄,故而也无人猜测,或去打探你祖母的身世…而如今,娘亲要告诉你的,便是你祖母的身世!希望你得知后,能平心静气,莫要胡思乱想!你的祖母,的确是你曾祖所生!不过生下你祖母的女子,却是扎古族人!她是百年前,扎古族贵相的女儿,名叫吉雅!因机缘巧合,她与你曾祖一起,历经磨难,生下你的祖母!故而,娘亲要告诉你,其实你的身体中,同样流淌着扎古族的血液!如今,你要消灭扎古族,娘亲希望你三思,莫要手中沾满太多族人的鲜血…平儿,你莫要怪娘,告诉你这些,娘亲是不想你悔恨…娘亲要走了,去寻你爹,从今往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凡是多听你司马叔的,娘亲会在天上保佑你…”
  不多时,看完书信,司马殷瞪着虎目,心中翻江倒海,震惊不已!
  怎么可能!原来平儿的身体中,竟有着扎古族的血脉!
  “哈哈哈!耿家夙愿?笑话!一切都是笑话?”
  不远处,仰头注视着大殿的屋顶,吕平神色疯狂,嘶声大笑。
  未曾想到,耿家世代对抗扎古族!原来是个笑话!
  这算什么?
  自相残杀吗?
  “平儿!你没事吧?”
  见此,手中紧握着书信,司马殷关切的询问道。
  “哈哈哈!司马叔,你告诉我!我们耿家世代对抗扎古族,到底是为了什么?”
  目光看向司马殷,吕平神色愤怒的咆哮起来。
  “呵呵…这些年,我到底在干什么?双手沾满血腥,还是与我同样的鲜血!”
  哮罢,低头望着双手,吕平神色狰狞,呢喃自语。
  这些年,自己杀了不少扎古族人!甚至方才,自己杀了七千多人!
  若是以前,自己心中认为,无论是妇女老少,只要是扎古族人,都通通该死!
  但如今,自己不知道,自己困惑,自己迷茫!
  若扎古族人都该死,那身有扎古族血脉的自己…是不是也该死?
  四周,见吕平突然发了疯,扎古族文武百官面面相视,皆吓的不敢言语。
  “平儿!你莫要胡思乱想!”
  见此,眼中满是担忧,司马殷上前一步,苍声劝慰道。
  “哈哈哈!司马叔!若是这般,那我算什么?我是…杂种吗?”
  对面,退后数步,大手指着自己,吕平可笑的问道。
  自己的曾祖是中原人,而自己的曾祖母却是扎古族人,那么自己又是什么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里,会有你们的血液!”
  笑罢,眼中满是怒火,吕平上前一步,探出大手,将吉利安从地上拎了起来,疯狂的吼叫着。
  身前,被吕平掐着脖子,拎了起来,吉利安面色煞白,心中满是恐惧。
  不过,听得对方所言后,吉利安目瞪口呆,大吃一惊!
  什么?他在说什么?他的身体中…有着扎古族人的血液?
  “啊!原来我是个杂种!我竟然是个杂种!”
  下一刻,眼中满是痛苦,吕平仰天长啸,将吉利安扔了出去。
  “碰!”
  被扔了出去,吉利安摔倒在地,狼狈不堪。
  “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
  而后,双手抱头,吕平喘着粗气,怒声大吼。
  自己不懂!耿家世代抵抗扎古族,是为了什么!
  自己不懂!身有中原血脉,亦有扎古族血脉,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自己不懂!为了扛起耿家,自己练功走火入魔,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切,自己想不通!自己想不通!
  霎时,心中悲愤不已,脑中思绪凌乱,吕平神色狰狞,抱头吼叫。
  而随着吼叫,那满头青丝,逐渐染上白霜!
  顷刻间,一念白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