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钢铁燃魂 > 第85章 绝地大撤退

第85章 绝地大撤退

“这是哪来的炮弹?糟糕,是诺曼战舰!”
  
  罗格森少尉一边四下张望,一边自问WwΔW.『kge『ge.La从爆炸的猛烈程度推断,这是一发口径较大的炮弹。一般来说,中型战舰的主炮和地面部队的榴弹炮才有这样的威力,普通野战炮还差了一两个档次。尽管体育场的主体建筑没有再次发生垮塌,但大股灰褐色硝烟在北侧弥散,使得刚刚获得解放、暂时还未脱困的联邦军民成了一群受到惊吓的兔子,在下水道的入口位置,原本井然有序的队列随之出现了混乱。这时候,一名联邦军士官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铁皮扩音筒,站在观众席的台阶上喊道:“所有人,不要慌乱,听从指挥!”
  
  秩序没有继续恶化,撤退仍在缓慢进行。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如果确实是战局出现异变,魏斯他们就不能按部就班地等待援军,必须要为这数万联邦军民的性命考虑,集中突围也好,分散撤离也罢,肯定要选择一个可以保障多数人安全的法子。
  
  想到这里,魏斯抓住罗格森少尉的手臂:“哪里可以观察到外面的情况?”
  
  少尉左右看了看,向一名士兵吩咐:“巴布莱尔,你带上尉从那条楼梯走,到帕拉特那里去……千万要注意安全!”
  
  魏斯刚起身,又一声急促的尖啸袭来,接着是振聋发聩的爆炸声。炮弹的落点,依然处于体育场北侧,单凭声势,很难推断这炮弹是从地面炮兵还是从空中战舰打来的,但从前后两发炮弹的间隔来看,应该不是一门大炮所为。
  
  见罗格森少尉指派的那名联邦军士兵有些迟疑,魏斯以肯定而坚定的表情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执行命令。接下来,两人迅速穿过观众席,进入体育场的工作区,找到一条垂直的钢梯,沿着它爬到了体育场外墙的顶沿。
  
  魏斯在侦察营的一名老部下,帕拉特-厄古伊,就趴在这顶沿上监视敌情。
  
  “嘿,帕拉特!”魏斯蹑手蹑脚地爬了过去。
  
  “嘿,上尉!”
  
  “外面情况怎么样?炮弹是从哪打来的?”
  
  魏斯一边问,一边眯眼察看战场环境:南面,数以百计的联邦军官兵距此不过数百米,但在东面、西面,比联邦军队更近的地方,仍有不少诺曼人,而在北面,在距离较远的街区,不计其数的敌人如潮水般蔓延而来。看来,诺曼人的反扑已经开始了,被困在体育场的联邦军民如果不能及早撤离,就会卷入到这场恶战当中,届时谁也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
  
  “附近还有不少敌人,他们火力很强,我们的部队一时半会过不来。”士兵帕拉特说道,“炮弹像是敌人的战舰打来的,但是我不太确定。”
  
  魏斯没有过多纠结,他单手抱着狙击步枪,腾出一只手,从腰间的子弹袋里摸出几排子弹放在旁边,以便在持续射击时加快装弹速度。在准备战斗的同时,他向带路前来但没有爬上顶沿的那名士兵发问道:“嘿,巴布莱尔,这体育场还有大门可以使用吗?”。
  
  “呃,上尉,据我们探察的情况,似乎只有北门、西北门、西门还能用,其他的门都被封住了。”
  
  “能用炸药炸开吗?”
  
  “我想应该可以。”
  
  “那好,去告诉少尉,如果能炸开东南门,让他组织大家从东南门突围,我会竭尽所能的对付敌人的火力点。只要冲出去,过了灌木丛,就能跟我们的部队会合了!”魏斯以从容不迫的语态吩咐道,仿佛自己是个无所不能的超人。
  
  “好,长官,我这就去。需要调派多少人手上来帮忙?”
  
  魏斯看了看这名后加入队伍、印象不是太深的年轻士兵,淡(装)定(逼)地回答道:“一个都不需要。”
  
  听到这个回答,士兵巴布莱尔一脸愕然,而魏斯无暇解释,直接将注意力放在了战场上。
  
  片刻过后,尖锐而急促的啸声再度从天而降。魏斯虽然无法捕捉到炮弹飞行的完整轨迹,也无从分辨那些闪烁的炮焰之中,哪一处是与之关联的,但凭着既有的经验和对战场的观察,他基本可以确定,这发炮弹是敌方飞行战舰发射的。数秒过后,又一声尖啸袭来,落在了相距不远的位置,更印证了魏斯的推测——炮弹来自于敌方的一艘巡洋舰,甚至可以更为准确地推断,这艘诺曼战舰使用的是侧面或艏部的双联装火炮,以较短的间隔接连射击。可是,敌人的意图非常奇怪,如果想要摧毁这座体育场,把里面的联邦军民送上天,为什么只动用两门舰炮,而不是摧毁性的齐射?如果是要威慑进攻的联邦军队,为什么不将弹着点放在更前的位置?
  
