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入仙武 > 第325章 变色?管个毛用

第325章 变色?管个毛用

“小猴儿就是猴急猴性的,你的心思,本尊怎能不知道?也罢,待将那个干瘦的抓来,菩萨便将那个灵药许你了。”
  大欢喜菩萨用着不比邵剑庸脑门小多少的食指戳着他的脑袋,笑语呵呵,听得众人又是一阵恶寒。
  邵剑庸闻言一阵惊喜,噗呲噗呲两下,小猴爬般,三俩下爬上大欢喜菩萨的肩膀,热情而用力地捶打起来,咚咚有声,如同敲在皮鼓上,打得大欢喜菩萨的肥肉一阵颤抖。
  这主仆二人,一个自贱其身,极不要脸;另一个干脆就连脸皮都没有,一张脸肥得根本就分不出五官七窍。
  两人一个小猴儿、小猴儿喊得亲热,一个夫人、夫人叫得欢喜,刺激得院里的几人都快吐了。
  不想,那号称怀胎十八月的县尊夫人,竟然是大欢喜菩萨这把模样,就她胖成这副尊荣,却有何止怀胎十八月?
  “妖婆装腔作势,某家今日就将你了结,还世间个清静!”
  行者猛然上前一步,目光凝成实质,两袖一震,手中便多了两把三尺戒刀,刀口汪蓝,寒光湛湛,若成幽冥,却是幽寒冥铁打造的利器级宝刀。
  行者握紧戒刀,刀锋无风自鸣,喋喋震啸,仿若雏鸟初啼,自有淡淡的灵性生起。
  这两把戒刀几乎就要诞生出自己的灵性,这般宝刀,已称得极品利器。
  “凭借两把利器级宝兵就敢咋呼?一群臭鱼烂虾,都未够班吧!别怪菩萨不给你们机会,都将底牌亮出来,否则,到了阎王那里,你们还得喊冤呢!”
  大欢喜菩萨冷笑连连,似是不把行走放在眼中,放言要众人将底牌都亮出,不知是自信还是自大。
  “不用他们,某家就能拿下你了。”
  行者闻言大怒,擎起两把戒刀,舞成刀轮,化作一轮汪蓝雪白的大日横击而去,虚空中但听嗡嗡震鸣声,但连空气亦为行者的刀锋剖开,可见刀锋犀利。
  眼见刀锋撞来,大欢喜菩萨猛地一拍肚皮,有红光泛起,宛若波涛,掀起万重波澜,扑荡在刀锋上。
  一重重的波澜就是一重禁锢,万重波澜便是万重禁锢,渐渐抵消刀速,待得行者接近大欢喜菩萨时,他的刀速已如常人一般。
  这是,魔门独有的天魔气场!
  “凭你也想逞凶,本尊尊为圣门十九子,可不是你这样的野生头陀能比的,你给本尊死来吧。”
  大欢喜菩厉喝一声,炸开空气,擎出右手,五指叉开,指间萦绕靡红真力,肥厚的手掌仿若巨大的蒲扇拍来,只掌之下,靡红真力扩散,空气陡然粘稠起来,但将行者困在了原地。
  这一掌打下,行者纵然是一身铜皮铁骨,只怕也要被大欢喜菩萨打成铜豆子,再无法幸免。
  “好肥婆,让本道人来会会你。”
  无尘道长眉头一皱,舌含春雷,叱咤一声,喊出一声破魔道喝,炸得虚空金花乱坠,银白的拂尘一抽,虚空噼啪作响,犹若崩开,炸出了一道蜿蜒劈斥的雷光。
  行者被困天魔气场,无尘道长自然不能看着他被拍成铜豆子,抽身即上,绝不含糊。
  他虽是方外之人,亦也有雷霆之怒,何况众人是为争杀而来,可不是与大欢喜菩萨欢欢喜喜过大年的。
  单打不是大欢喜菩萨对手,那便群殴,对付大欢喜菩萨,无尘道长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用句在武林中流行的话,那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自然不用讲究道义。
  雷光迸溅,无尘道长身形已经不在原地,众目所视,只见一道银雷横贯虚空,电光石火间即已劈到大欢喜菩萨身上,速度之快,直比音速。
  这一招,正是神霄宗嫡传绝学——合声同雷,以真力契合虚空雷霆之力,瞬息之间,发挥出堪比音波的速度。
  无尘道长看得分明,大欢喜菩萨的天魔气场强则强矣,但在速度上却远不如他们,而且,大欢喜菩萨一身肥肉,只怕想要快也快不起来。
  无尘道长要以快打慢,不给大欢喜菩萨施展天魔气场的机会。
  铛!
  虚空中又是一声剧震,只见银雷飞退,于半空中光华跌散,落下一个晕头转向的道士。
  另一旁,大欢喜菩萨巨大的身形踉跄后退,身形起伏波动,抵在小屋上,直接将小屋撞得通透,脚步踏在地面上,亦将地面踩得崩裂。
  她竟然,挡住了无尘道长志在必得的一击!
