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之与恶魔交易 > 第二百零三章 特工陈

第二百零三章 特工陈

接完电话,陈天舒展了一下筋骨,是时候让高智宇说实话了。
  
  出门后,打了个的士,直接拦的车,到了五公里外的一个公园,陈天找到一个垃圾箱,里面有个黑色塑料袋。
  
  带着袋子进入共公厕所后,出来就变了一身的装扮。
  
  穿上一双隐形增高鞋,穿上以后陈天直接高了六公分,配合灰色的卫衣,像个潮流的青年。
  
  还戴上了口罩,把整个脸隐藏在口罩背后。
  
  把黑色塑料袋又重新丢回了垃圾桶,陈天走到公园门口,直接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内的人也不说话,径直开往了玫瑰小区。
  
  这是个很高档的小区,均价八万的房子去年才开盘,安保措施做的很好,陈天的车进入小区还得专门的业主门卡。
  
  不过这都早有准备,陈天进入地下车库后,直接上的电梯。
  
  陈天头也不抬,因为电梯里有监控,不过陈天也不担心,自己这套衣服跟本来就住这里的一位青年一模一样。
  
  加上增高鞋和身上裹的一些马甲,身高身材也几乎没有区别。
  
  这种小区楼梯内每隔几层一样有监控,陈天走楼梯也是没有用的。
  
  在高智宇的楼层上方停下,陈天走出电梯,这里到高智宇的楼层是正好没有监控的。
  
  陈天在高智宇家的门口,按下了门铃,门口有对讲机,二十秒后,里面传来高智宇的声音:“哪位?”
  
  “我是洛总安排的,给您送燕窝的。”陈天压着嗓子道。
  
  陈天静静等着高智宇开门,等到他关不上的时候,陈天直接卡住门把手,侧身进入房间。
  
  这下把高智宇吓了一跳,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进来,他哪能不慌。
  
  陈天把门关上,一脚就踹在了高智宇的肚子上。
  
  高智宇直接被陈天踹倒在地,想起来反抗,但是他的实力陈天一只左手都可以吊打。
  
  不到一分钟就被陈天绑在了椅子上,虽然高智宇发出各种杀猪般的叫声,但是奈何高档小区的隔音一流,哪怕隔着门都听不见,别说房间里了。
  
  高智宇被陈天绑的严严实实的,也不敢反抗,以为是遇到强盗了,想着破财消灾吧。
  
  忙说道:“好汉,你这是干什么呢,有话好说嘛。”
  
  陈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他的口罩里装着一个小型的变声器。
  
  “可以啊,我要什么,你应该知道。”陈天口罩中传来的声音像个三十岁的青年。
  
  “明白,明白,我抽屉里有现金,您拿去,我绝对不报警。”高智宇说。
  
  陈天笑笑:“不好意思,你好像误会了,我不是来要钱的。”
  
  高智宇这下可就慌了,不是要钱的,这是要干嘛,这么大阵仗,他猛然想到对方说是洛铭让他来送燕窝的!
  
  难道说,是洛少派来的杀手?可是我能给他挣那么钱,他没有理由啊!
  
  他脑子一片混乱,问道:“大哥,您想要什么随便挑啊,这房子的东西都可以拿去。”
  
  陈天说:“我什么都不要,就问你点问题,你得回答的快,回答慢了就要吃苦头,明白了么?”
  
  高智宇吞了口口水,说道:“明白,明白。”
  
  “性别?”
  
  “男。”
  
  “年龄?”
  
  “19。”
  
  啪,高智宇直接被甩了一个耳光。
  
  “回答慢了,重来。”
  
  “……”
  
  “姓名?”
  
  “高智宇。”
  
  “体重?”
  
  “130。”
  
  ……
  
  “老家哪里?”
  
  “南都。”
  
  “江南style谁写的?”
  
  “鸟叔。”
  
  高智宇脱口而出,立刻反应过来,原来对方的目的在这里!
  
  “鸟叔是谁?”陈天接着想问。
  
  “不知道。”高智宇突然就硬气了。
  
  “哦,真的不知道?”陈天阴森森的说。
  
  “口误而已,这首歌是我自己写的。”高智宇说。
  
  这是他人生的最大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出来。
  
  陈天想了想,直接用韩语说道:“鸟叔,我好像记得是我们韩国人吧。”
  
  高智宇惊了,对方居然会韩语,他也韩语回道:“没有这个人,鸟叔是我的外号而已。”
  
  陈天重新用华夏语说:“你的韩语水平,貌似不足以写出江南style啊。”
  
  “你胡说什么?”高智宇说。
  
  “那我问你,韩语的质壁分离怎么说?”
  
  “……那种词语我为什么要知道?”高智宇还在嘴硬。
  
  陈天接着说:“你的韩语水平,最多在韩国生活,勉强到小学二年级的水平吧,拿来的自信写韩语歌?”
  
  “……”高智宇额头开始冒汗。
  
  “我再问个问题。”陈天说,“香榭的落叶是哪种叶子?”
  
  “……就是香榭树的叶子啊。”高智宇说话都不利索了,这是他唱的告白气球的歌词,但是他从没见过,也没想过的香榭的落叶是什么叶子。
  
  陈天说:“没想到啊,你偷歌,居然都不会偷。”
  
  “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偷过歌?”高智宇有些歇斯底里。
  
  “就你这脑子,也难怪会被洛铭抓住把柄了。”陈天又说出一个重锤。
  
  高智宇的脸色已经煞白了,陈天说:“香榭丽舍大道的叶子,才叫香榭的落叶,世界上根本没有香榭这种树。”
  
  “……”高智宇如遭雷击,这已经是铁证了,他似乎还想挣扎,“我记错了,确实是香榭丽舍大道的叶子。”
  
  “香榭丽舍大道在哪个国家?”陈天又问。
  
  “……”高智宇快哭了,为什么自己不多读点书啊,特么的鬼知道,是不是华夏的,周董是英国结婚的,应该是在英国吧。
  
  他弱弱的说了声:“应该是在英格兰吧?”
  
  陈天没想过,为什么一点功课都不做也敢抄出来,将来遇到各种访谈,关于创作心得,岂不是漏洞百出?
  
  “在法兰西的首都巴厘啊,你这脑子,抄都不会抄,给你开个挂你都吃不了鸡!”陈天痛心疾首的说。
  
  “……”谁会问这种问题啊,这歌都唱了几个月了,没见过有人问啊。
  
  “我劝你呢,还是跟我说实话吧,不然早晚也会被人发现的,你说呢?”陈天说道。
  
  “你说我的歌是抄的,那就拿出证据啊,没有证据,你能拿我怎么样?”高智宇深知,自己人生最大的秘密,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陈天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
  
  高智宇已经满头都是大汗了。
  
  感谢王牧燃的一千五百大赏,以及两张月票。感谢阿帝斯公爵,想走就该走,老虫紫,绯红妖瞳,南京大刁哥,荼孚,师尊郎等朋友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