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盛唐血刃 > 第一百零七章一刻钟一把陌刀

第一百零七章一刻钟一把陌刀

    
  
      当然,陈应这个地主根本就没有打算把这五万余亩地全部开发成耕地,而是准备将其中三分之二,建立成长安城的重工业区。
  
      因为得到杨蓉的那块在老槐里的土地,陈应的马车作坊得到的扩充,产能大大提高,特别是采取了流水线作业的方式,全工厂用了一百三十余名工匠,负责把关质量六百余名学徒工,每个月已经可以制造六百多个车轮与其配套的车厢,若非担心高档马车产能过剩,造成四轮马车积压,陈应可以做到每个月月产百辆。
  
      尽管现在陈应保持着每月产出十二辆马车的产能,但是却可以带给东宫三万贯的收益。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陈应将他的所有产业,都与东宫结成了牢固的利益联盟。
  
      因为偿到了四轮马车的收益,在得知陈应筹建钢铁厂的时候,李建成那是绝毫无保留的支持。李建成担心将近钢铁厂发展让别人眼红,陈应没有办法再扩充产能,所以太子妃甚至展开了夫人外交,说到宇文士及的夫人寿光县主,让宇文士及将裕河里的土地几乎以白送的价格送给了陈应。
  
      然而,李建成却无法保持淡定,如果真如陈应所说,这个高炉可以产出一万余斤钢,仅利润就多达三百余贯,一个月下来就会超过一万贯,关键是这个钢铁与马车不一样,马车就是必须品,可是钢铁不一样啊,这是与人们生产生活的必须品,控制了大唐的钢铁产能,对于大唐而言,简直就是拿捏住了大唐的命脉。
  
      焦炭炼钢与木炭炼钢不一样,焦炭升温快,仅仅一个时辰,就可以从侧部的观察孔里看到铁矿石已经红得发亮,变成了橘红色,渐渐的有液态的铁水出现在炉底。
  
      李建成看着红得发亮的铁水出现在炉内,兴奋的手舞足蹈道:“出铁了,出铁了!”
  
      陈应苦笑道:“太子殿下,现在还早,这一炉将近三万斤铁矿石如果全部融化化成,至少需要四个时辰。现在还早……”
  
      “四个时辰而已,本宫等得起!”
  
      李建成兴致勃勃的望着观察孔里的铁水翻腾着,仿佛这是人世最美妙的情景。
  
      钢铁对于大唐来说是非常稀缺资源,由于初唐几乎无月不战,钢铁几乎全部使用在了军事领域,像百姓使用钱、艾、璐镰、推镰、荃麦器、镬{镐}、钩镰,割草、砍柴用的锲等。脱粒、清选用的器具有连枷、石攀磷、扇车等。这些农具使用钢铁打造的肯定更为高效,可是由于钢铁资源实在太少,所以在生产领域,农民不得不采取木质的镬{镐},铁质或石质的锲,有的百姓连铁斧都没有,还在使用由石器时代发明的原始石斧。
  
      就以这个时代的钢铁价格来说吧,在后世一亩水稻就足足可以换一吨钢铁,在这个时代,两亩地的水稻,仅仅可以换一斤钢铁,其中刨除年量之间的差距,两者之间的差价相当于两千多倍。
  
      而陈应成长在后世那个钢铁廉价,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时代,根本体会不到大唐对于钢铁的需要。
  
      接下来的四个时辰,李建成就坐在高炉旁边的凉亭子里。任凭陈应如何苦劝,李建成都是一个态度:“不看钢水出来,本宫哪儿也不去!”
  
      陈应此时事情多着呢,原计划的除夕之夜袭击,部队已经开始向潼关方向靠近了,作为这一次函谷关之战的总指挥,陈应根本无法坐在长安城里遥控指挥。
  
      然而,裕河钢铁厂毕竟是新建的,其中冶金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或者设备本身出现故障,或者操作失误,很可能爆发爆炸事故。一旦高炉爆炸,两万多吨钢水,形成的巨大冲击波,就会轻易将这个占地多达一千三百余亩的钢铁厂瞬间移为平地。
  
      就算高炉没有任何问题,然而在冷凝环节,只要模具出现烘干不彻底,里面含有水份,高温液态的钢水就会与水爆好在高炉会散发出巨大的热量,就像火药爆炸一样。{老程的本专业就是冶金,所以穿越人士如果玩炼钢,必须谨慎,否则很可能钢铁没有炼出来,人却炸死了。}
  
      陈应哪敢放心李建成在这里,如果真出来什么问题,陈应干脆抹脖子自杀吧。
  
      不过,由于李建成的在场,众匠师如果再不知道表现,那就是真傻了,李建成在现在盯了整整一天,在场的匠师也好,工匠也罢,他们都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古代炼钢只不过工艺很难把握,炒出的成品以铁和中低碳钢为主,狗屎运好的能碰上一两块高碳钢——概率和彩票中奖差不多。
  