  没过多久,士兵巴布莱尔从钢梯那边探出头来,压着声音说道:“上尉,罗格森少尉让我来向您报告,我们在东南门布设了炸药,马上就要把它炸开了。炸开之后,我们的部队在前面掩护,其他人跟着突围。”
  
  对于巴布莱尔,魏斯只回应了一个“好”字,他转过头看着即将跟自己同生共死的士兵:“嘿,帕拉特,你是留在这里跟着我当一次英雄,还是到下面去帮助我们的平民撤退?”
  
  “能跟您并肩作战,我深感荣幸!”士兵帕拉特很痛快地回答说。
  
  “那就做好准备,你负责观察,我负责狙击!”魏斯端起枪,瞄准镜里似乎漆黑一片,但仔细辨认,还是能够借助远处的探照灯光以及此起彼伏的爆炸焰光看到物体的轮廓。每当敌人射击的时候,视野中就会出现了清晰的枪焰,有的是零散的,有的是连续跃动的。只要将准星置于枪焰靠后的位置,射中敌人的概率应该有三至四成——前期突袭诺曼战舰的战斗,为了让微小的胜算尽可能增大,魏斯竭尽所能地进行侦察和战斗,开启特殊视野的次数已接近正常精力所能维持的极限,到了这个时候,他每多使用一次“人肉雷达”,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就增加一分。若是连续强撸,随时都有晕厥过去的可能。为数不多的机会,必定要用到关键点上……
  
  须臾,体育场里传来轰然一声爆响,只见大股灰白色的硝烟从东南角喷涌而出。
  
  爆破成功了?
  
  魏斯没有探头察看地面的情况,正好瞄准镜里捕捉到一团枪口焰,他迅速微调准星,扣动扳机。也不去管有没有射中敌兵,飞速装弹,循着视线中的枪口焰再次瞄准、开火。如此往复,不停不休,直至打光了弹仓里的子弹,才侧过来往后挪了挪,拉开枪机装填弹夹。
  
  “他们出去了!”帕拉特在一旁提醒道。
  
  魏斯装好子弹,顺势从背囊里掏出信号枪和信号弹:“往南面打信号弹,两绿一红!”
  
  帕拉特照着他的吩咐做,他端起狙击步枪,视线回到战场,视野中出现了三个连贯跳跃的枪口焰,从光焰的大小和跃动的节奏判断,有两门是机关炮,一挺是轻机枪。
  
  以它们的火力输出,一分钟足以射杀数百个联邦军民。
  
  魏斯没有任何的迟疑,眯眼、观察、瞄准、射击一气呵成,持续时间不超过两秒钟。装填间隙,他大口喘气,以应付精力和体能的超常消耗,然后又是眯眼、观察、瞄准、射击的连贯过程。两发子弹,精准无误地射中了敌人的两名射手,敌方两门机关炮的射击戛然而止。不过,当他再度装填子弹的时候,来自敌方机关炮的嘶吼声又响了起来。魏斯咬牙抵挡着沉重的倦怠感,循着枪焰的位置甩了一枪,那门机关炮的射击再度停止,但这种停顿只持续了片刻……
  
  一个个都不怕死么?
  
  一边,是诺曼人超出预想的顽强,一边,是深深印刻在脑海中的战场狙击法则。在自身安全与万千军民的安危之间,魏斯没有任何犹豫,子弹一发接着一发,只恨这手动步枪射速太慢,远不及半自动步枪来得痛快。
  
  第三个弹夹打空,魏斯的暴力射击终于引来了敌人的“反噬”。此前的零星枪弹,对趴在体育场顶沿的两人无甚威胁,但当机关炮射出的连串子弹扫荡而过的时候,他们只差一点就当场壮烈了。侥幸不死,魏斯和他的临时搭档赶忙转移阵位。就在他们沿着钢梯往下走的时候,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入体育场内,在满地枯草的场地中央炸开,无数碎屑被扬起,散落下来覆盖了整个体育场。值得庆幸的是,此时滞留在体育场里的联邦军民已经大为减少,否则的话,因为这发炮弹而出现的伤亡将会达到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这般猛烈的爆炸,把没来得及撤离的联邦军民震得纷纷扑倒在地。余威未尽,那个经由扩音筒放大的声音及时响起:“大家加快速度!保持秩序!途中千万不要停下!我们的部队就在不远处!冲破敌人的封锁就是胜利!”
  
  “我们还不能撤!”魏斯对帕特拉说,“多干掉一个敌人,能让几十上百个同胞顺利脱困。我们得找一个射击位置,继续压制敌人的火力!”
  
  帕拉特没有犹豫:“我知道在哪里,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钻过残墙断壁,翻过崩塌的露台,爬过成堆的碎石块,来到了外墙的一处豁口旁。这个位置比体育场的顶沿低了七八尺,视野不那么开阔,但射击的角度犹在。听着敌人的机关炮在咚咚作响,看到黑暗中跳动着致命的焰光,魏斯急不可耐,抬枪就射,这一枪便是一个人头,一枪又是一个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