  不,不仅仅是挡住,大欢喜菩萨更是凭借着不知名招式,强行将无尘道长给反弹了回去。
  咻!
  即在这时,一道青影骤然拉出,重重幻影乍现,如风沐彩,动息之间越过空间的隔离,直接出现在大欢喜菩萨身前,两点金光迸溅,咄咄两声,点爆空气,扎向大欢喜菩萨的一对眼招子。
  那是,白方垌。
  不想,他也拥有这般极速,其速之快,只比无尘道长的合声同雷稍慢,却更显灵活轻巧。
  “小心,她不曾受伤!”
  “晚了!”
  无尘道长厉声疾呼,大欢喜菩萨冷笑连连,踉跄地身形突然站稳,也不躲闪,只是闭上眼皮,两片肥厚的眼皮如同两张城门落下,咔嚓一声,硬生生将两点金光夹住。
  被夹住的,赫然是两枚一指长短的绣花针。
  那是白方垌的兵器,同样也是极品利器级宝兵,却被大欢喜菩萨的两片眼皮夹住。
  大欢喜菩萨一身肉身强横至极,已不输利器级宝兵多少,难怪敢将四位同境界的武者视做等闲。
  世人皆知,外家功夫易学难精,进境缓慢,然而外家功夫练到高深处时却有以一敌众之能,同阶者中几乎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大欢喜菩萨一身外功无疑已经炼到极其高声的境界,其肉身之强,勿需真力护体,便将无尘道长反弹了过去。
  尤为恐怖的是,便在刚才,大欢喜菩萨借得反弹之机,将天魔气场的气场波动以一种奇特的频率传入了无尘道长体内,封闭了无尘道长体内真力的运行,这才叫无尘道长出声晚了片刻。
  一番变化,即在白驹过隙之间,快得白方垌根本不及变招,大欢喜菩萨应变之狡猾,对战经验之丰富,堪称恐怖。
  回到正题,金针被夹,白方垌面色不变,拂指轻弹,出指若飞光,连成一片幻影。
  在他指尖下,金针嗡嗡震颤,陡然变得炙红,仿佛两条毒龙一般,咻地往肉里钻去,扎得大欢喜菩萨惨叫连连,眼珠下渗出了两点血珠。
  大欢喜菩萨虽然厉害,但白方垌也非易于之辈,可惜,他却忘了一个人,一个,自从大欢喜菩萨出场后,存在感就越来越弱的人。
  邵剑庸。
  眼见白方垌就要建功,一道剑光忽而从大欢喜菩萨身后飞出,疾若飞鸿,快比电光,刹那间点射而来,扎向白方垌的双眼。
  白方垌侧身而避,手中动作不觉一缓,大欢喜菩萨眼皮一震一抖,硬生生将炙红的金针夹断,右拳擂起,横打而来,拳出如山崩,打得虚空动摇,震裂出一道道黢黑的虚线。
  这一拳之下,连虚空都几乎被她撕开,足见拳风之重。
  方白垌的面色已经变了。
  “阿弥陀佛!”
  便在这时,院中又响起一声佛号,就见一尊赤着右肩,周身渲染金光的巨大罗汉甩臂跨步而来,一步落下,大地破碎,两步踏下,土石俱成粉糜,三步而落,一道金刚法印即已掐起,虚空崩碎。
  这是明净寺的绝学——大威摩柯,也是智光禅师憋了半天才用出来的大招。
  一印印来,强如大欢喜菩萨也变了颜色,右拳依旧打出,周身骨骼噼啪作响,左肩隆起,仿若一面铁壁,硬撼智光禅师一印。
  轰!
  金身罗汉一印轰下,平地顿起惊雷声,大地被炸出一个方广十丈的巨坑,整座小院都被夷做平地,烟硝四起。
  咻!
  噼啪!
  就在这时,白方垌与大欢喜菩萨同时从烟硝出撞了出来。
  却见白方同身如破布,跌倒抛飞,胸口凹陷,面如金纸,神色几近昏迷,强撑着落在地上,又呕了一口鲜血;大欢喜菩萨则化作圆坨坨的肉球,在地上用力弹了两下,陡然摊软,气喘吁吁,怀中却坐着邵剑庸。
  虽然姿态有碍观瞻,但只要能活命,大欢喜菩萨可不管雅观不雅观,何况,就她那身材,也没有雅观的说法。
  另一旁,施展出大威摩柯这一招,智光禅师的损耗亦为可观,跏趺而坐,面色惨白,几位徒子徒孙倚靠其旁,神色戒备,紧守一方。
  这一次交手,却以双方平分秋色为结局,但大欢喜菩萨着实有些凶悍过头了,以一敌二,还能重创白方垌,叫人心有戚戚。
  好在,她终于倒下了,行者擎起两只汪蓝戒刀,走了上去。
  便在这时,大欢喜菩萨忽然攥出手掌,捏住邵剑庸的天灵,靡红真力涌动,并随着,是邵剑庸身上蒸腾而起的血气,他在肉眼可见的干枯下去。
  众人尽皆变色!
  但有个毛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