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入仙武 > 第350章 大兄弟,看看我的胸肌……神甲

第350章 大兄弟,看看我的胸肌……神甲


  天方城,位于司明东华天南部的天方云境边缘,城郭百里,占地两千余顷,却是司明东华天中最不起眼的小城一座,往来多是皆是未成仙道之辈。
  但连那让下界修行者惊诧的浮空城池,在司明东华天中也只是普通场景,不值得说道,如非天方云境之中的确还有一些产出,偶尔也有大能路过,天方城只怕已经给在世修行者忘记了。
  而此时此刻,天方城城府之中,却有三五人谈经说辩,以道会友,也有人辩说得久了,静极思动,下场比划比划,一时间,却见螣蛇蛮缠,金乌照落,鸿鹄飞举等异象飞跌,将城府上空映照得愈发神秘。
  至少,对于为数不多定居天方城的居民来说,天方城在近百年来确实是越发神秘了。
  神秘,却从百年前突然空降的城主说起……
  城府之中,青红二光交斥飞击,在又一次的碰撞后各自飞散,青光化作一轮朦胧微光,红光却是一只翎羽,两片灵光飞落主人手中,两人相视一笑,并行走回高台。
  “苏道友的所学果然精妙,传闻,是晓日神君亲自所传,不知可有此事?不过,以苏道友的道行,已足以开辟小千世界,为何还停留在入圣境?”
  “总觉得还差了一个契机。”
  苏妄摇了摇头,也未在意,红炽真人歉意一笑,便说起来旁的话题。
  “苏道友可知近时与三方诸天的战争,这场战事,快打到我等头上了,苏道友还要早做准备的好。”
  “劳烦道友记念,苏某知道了。”
  一番论道,却到夕阳西下时,红炽真人并携着其他几位地仙离去,苏妄亲自送到天方城外,见着光流消散,这才转回城府。
  “苏城主今日兴头很高么?”
  一道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即,却是一道忽然压来的冰凉气机,幽凉若水,浩瀚滔滔,亦不乏炙炙凌冽锋芒。
  苏妄脚步微顿,毫不掩饰地嘲笑着:“权神将既来天方城来,为何隐而不见?难不成,神将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冰凉的气机爆发,若星河爆裂,无尽星力澎湃四方,冲毁、挤压,蛮横不讲道理,只在瞬间,便将虚空撕做碎片。
  但在这时,一缕青光忽然显照,如初生之青阳,冉冉而升,青光照落,星光消融,在方寸间,生生造化出了一方美好净土,将星力隔绝了开。
  “好,好,好一个苏妄,不愧是连神君都称赞的人杰,还未修成地仙业位,就能与地仙相持。你所仰仗的,是造化青天功吧!不过,道行就是道行,修业就是修业,你一日不曾修成地仙,一日便不是我的对手,今日,权某要教苏城主一个乖,但上神面前,还是不要这么自傲的好!”
  权衡冷笑一笑,不顾被撕成碎片的虚空,周身迸溅无量神光,将虚空碎片抵挡在外,气息猛然一放,卷荡起浩瀚星河,星河如匹,冲击高扬,若九天银河冲流,水光波荡,将虚空染得一片霜白。
  苏妄虽能与地仙相持一二,却绝不是地仙境的对手,大境界的差距,不是一点点的天赋才情就能抹平的。
  “神将今日前来,不是要想试试本城主的本事吧?”
  苏妄眼神微抬,淡淡一笑,也不惊慌,把手一翻,掌间忽然浮起一枚青色印玺,雕饰云纹,萦绕青风,气息沉古,却正是天方城的城府之印。
  一印在手,苏妄便能调动天方城的护城大阵,并能统辖方圆十万里的天地之力,这般力量,足与一般的地仙境强者对抗。
  这才是苏妄的真正底气。
  权衡瞳孔微缩,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收起星河,取出一枚金章,念道:“传神君之令,天方城即日起调往永恒深渊,暂归龙且真君调度,天方城主,接令吧!”
  语罢,权衡面露冷笑,举起金章印向虚空,但有一片恢宏无形的力量传来,隔绝了他与天方城的感应。
  有此金章撑腰,权衡便能暂时隔绝印玺的力量,不过,在金章的监视下,两人都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金章,就是晓日神君的沿线。
  苏妄面无表情,上前一步,也举起了手中的印玺,与金章对在了一起。
  “天方城接令!”
