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送子天王 > 第61章 大结局

第61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纳吉斯狗急跳墙了。
  
      于友明本想借诱拐绑架案胁迫郑家,谁知绑架案出师未捷,反倒惹毛了郑嘉言,之后纳吉斯遭遇到了驰泽的疯狂报复,股价一度跌停,于友明实在撑不住了,开始无所不用其极,把各种脏水泼向驰泽和郑嘉言。
  
      尚哲作为离郑嘉言最近的池鱼,首当其冲遭了殃,违约金赔了不少。因为儿童基金会的事情,驰泽的股票也大幅下跌,最近他和郑嘉言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但是恰恰是很开心的,爸爸每天都在家里陪他,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爸爸……”恰恰歪在他爸爸怀里,“恰恰今天不想上幼儿园了。”
  
      “今天又是什么理由?”尚哲道,“昨天说是肚子痛,今天是哪儿痛?”
  
      恰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今天是脚痛啊!脚痛,不能走路了!”
  
      尚哲挠挠他的胖脚丫:“是吗?爸爸看是哪只脚痛?”
  
      恰恰受不住痒,咯咯咯笑着,跳起来要跑。
  
      尚哲逮住他,在他的胖脸上亲亲:“不许调皮了,你不去的话,你幼儿园的朋友们会想你的。好了,把牛奶喝完,让小孙叔叔送你去幼儿园了。”
  
      恰恰并不讨厌幼儿园,只是早上惯例跟他爸爸撒娇,尚哲哄哄他就好了。
  
      咕嘟咕嘟喝完牛奶,恰恰也在他爸爸脸上亲亲,出门前挥挥小手:“爸爸再见!在家里要乖乖的!恰恰回来给你买好吃的!”这都是以前他爸爸对他说的话,他学得有模有样。
  
      尚哲笑道:“知道了,恰恰再见!”
  
      郑嘉言最紧非常火大,他对于友明早有防范,但他没想到这人完全没有下限,什么事情都敢往死里“作”,以至于尚哲牵连至深,遭遇雪藏。
  
      他已经在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及时止损,目前他将儿童基金会的账目公开,并将所有捐赠款项的跟踪信息全部发布在网站上,关于基金会资金流向和尚哲诈捐的谣言不攻自破。但要澄清所有事实,甚至给予回击,还需要时间搜集足够的证据。
  
      郑嘉言回家的时候,尚哲正在看他的新闻发布会,看到他就上下打量了一下:“唔,真人比电视上帅。”
  
      郑嘉言一身疲累,从背后抱住他,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嗯,毕竟不是吃你们演员这碗饭的,你无论是真人还是电视上海报上广告牌上的,都一样帅。”
  
      尚哲乐得合不拢嘴:“那当然。我跟你说,当年我跟恰恰回国,就连那张偷拍的照片,我也是很……”
  
      “对不起。”郑嘉言突然道。
  
      “嗯?”
  
      “是我没把事情处理好,给你带来这么大|麻烦。”
  
      尚哲白了他一眼:“毛病,一家人就是要共患难。我就不信他能靠着捏造的事实只手遮天,你没见么,自从有人爆料是纳吉斯和博瑞斯特在黑我之后,我的脑残粉在网上都喷死他们了。简直是无差别攻击,博瑞斯特刚出道的那几个小鲜肉都被骂成狗了。”
  
      郑嘉言道:“是我找人爆的料。”
  
      “哦?你在舆论造势了?你找到他们瞎扯淡的证据了?”
  
      “还没有,不过我先请了水军。”
  
      “……”尚哲哭笑不得,“我说我哪来那么多脑残粉呢。”
  
      在郑嘉言的强烈要求下,尚哲和恰恰被接到了郑家大宅居住,同时另外安排了两组保镖,负责全天候保护他们。尚哲的父亲和谭姨也都很担心他们,尚哲告诉他们没事,就是外面瞎炒作,过阵子就好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郑杨声眼见自家孙子身体虚弱(被小朋友传染感冒),受尽委屈(玩具车丢家里忘带了),心疼得不行,誓要于友明那个老家伙付出代价。
  
      他一边逗着小孙子,一边责骂郑嘉言:“叫你不要把人逼太紧了吧!你看,我们恰恰都给折腾瘦了!”
  
      “没瘦,他最近还胖了两斤。”尚哲更正。
  
      “我不管!”郑杨声怒指自己儿子,“你给我赶快把事情解决了!需要哪个叔伯帮忙,你跟我说!不把于友明赶出a市,我就不姓郑!”
  
      恰恰咳嗽了两声:“爷爷,恰恰不想上幼儿园了……”
  
      “好好好,不上就不上了,恰恰在爷爷家想玩什么玩什么啊。”
  
      念在恰恰确实在感冒,尚哲也就不让他去幼儿园了,可是在家里待了没两天,恰恰就开始惦记起他在幼儿园的朋友,嚷嚷着要找他们玩。
  
      尚哲见他好得差不多了,问了医生说不会传染,便把他送去了幼儿园。只是现在恰恰去上幼儿园,除了有小孙接送,还另外派了两个保镖跟着。
  
      一个月后,关于基金会捐赠过期药品的官司开庭了。
  
      谭杰早在出事之前就离开了纳吉斯,这次作为驰泽的代理律师出庭。
  
      他从药品生产商哪里拿到了那批药品的生产批次和生产日期,经过比对,证明没有过期。而且那些药品本身根本不适合微生物生长,所以“长毛”的说法完全不符合实际。
  
      至于过期药品致人死亡的事情,更是无稽之谈。谭杰找到相关证人,证明那名死者的病例和用药记录被篡改过,患者从来没有服用过这种药品。
  
      在这些真相被揭露之后,郑嘉言适时抛出了纳吉斯恶意收购,导致多家企业破产的事情,其中一家企业的老板跳楼自杀,遗书中对纳吉斯的欺骗行为深恶痛绝,字字泣血。还有某位知情人士提供的纳吉斯的财务报告和税单,多项证据表明,纳吉斯涉嫌偷税漏税,总金额超过百万。
  
