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界律师 > 第247章 江湖俯首

第247章 江湖俯首

    他们三个能够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以为农家六大长老是真的能够杀掉嬴政。
  
      然而,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他们想多了。
  
      心心念念的六大长老,现在已经先他们一步而去了。
  
      而他们真正想要杀死的人,反倒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甚至,还笑眯眯的给他们打招呼。
  
      “燕丹,许久未见,你还是一样的天真啊。”
  
      “芈启,在这里看到孤,很意外吧?”
  
      “这个应该是田光吧,农家现在的老大。你的命不好,脑子也不好。为什么你能够愚蠢的相信农家可以在孤的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而不被发现呢?”
  
      事实上,在齐林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黑冰台就已经全面出动了。
  
      农家安插在秦国境内的据点被一一拔除。
  
      “农家十万弟子,都会因为你这个老大的短视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希望他们能够理解你的侠义之心。”
  
      田光握紧了双拳。
  
      “嬴政,你好卑鄙。”
  
      齐林嗤笑一声,实在是懒得和他废话。
  
      “都进来吧,谁想先死,开始报名。”
  
      没有人想先死。
  
      燕丹和昌平君芈启直接向外蹿去。
  
      他们顾不得田光这个兄弟了,还是先跑了再说。
  
      但很显然,这种举动是徒劳的。
  
      砰!
  
      砰!
  
      连续的两声碰撞,燕丹和昌平君直接被逼到禁地之内。
  
      这两人心中一沉,但并没有放弃,又齐齐向齐林杀去。
  
      不得不说,虽然他们从未沟通过,但默契是真的很好。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齐林。
  
      “燕丹,此路也不通呢。”
  
      “昌平君,得罪了。”
  
      东君拦下了燕丹。
  
      而赵高拦下了昌平君。
  
      燕丹和昌平君彻底绝望。
  
      反应过来的田光大喝一声,杀了进来。
  
      然后,就被蒙恬驾驶着白~虎一脚踢飞。
  
      “大王,已经全部拿下了。”
  
      “很好,赵高,外面应该也要动手了吧?”
  
      “大王放心,臣保证农家六堂的堂主和骨干都活不过今日。”
  
      田光大怒:“嬴政,你敢?”
  
      “孤为什么不敢?”
  
      “农家都敢密谋杀孤了,孤不敢杀你们?谁给你们的这种自信?”
  
      被齐林的目光逼视,田光完全说不出话来。
  
      人呐,总是宽以待己,严已律人。
  
      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别人但凡反抗,就是罪孽深重。
  
      凭什么呢?
  
      别人欠你的吗?
  
      真的以为背后随便黑人,就不用付出代价了?
  
      “燕丹,芈启,孤真的对你们很失望。”
  
      “田光这种蠢货相信这种弱智的传言也就罢了,你们两个好歹也算是身居高位,能够查阅的资料很多,为什么也会相信这种弱智的传言?”
  
      “农家六大长老猎杀武安君白起?呵,武安君在世的时候,这些废物敢当着武安君的面说一句话吗?”
  
      燕丹和昌平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以武安君的能力和魄力,天下之大,能够让他死的,自然只有至高无上的君王。武安君的死,只是因为昭襄王的格局不够,和农家有个屁的关系?”
  
      “我本以为你们俩也算个人物,没想到终究也逃脱不了江湖习气。和江山相比,江湖算的了什么?跳不出江湖的桎梏,你们永远没有资格和孤逐鹿江山。”
  
      “孤真的是高看你们了。”
  
      齐林毫不留情的讽刺燕丹和昌平君。
  
      两人的脸色是绿了又白。
  
      “嬴政,你不过就是出身好而已。若我是你,现在一样能够比你做的更加出色。”
  
      “你嘲讽我们格局不够,无非是因为你手下能人众多。我若是有你这种人才资源,又何必求助于农家?”
  
      “有能耐,你和我单挑,若你赢了,我束手就擒,绝不反抗。”
  
      燕丹上前一步,语气极为激愤。
  
      他受够了。
  
      但迎接他的,依然是齐林毫不掩饰的嘲讽。
  
      “弱智。”
  
      “孤为什么要和你单挑?”
  
      “燕丹,你永远不懂一个王者应该做什么事情。生而为王,本身最大的任务并不是如何攻城拔寨,而是领袖群伦。只有到了国将不国、短兵相接的时候,才需要王者拔剑,迎敌而战。和事必躬亲相比,垂拱而治才是真正的能力。”
  
      齐林的话,配合他的身份,自然说服力很高。
  
      但燕丹和昌平君都不信。
  
      “嬴政,我最讨厌你的这份孤傲。就算按照你的说法,我们也已经是穷途末路了,除了拼死一搏,还有何办法?”
  
      燕丹感觉齐林在侮辱他的智商。
  
      但其实并不是的。
  
      齐林向他们道歉:“让你们误会了,我刚才那句话是对我说的,你们两个人——连成王的资格都没有,自然也就不需要按照王者的理念去做事。”
  
      燕丹:“……”
  
      昌平君:“……”
  
      “好了,不和你们废话了。东君,燕丹交给你,有没有问题?”
  
      “绝对没有!”
  
      “赵高,你呢?”
  
      “臣会尽快解决昌平君。”
  
      “很好,孤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至于田光。
  
      他没有被遗忘。
  
      因为在齐林下令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嬴政,农家十万弟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是田光死前的诅咒。
  
      “放心,农家——很快就不存在了。”
  
      齐林笑的很冷漠。
  
      农家三番四次的挑衅大秦,早就已经触犯了嬴政的底线。
  
      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但很多人不懂。
  
      不见到鲜血,他们是永远都不会懂的。
  
      “从今以后,孤要让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的人明白,江山也好,江湖也罢,孤都不允许他们对大秦不敬。”
  
      “否则,农家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是日,农家血流成河。
  
      很多农家内部日后注定会名动江湖甚至天下的人物,都死在了这一次秦国的猎杀当中。
  
      比如:陈胜、吴广、刘季……
  
      农家找死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黑冰台踩着农家的尸体,展现了让江湖人恐惧的实力。
  
      从此,江湖俯首。
  
      “大王,可要将田家斩草除根?”
  
      齐林看到了一个正在看着自己的小女孩。
  
      这是一个已经懂事的年龄。
  
      但她的眼神在血与火的映衬之下,却并没有出现任何仇恨。
  
      “大叔,谢谢你帮我杀了田光。”
  
      “你是?”
  
      “田光的女儿——田言。”
  
      齐林眼神一闪,根据已知的情报,他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以后不要姓田了,这个姓不好。”
  
      “大叔要我姓什么?”
  
      “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