  一道以龙文纂刻的神文从金章中飞出,化入青色印玺之中,继而,是苏妄身后的天方城猛然震动了起来,权衡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再未留下只言片语。
  所谓永恒深渊,却是司明东华天最南端的虚空结界,分隔了司明东华天与大赤南宿天。
  过去,永恒虚空只是虚空结界,并无特别,但如今,永恒虚空却是最前线的战场——明东华天与大赤南宿天的战场。
  世人常言,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盟友,这句话换在四方诸天亦为之准。
  不知何时,司明东华天、大赤南宿天、太素西极天与玄虚北元天这四方结成联盟的诸天打成了一团,于虚空结界处挥刀相向,兵峰所指,亿万生灵尽做飞灰。
  诸天之战,又岂好相与?
  永恒深渊,已是名副其实的血肉磨盘,一日之间,不知要坏掉多少修行者的性命,如今已成了司明东华天修行者谈虎变色的存在。
  犹记得,当年受晓日神君邀请,四方诸天神君真君共聚一堂,齐曰同气连枝的和谐场景,这个日子,好像也不是很久的样子。
  确实不太久,不过一百年而已,修真之年不计数,不过,又一个一百年罢了,快的,苏妄甚至来不及突破入圣境呢。
  苏妄飒然一笑,大袖一震,天方城城门即时大开,一片黑压压、乱糟糟的身影即蜂拥而出,做惊鸟之状,各自散飞,只在呼吸间,便走得一干二净。
  偌大的天方城,徒留一片寂寥空旷,再无半点人烟,但连苏妄的城主府侍从,也躲在人群中,各自跑路去也,叫苏妄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竟全是薄情寡恩之辈?”
  权衡传令时,可将晓日神君的号令传遍了全城,各人又不是傻子,哪里会真的留下来与天方城共存亡,反正,只要不派他们上战场,派谁去都好。
  至于说天方城籍贯?
  呵呵,诸天有这个东西么?
  便是有,他们也是不认的!
  “真是的,我只想好好得当一个地主老财,享受享受腐败的老财生活,这种糟心的事能不找我不?”
  苏妄嘟囔了一声,祭起天方城印玺,裹挟着浮空城池,化作一道青光穿梭而去。
  ……
  “龙且真君,天方城小神苏妄前来报道。”
  永恒深渊大营,苏妄穿过大营,穿过重重护卫,大摇大摆得进了一座卖相骚包,俱是闪闪金光的神殿——主帅大殿,向着坐在殿首的龙首人身神人拜道。
  “又是一个裙带关系,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玩耍?”
  这龙且真君生的器宇轩昂,威风凛凛,一身铮亮鳞甲,却似宝镜一般,反射熠熠辉光,用句俗套的话,那叫一个龙威赫赫,出门就能吓得一群狮虎猛兽屎尿齐飞的存在。
  当然,以上都是废话,就龙且真君的出身,自然是龙威赫赫,若没有自带龙威光环,那他爹一定是隔壁老王。
  在四方诸天中,只有半步天仙的存在能被称作真君,至于神君,已属天仙之流。
  龙且真君身为四方诸天少有的真君级高手,那叫一个骄傲啊,只对苏妄稍微打量了一眼,便扇了扇手,将他“请”到了一旁,与一众“被”调度而来的司明东华天城主挤在一堆,却连赐座的资格的都没有。
  这个“请”字,当然是苏妄对自己的美化,其实,龙且真君是连头也没抬,随意将他一扇,便将他扇到了一边。
  却是,嫌他站在大殿中间太碍眼了些。
  所以,苏妄才在心底偷偷腹诽了龙且真君一句。
  但他所言未必有错,且看龙且真君龙首人身的模样,说他与晓日神君没有那么一点点沾衣带水的关系,只怕也没人信啊。
  “嘿,大兄弟,你来晚了,你可惨了。”
  借着龙且真君一扇之力,苏妄趁机在人群中“挤”出了个位置,刚刚站定,便被人捅了捅,随后,即有一道讨嫌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敢问‘大’兄弟贵姓啊?”
  苏妄也不认怂,眼光一转,瞅见说话的是一个胖墩墩的家伙,披着一身银灿灿的神甲,也如这座大殿一样骚包,一指点去,将一道意念传了过去。
  在某个字眼上,咬音极重。
  两人可不敢在龙且面前传音,以龙且真君的境界,他们的传音与在龙且真君面前大喊大囔没甚区别。
  两人但敢这么做,下一刻,绝对要被龙且真君拉将出来,斩了祭旗,以正军威。
  既然“无线通话”容易被截取信号,自然还是“有线固话”来得安全一些,有时候,原始手段也很好用的。
  小胖墩也是个人来疯,见着苏妄回应,愈加兴奋,小眼睛闪动着精芒,再捅了苏妄一下道:“夜明城纣元,见过苏道友,苏道友,你看我这身神甲鲜不鲜亮,光不光锃?”
  苏妄的眉角陡然跳了跳,敢情,大兄弟找我说话,是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