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成道之后 > 第二百零四章 擒来!阵起!

第二百零四章 擒来!阵起!

    山谷之中。
  
      对于天上那酝酿着的雷霆闪电,沈鸣丝毫不在意,此时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眼前正在炼制的这把剑上。
  
      原本大团的紫金火焰此时已变成了一片小小的橘红色火焰,火焰在缓缓地炙烤着悬浮在它上方的那把纯白长剑。
  
      剑长四尺六寸三厘,宽两寸八厘,浑身上下呈纯白一色,宛如一块绝佳的无暇白玉,但这玉并不温润,倒是显得寒气逼人,锋锐无匹。
  
      沈鸣低垂着眼帘,看也不看在在铅云中游走着的银蛇闪电,他估算了一下时间,抬了抬眼皮,轻声地开口道了句。
  
      “是时候了!”
  
      话音一落,铅云中的那些乱舞银蛇,便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在这刹那之间,无数的银蛇闪电从那铅云中跃出,直直的朝着下方这座山谷蜂拥蜂拥劈来。
  
      远远看去,小山谷上方的那一片天地便像是破了好大一个缺口一般,那九天之上的银色天河之水,从那漆黑的窟窿中倾泻到这人间。
  
      这一幕,恍若灭世。
  
      这一幕,旁人见了定会惊恐交加,慌乱地逃离这里,但此时天风却恍若未觉,口中念叨着一些话,直直地往这边走来。
  
      “杀了他!”
  
      “杀了沈鸣,天书残页便是我的了!”
  
      随着他越往前走,他的步子便越来越快,气势同时也在节节攀升着,到了最后,他整个人甚至都化作了一道光影,直直的朝着那处小山谷飞去。
  
      而天风老道所掠过的地方,花草、树木、植被……这些原本生长在大地之上一动不动的植物,皆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他们破土而出,跟随着他一起往山谷飞来。
  
      这些东西在飞行着的同时,似乎受到天风老道身上光芒的影响,同时也在快速地产生着惊人的变化,原本指长的枯黄野草,凭空爆涨,此时竟变作了一柄柄长矛,参天的巨木却是浓缩到了一起,变作了黄豆般大小的颗粒。
  
      长矛破空,发出一阵阵“嘶啦!”的破风声,显然威力惊人。
  
      黄豆飞袭,如同一枚枚咆哮的火炮,带着摧枯拉朽地气势朝着那小山谷飞去。
  
      “轰隆!”
  
      无数的银色闪电朝着山谷劈下,它们愤怒咆哮着,畅快宣泄着积蓄了三日的怒火,要将这谷中的一切生灵抹杀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直到这时,盘膝打坐于青石之上的沈鸣才缓缓地抬起头来,他将原本虚握在腹前的双手轻轻分开。
  
      沈鸣右手掐了个法诀,然后屈掌向上一托,口中轻喝一声。
  
      “擒来!”
  
      一声令下,惊人的气势顿时在谷中升起,本就被大风吹拂得狂乱不已的谷中更显暴躁,这小小的山谷,此时竟升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而在风暴中心点的沈鸣却是丝毫不改面色,稳如泰山,他周围同样也是稳如泰山,不起丝毫波澜,甚至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未曾被吹起。
  
      那风暴快速地化作了一只如山岳般巨大的淡青色手掌,手掌四指并做一起,唯独大拇指大张着,似要擒拿什么一般。
  
      那巨掌由下而上,对着直直落下的无数银蛇擒拿过去。
  
      转眼之间,两者便撞在了一起。
  
      没有发生什么轰鸣,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异象产生,巨掌擒拿那无数银色,便如同人伸手从地面抓起一把泥土一般简单。
  
      不……
  
      甚至比人伸手抓起泥土还要简单,因为人总会漏上一些,但那巨掌没有,它抓住那无数银蛇之后并不止步,再次向上方擒去。
  
      它一路往上,直直地触碰到了那片黑沉的铅云,然后巨掌一握,在这瞬间,这方天地似乎都响起了一声细微的“波!”声。
  
      在巨掌这一擒之下,山谷上方的那片黑沉铅云顿时烟消云散,露出被其遮掩了三日的蓝色天空。
  
      一握之下!
  
      这方天空,转眼之间便变了天。
  
      苍穹之上的巨掌来时虽气势惊人,去时却无声无息,转眼间便不见了踪迹。
  
      当巨掌消失之时,沈鸣托举着的右手,此时掌心中已然出现了一团迷雾似的黑沉东西,在这迷雾之中,又有银色电丝游动。
  
      稍一细看,便会发现,沈鸣掌中这东西,竟是原本天上的那团铅云与银蛇闪电。
  
      沈鸣看了眼这团铅云,轻声地笑了笑,然后左手并指做剑,对着铅云一点、一引,将铅云之中的银色闪电缓缓地引在那柄白玉长剑之上。
  
      他在借力,借这天劫之力,为这长剑做最后的淬炼,这才是他炼制这剑的最后一步!
  
      他指引这银蛇闪电,淬炼着纯白长剑的同时,也以这银蛇闪电在长剑的剑身上篆刻起一条条紫白色的符文。
  
      看着一条条紫白色的符文在剑身上刻画完成,符文在篆刻完成后绽放出一道紫白色的光芒后又隐去,沈鸣更是满意到了极点。
  
      “死来!”
  
      突然,练剑中的沈鸣听见这样一声怒吼,他不由扬了扬眉,抽空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名须发皆白的白袍老道正冲着他直直掠来,在白袍老道身后,无数的草矛,树弹,带着惊人的气势,如汹涌澎湃的海潮般铺天盖地的朝他涌来。
  
      沈鸣微微有些惊讶,但看清白袍道人眼中的迷糊之后,他稍一细想,便明白了过来,摇头笑了笑。
  
      “蛊惑吗?”
  
      此时正是练剑的关键时刻,出不得半分差池,这引雷淬炼篆刻之举同样也不能停下片刻,沈鸣此时双手皆不得闲,不得不说,真是挑了个好时机。
  
      “可惜啊,皆是无用功!”
  
      沈鸣如此道上一句,保持着引雷淬炼长剑的同时,身子直直站起。
  
      他踏前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步走的极为稳重有力,给人一种很是缓慢的感觉,但实则他的速度快到了极点,转眼之间便绕着青石与长剑走了一个圈。
  
      “阵起!”
  
      沈鸣轻声一喝,同时用力踏下最后一步,随着这最后一步踏下,他原本所踏过的地方,顿时有一股股淡青色的光芒从地面升起。
  
      这一股股淡青色光芒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形成一道大阵,将大青石、沈鸣、以及长剑护在其中。
  
      任外界万般雷霆风雨,他自在阵中安然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