      与此同时,博瑞斯特的孙俊吸毒,于家千金包养其他小白脸的艳照被放在了网上,瞬间成了热门话题……
  
      等到这场闹剧真正落幕,这一年已经到了尾声。
  
      这一年春节,尚哲和恰恰是在郑家过的。
  
      郑杨声妥协了,他表示不会再逼迫尚哲和恰恰,只要恰恰健健康康的,姓不姓郑都没关系,总之他会把他当亲孙子看待的。
  
      尚哲非常感激他的体谅。
  
      大概内心深处还有点不甘心,郑杨声对尚哲说:“要不你做我儿子吧,这样恰恰就是我孙子了。”
  
      尚哲反应了好一会儿:“您这是要当我岳父?”
  
      郑嘉言:“……”
  
      尚哲因为工作大受影响,便没能去参加这一届的金胶电影节。
  
      不过电影《彩色弹珠》拖延了将近一年,终于得以开拍,尚哲放下了一切杂念,专心拍这部电影。
  
      他们从夏天拍到了冬天,辗转换了好几个拍摄点,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磨。
  
      尚哲要挑战“父”与“子”两个角色,由于这两个角色形象差别很大,所以他们先拍的是与尚哲本身形象较为接近的主角姚磊的戏份,之后再去拍姚磊的生父姚国梁的镜头。
  
      姚磊双目失明那段,尚哲在廖导一遍遍的锤炼下,终于成功驾驭。但是姚国梁的形象黑瘦,大部分镜头中他都是一只眼盲,后期更是苍老颓废,又有在藏区拍的部分,尚哲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吃了不少苦,也做了很多准备。
  
      他询问焦宁,只有一只眼能看到的感受是怎样的,是不是就是比寻常人的视野范围要小一些。焦宁告诉他,不仅仅是有视野的缺失,还会有距离感的问题。
  
      于是尚哲经常蒙住一只眼睛,去体会那种错位的距离感。
  
      他从西藏回来后,郑嘉言有次带着恰恰去探班,看到他整个人都瘦脱了形,皮肤也晒黑了很多,只想说让他别拍了,赶紧回家歇着。
  
      尚哲当然不会理他。
  
      恰恰看到他爸爸脸上晒得黑黑的,就说:“爸爸,你现在是尼克的爸爸了!”
  
      尼克是他们班一个有黑人血统的混血儿,皮肤是巧克力色的。
  
      尚哲故意说:“是吗?那下次让daddy带尼克来看爸爸吧?”
  
      恰恰顿时急了,扑到他身上:“不行!不行!爸爸是恰恰一个人的爸爸!不给尼克!”
  
      尚哲抱着他猛亲两口:“恰恰也是爸爸唯一的宝宝,muamua!”
  
      郑嘉言看着这对父子互相撒娇,决定做一个安静的背景板。
  
      他们次年三月杀青,五月底上映。
  
      尚哲作为主角,郑嘉言作为最大的投资商,一起参加了首映礼。
  
      电影以“彩色弹珠”为引子,分成了两条主线,分别是以姚磊和姚磊的生父姚国梁为中心人物,相互穿插着来叙述。
  
      开篇是姚国梁线。
  
      20多年前,姚国梁的孩子刚满两岁,身为军人,他被派驻到藏区执行任务。在一场暴恐袭击中,他为了救战友王志,被严重炸伤,当时天色昏暗,他滚落山崖,战友遍寻不到。
  
      之后便没了他的消息。
  
      三年后,姚国梁才回到故土。他的一只眼睛被炸瞎了,腿伤养了很久,却还是有些跛。
  
      蹒跚走回曾经的家,他发现房屋老旧破败,已然无人居住,问了邻居才知道,妻子于一年前病逝,孩子被他一个名叫王志的战友抱养走了。
  
      姚国梁犹豫着要不要去找孩子,可是他现在这个状况……
  
      那间老屋中,一切都蒙上了厚厚的尘土,他在一个角落里看到有东西在发光,捡起来看,是曾经与孩子玩的彩色弹珠。
  
      姚磊四岁的时候被抱养,抱养他的是他父亲的战友王志。
  
      他对生身父母唯一的印象是,父母陪他一起玩过彩色弹珠。
  
      那一颗颗在地上滚动的小珠子,会反射出亮晶晶的光。他喜欢那些珠子的颜色,喜欢跟在珠子后面跌跌撞撞地跑。
  
      他的父亲失踪后,母亲就患了重病,卧床不起。
  
      父亲的生死之交前来看望,他母亲那时已经病体沉重,连话也没力气说了。可是她却要起身要给那个叫王志的军人下跪,求他收养她的孩子。
  
      王志同意了。
  
      不久,姚磊的母亲病逝。
  
      姚磊被养父牵着手带离了家,他的百宝盒里,放着父亲的烈士勋章、母亲的照片,和一颗彩色弹珠。
  
      经历了一系列的审查,姚国梁办理了退伍,恢复了普通人的身份。
  
      妻子病逝,幼子离开,家已不成家,自己的身体又有残缺……这些不容逃避的现实,令他陷入了一种漫长的绝望。
  
      他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
  
      姚国梁没有去认回儿子。
  
      时间和现实改变了他,让他从一个勇敢无畏的人,变成了一个懦弱自卑的人。
  
      最后他也离开了那个曾经的家,去了镇上,在一个工厂当保安。
  
      孤身一人,苟延残喘。
  
      王志把姚磊拉扯大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