      笼统的说,钢铁产品中,碳含量越低越柔软,越高则越脆、硬。中低碳钢柔软,用来制作刀剑则不锋利,古人也把它视作“熟铁”,只有高碳钢的韧性、硬度、强度符合制作武器的需求,古人才认为那是“钢”。
  
      碳含量地高低决定了钢铁地软硬。于是通过被锻锤敲打时地表现。有经验地铁匠能够分辨那是块软铁。还是能制作宝刀宝剑地好钢。
  
      陈应在装炉冶炼的时候,已经利用工事计算好了铁与炭的比例,也就是说只要炼成铁水在十二个时辰时间内,绝对可以变成钢,而非铁。只是有一些细微原素,陈应也没有办法把握,这些计算方式,陈应已经交给了葛通、魏猛、严师虎等人,终于等到了开炉,李建成紧张的望着高炉的闸门。
  
      望着从闸口里流出来的如同果冻一样的半凝固物质,这些橘红极的“果冻”缓缓流进模具内,然后在滚动转轴的带动下,缓缓流向远方,远方是一个庞大的冷却池,还是暗红色的钢坯一个一个进入冷却池内,高温钢坯与冷水,进行了一番冰火两重天的遭遇,整个冷却池都变成了雾气腾腾,宛如人间仙境。
  
      钢坯子进入冷却池自然有冷水进行快速降温,当然从冷却池出来的钢坯已经变得泛着湛蓝色光芒的钢坯。
  
      李建成迫不及待的冲到冷却池边,向魏猛问道:“怎么样?”
  
      陈应不用像魏猛一样拿着锤子叮叮当当的敲打,他仅仅从钢铁表面的颜色,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块非常好的高炭钢。
  
      魏猛的锤子在钢坯上每一次敲击,都会火花溅射。却敲不出多深地印痕。那块铁坯又韧又硬。显然是上好地纯钢!
  
      “这、这是真正地宝钢!”魏猛激动地向李建成与陈应跪下,连连磕头,声音都在颤:“太子殿下,大将军洪福齐天。主上真乃南斗星君下凡!第一炉炼钢就出精钢。俺魏猛打铁二十年都没见过啊!”
  
      陈应不以为然的道:“炼钢,你需要弄明白炼钢的原理,铁水里含炭越氏,铁质越软,含炭量越高,铁质越硬,也会越脆。你只需要控制好温度,控制好铁矿石与炭的比例,我敢保证,你每一炉出现的都会是钢,而不是铁。当然,按照我这个比例,如果你再继续烧一个时辰,粘稠的钢水就会变成像酱油一样,最终出来的都是软钢,如果再烧两个时辰,甚至更久,那么出来的只会是铁。”
  
      葛通疑惑的道:“大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炭是会燃烧的!”陈应知道这个时候给他们讲氧化反应,他们不见得可以会理解,不过用这样粗浅的办法教导他们。陈应想了想道:“炭越小,铁质越差,所以,今日一定要控制好炭与铁的比例,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魏猛与葛通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魏猛不自觉的让儿子魏强准备一个专门的模具,这个模具约莫六尺余长,几乎可以看作是一根棍子。当接了一模具钢水,这一块模具不像其他的模具一样,每一块都是堪堪百斤重,而是相当于二十斤左右。相当其他模具的五分之一。
  
      这一块模具并没有用水冷却,而是等着橘红色的钢坯刚刚发暗,魏猛就拿着大铁锤,与儿子魏强放到精锻锤下敲打。
  
      周围此时已经像仙境一样,到处弥漫着雾气,水蒸汽遇到冷空气,又变成了雪花,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
  
      李建成看着一根一根钢坯堆满了小山,脸上浮现由衷的笑容。
  
      一万多斤钢,听上去很多,其实还真没有多少,如果是一万斤粮食,足足可以放满一座仓库,可是这一万多斤钢铁,不过是一百多块一百斤重的钢坯子。
  
      这个时候,葛通也将所有的冷凝的钢坯子统计了出来:“启禀太子殿下,大将军,此炉共出产精通一百二十三块,约一万两千斤,生铁四十六块,共约四千六百斤!”
  
      陈应皱起了眉头,这个结果让他非常不满意,他在认真的思考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按照他投入的铁矿石,这一炉钢应该不是一万六千六百斤铁,而应是两万斤,这其中差了将近三千四斤,问题出在哪里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魏猛手底下的那个铁棍,渐渐成型了。只见这柄带着优美的弧度,长约六尺有余,宽约四指,背厚约一指,刀面上云纹若隐若显,如流水、如星汉,寒光闪闪、剑气冲霄。
  
      李建成的眼睛都直了:“短短一刻钟就打造了一把陌刀?”
  
      “太子殿下,账不是这么算的!”陈应解释道:“如果使用钢坯直接锻打陌刀,别说一刻钟,恐怕一个时辰也打造不出来一把,现在魏匠师不过是利用了高炉未退的温度。”
  
      陈应感觉有必要跟李建成解释一下,所谓的百炼钢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