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圣医针神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蛊虫之皇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蛊虫之皇

    玄燕沉吟了一会,又问道:“血主传承已然有主,你,可愿放弃?”
  
      “我——”秋运眼神闪烁了半天,突然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还有的选择吗?”
  
      “念在你没有杀巫启门任何一人的份上,你可以走了。”玄燕听罢,微一招手,取出了秋运身上的所有银针。
  
      他不怕秋运再行动手,之前全盛的秋运,都不是他玄燕的对手,更何况眼下,玄燕已经剥夺了他的分身,也剥夺了他近半的实力。
  
      此时秋运若还是执迷不悟的话,那就无异于是在找死了。
  
      秋运果真没有任何的行动,可他,却也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看着玄燕,神色中写满了挣扎。
  
      “还有何事?”玄燕见其如此,忍不住的问道。
  
      “我想问一声,你是否真的修炼了血祭**。”秋运声音颓然的说道。
  
      他与之前,早已判若两人。
  
      之前的他,还嚣张而不可一世,可此时此刻,他却就连跟玄燕说话,都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
  
      “你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吗?”玄燕眉头微蹙,淡淡的说道。
  
      “想再确认一遍。”秋运干笑说道。
  
      “确认完了?那就离开吧,想要再得到血主传承,你尽管可以来找我,不过下一次,你还能不能活着离开,就要看我的心情了。”玄燕还以为秋运是贼心不死,想要确定之后另行报复,遂淡笑说道。
  
      可出人意料的是——
  
      噗通一声,秋运就跪在了玄燕的面前。
  
      玄燕深深的看了秋运一眼,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临行前,太爷爷吩咐,如果我来晚了,血主传承已经有人习得,那就要至死跟在此人身边!”秋运果断说道。
  
      这便是他先前所纠结的事情了,他家太爷爷,要他认得血主传承者为主!
  
      “要修炼血祭**,必先深谙占卜之术,这也是你太爷爷告诉你的?”听得秋运频频提及他的太爷爷,张师不禁好奇的问道。
  
      “回张师,是!”秋运神色恭敬的回答说道。
  
      “你太爷爷,姓甚名谁?”张师又问道。
  
      “秋泽。”秋运想也不想的答道。
  
      “秋师叔!”张师眼睛蓦然一瞪。
  
      “你认识我太爷爷?”秋运见张师一副见了鬼一般的神情,出声问道。
  
      “秋师叔也曾在我们巫启门求道,只是后来不知所踪,没想到他竟然是医主域之人,秋师叔身体可好?”张师眼神中带着追忆的问道。
  
      那位秋师叔,还在巫启门的时候,张师尚小,对他的记忆不多,可却也还记得,巫启门曾经有过秋泽此人。
  
      “我太爷爷当年也是巫启门弟子?怪不得他算无遗漏,在占卜之道上面造诣颇深。”秋运闻言,心道一声果然如此。
  
      “你这性格,跟当年的你太爷爷也甚是相似,你太爷爷在我们巫启门门外可是闹了三天三夜,最后才被那一任的巫启门门主打服。”张师笑呵呵的说道,此事,在他们巫启门的门内轶事当中都有记载。
  
      秋运闻言,脸色羞得通红。
  
      早知道是如此的话,他就真该听太爷爷的话,小心拜见。
  
      他临行之前,太爷爷都嘱托过他了,到了巫启门,一定不要托大,而是要虚心求教。
  
      可一来,秋运性格一向骄傲无比,而二来,他也看不起这偏隅一地的巫启门。
  
      好在是,他还算是记住了太爷爷所说的话语,故而没有杀害任何一位巫启门的弟子。
  
      要不然的话,此刻折在玄燕手中,他断无幸免的可能。
  
      “太爷爷是你师叔,那你便是我的师祖了,秋运拜见师祖,秋运无礼,冲撞了巫启门,愿意受罚!”被玄燕教训一顿之后的秋运,在张师的面前,那叫个乖巧无比。
  
      “你可还想学习占卜之道?”张师笑呵呵的问道。
  
      秋运眼前一脸,连忙又是磕头,“徒儿拜见师父!”
  
      “你倒是会借坡下驴……”张师笑骂说道,对秋运的表现很是满意。
  
      “师父,徒儿虽想学习占卜之道,可徒儿,也必须谨遵太爷爷的教诲,跟在师兄的身边。”秋运眼神又闪烁了几下,突然说道。
  
      他这反应的也够快的,之前还对玄燕喊打喊杀,这一会的功夫,连师兄都叫上了。
  
      “既是师门弟子,犯了错,就应该罚,我罚你在巫启门闭关三年,专心学习占卜之道。”玄燕一见这秋运还真想跟在自己身边,连忙说道。
  
      “啊?”秋运一脸懵逼。
  
      “这也是为你好,你以为你师兄之前送你的那一卦,是胡编乱造的吗?”张师笑着出来打圆场。
  
      这秋运,既然与张师颇有渊源,那张师也早就看出了他有可能遭遇厄运的情况。
  
      厄运方向,在西北,而巫启门的西北之处,正是巫刹门!
  
      念及如此,玄燕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巫刹门,虽乃是一个是非之地,可以秋运的实力,如若真闯进了巫刹门,那能够威胁到他的人应该不多才是。
  
      可为何,却是厄运缠身呢?
  
      别说是秋运了,就连玄燕,一想到自己要回到巫刹门,都会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不管了,还是先想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本想着,回到巫刹门之后,再继续用狄师兄来修炼血祭**,可此刻看来,还是让他来一趟巫启门吧。”玄燕轻声呢喃,为免暴露,玄燕在遮蔽了自己和宋可卿的踪迹之后,便打法“狄师兄”回巫刹门了。
  
      他也是没有想到,会有秋运这个送牛奶的,给他玄燕送来足够让“狄师兄”体内的心头精血成形的血气。
  
      而既然巫刹门之中,可能会有大难,那玄燕也等不到回巫刹门了,倒不如让“玉顶红蟾”带着狄师兄赶来巫启门。
  
      通过自己体内的“连理枝”,玄燕给“玉顶红蟾”下达了来巫启门的命令。
  
      来到巫神世界之后,玄燕被唐果中下的情~蛊连理枝,也在一天天的发生着变化,如果说,枪头化酒,是一切蛊虫的克星的话,那连理枝,则是渐渐的展现出了蛊虫之皇的姿态。
  
      玄燕本人,并无多少时间去修炼“连理枝”这只情蛊,那让“连理枝”发生如此变化的,怕也只有“连理枝”的另一边,唐果了。
  
      只是可惜的是,玄燕至今仍没有办法通过“连理枝”和唐果取得联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