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无限之园 > 第六十九章:融入

第六十九章:融入


  2049年11月29日,凌晨4点。
  “咚咚咚……“
  张亦弛还在熟睡,但敲门声一响起,他敏锐的反应力就促使他醒来了。莫测和莱泽因夜里离开他是知道的,所以现在也猜到来者就是二人。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客厅门前,他习惯性从猫眼看了一眼,随后将门打开。
  门外,莫测和莱泽因都很是狼狈。莫测背着太过疲惫而已经睡着的莱泽因,自己半睁着眼打着哈欠:“哈喽,老板,给我们开两间房。“
  都这副模样了还在开玩笑,也就莫测能做得出来了。看得出莫测已经虚脱,现在背着莱泽因也很吃力,张亦弛一把将莱泽因拉了过来,扶着他走向卧室:“只是睡着了吧?“
  “啊对,他没什么问题,醒来吃顿大餐就能满血复活。“莫测活动着腰,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来一瓶冰镇啤酒,直接用牙咬开瓶盖,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张亦弛家本来不会出现冰镇啤酒这种东西的,他自己并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然而,莫测出现令一切都开始改变……
  懒得给莱泽因收拾他的衣服,直接脱掉他的鞋,把脏兮兮的外套脱掉,被子盖上,张亦弛就走出了卧室,看到莫测还在那美滋滋的喝着冰镇啤酒:“解决了?“
  “算是吧。“兴许是真口渴了,莫测一口气喝下了半瓶酒。随后大力地将酒瓶放在茶几上,扑通一声坐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享受起来,“还是家里舒服啊……“
  “不去睡么?“张亦弛问道。
  “待会儿再睡,我想会儿问题。“莫测还是闭着眼,只是摆了摆手回答道。
  “那成,和莱泽因好好休息会儿吧,已经是29号了,今天夜里乐园就要开启了。“
  “这么快啊……“莫测这几日一直全身心地忙神秘男子的事情,倒是把乐园开启的事情给忘掉了,“怎么样?这次做好准备了么?“
  张亦弛对莫测的话半知半解,最后含糊回答:“准备好了。“
  “我不是问你装备方面的东西,那种东西一旦在有限制的轮回世界里,基本派不上什么用场。咕噜咕噜……“莫测说了一半,又拿起酒瓶喝了起来,“我是问你,心里准备好了吗?“
  心理准备好了吗?
  张亦弛陷入沉思,他不知自己做没做好内心的准备,也不敢保证自己下一次目睹上千人被残忍屠杀的恶心场景会不会呕吐,会不会崩溃,会不会拉后腿成为累赘。
  “说起来你也算是倒霉。“莫测睁开眼睛,直视前方的电视,和张亦弛没有目光上的接触,“前两个轮回世界要是搁在别人的身上恐怕早就疯了,就像张翘楚那样。你做的还不错,不过仅仅是不错罢了,想活下去,想变得更强,想保护自己保护的人你就得再强一点,再果断一点。“
  今天的这段时间很特殊,很安静,莫测似乎刚刚经历了什么,现在少了些顽劣的影子,喝下一瓶啤酒,看似是随口一说,但实际上有意地给张亦弛指着一条路。
  “杀人,很恶心吧?很恐怖吧?这几天有做噩梦吧?这段时间如此之多的场景每一个都印象深刻吧?你也很疲惫吧?“莫测一连几个问题,让张亦弛更加沉默,“人之常情,你又不是李彦川,你也不是我,你就是你自己,你就是个普通人,那现在就教你个办法来应付这么多不适感吧。“
  张亦弛微微抬起头,看向莫测。
  “想坚持做自己,想不被改变,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爱上自己所讨厌的东西。“莫测刻意放慢速度说道。
  爱上自己所讨厌的东西。
  张亦弛若有所思。
  “好啦!“一瓶啤酒见底,莫测伸了个懒腰,“我要去睡觉了,今天很累啊……“
  “嗯。“张亦弛呆呆地看着莫测走过来冲着他打了一个嗝,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又摇摇晃晃地走进卧室,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莱泽因?
  作得很,自个儿打滚,已经滚到床下了。
  “呼……“张亦弛将卧室的灯关掉,坐在了卧室的沙发上,两手撑着下巴,回忆着刚刚莫测的话。
  --想坚持做自己,想不被改变,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爱上自己所讨厌的东西。
  “爱上,自己所讨厌的东西。“张亦弛疑惑的目光逐渐消失,换来的是,一双全新的瞳孔。
  ……
  12点。
  卧室的窗帘被拉上,睡得死死的二人自然是不会被太阳晒到屁股。不过厨房散过来的Z国菜香气致使莫测和莱泽因同时睁开双眼,并且动作一致地坐起,先是看了看左边,又是看了看右边,环顾了一下周围。
  随后,二人对视。
  “我怎么睡在这?“莱泽因看着床上舒舒服服的莫测,非常不解。
  “因为你自己知道自己有狐臭,而不好意思睡我旁边。“莫测嗅了嗅弥漫的香气,“是肉包子,还有宫保鸡丁……“
  “你这家伙自恋程度真是夸张,怎么不说你自己还经常磨牙?“莱泽因坐了起来,毫不客气地从张亦弛的衣柜里找了身合适的衣服穿上。
  “你这家伙怎么知道我磨牙?“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有狐臭的?!“
  俩人同时露出鄙夷的面孔,接着同时做出呕吐的动作。
  “你这家伙不会以前趁我睡觉的时候在我卧室里放录音笔了吧?“
  “你该不会趁我不注意拿过我衣服闻我衣服味道吧?!“
  异口同声的质问,又是一阵相互的鄙视……现在这俩人都把对方看作了一个龌龊的变态。
  当然,在张亦弛做好饭,并将饭放在厨房边的餐桌上后,他们再度冰释前嫌,第N次化为同甘共苦的好友,一起来到了餐桌旁坐下。
  “都恢复得怎么样?“张亦弛问道。
  “简直不要太赞。“莱泽因搓搓手眼睛冒着光,“小测测,你瞧这个,这个是什么菜?“
  “啊那不是菜,那是狗粮。“莫测瞥了一眼莱泽因抓起的一袋不知名饼干,“我准备和张亦弛申请买条狗。“
  “吼?狗?狗可是人类的好朋友……“
  “可不是么,我打算买条二哈,这玩意儿可以充分地拉低平均智商,有助于我打发时间。“
  “……“张亦弛看着二人无视掉自己,又在对某些东西发出略中二的交流时,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独自生活了很多年的张亦弛开始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