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至尊神帝 > 第0063章, 得斩龙剑

第0063章, 得斩龙剑

谁能够想到这场战斗竟然会是以这样一种结果结束?两个人交手总得不过十招,战斗的胜负便是揭晓了。黄天破看着擂台上所发生的这一切,整个人顿时就是呆住了。杨一剑输了也就输了,他不在乎,可问题是他将这红菱鞭当成赌注押了上去,现在杨一剑输了,他这红菱鞭要白白落入黄如霜的手中。“我……真他妈的是……”黄天破紧握着拳头,内心有些说不出的愤怒。那红菱鞭可是花了他近半的积蓄才买来的,现在却要白白送给黄如霜,他却占不到对方半点便宜,这实在是太操蛋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燕在天则是表情平静,早在当初见识到了张浩然的破坏力时,他便是预料到了这种结果。“这家伙还真是厉害。”黄如霜看着那张浩然,明亮的眼眸当中不知道是在思索着什么。擂台之上,张浩然并没有就此罢休。他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主,哪怕是别人咬了他一口,他也一定要咬回去,绝不肯吃亏。更何况这杨一剑可是差点要了他的性命,他更加不会轻易放过了。只见那杨一剑挣扎着身体想要站立起来,但是张浩然上前一步,猛然一脚轰在了他的胸口处。强大的力量破坏着他胸前的肋骨,那些肋骨一根根断裂,发出清脆的“咔嚓”声。杨一剑顿时就是没有昏迷过去,他何时遭受过这样的折磨?如此剧烈的痛疼还不如让他去死来得痛快。“杨一剑,你可曾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张浩然看着那杨一剑开口说道。“什么……?”杨一剑身体不断地抽搐着,他看着张浩然,面色苍白如纸。“公平一战,不计生死。”张浩然回答道,“既然不计生死的话……”一股强烈的杀意瞬间就是将杨一剑给笼罩住了。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身体完全就是僵硬,跟被冻成了冰块一样。“咕嘟……”杨一剑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当真正的死亡即将降临的时候,他才知道活着是有多么的美好。一旦死亡,他所用着的一切全都将烟消云散。他现在还年轻,不过二十多岁,还有大好的年华可以挥霍。金钱美人他都贪恋,让他去死,他怎么能够愿意?“你想……杀了我?”杨一剑哆嗦着身体看着张浩然问道。“这要看你如何表现了。”张浩然若有所指地说道。“表……表现?”杨一剑微微一怔,然后立刻就是醒悟过来,开口说道,“我……我愿意赔偿你一万金币!”一万金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在张家的三等族人一下子能拿出一万金币的也是寥寥无几。所以,在听到杨一剑愿意赔偿张浩然一万金币的时候,周围的人皆是呆了一呆,呼吸有些急促。如果给他们一万金币的话,他们都会幸福的晕过去。“才……一万金币?”张浩然皱着眉头看着杨一剑开口说道。一万金币对于别人来说很多,但是对于他来说可是不够看的。“可……可我就只有这么多金币了……”杨一剑颤抖着身体说道。他将所有的积蓄都给用来购买这斩龙剑了,手里头已经是空空无几,能够给张浩然一万金币,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我还是不怎么满意。”张浩然摇了摇头。而后,他便是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那斩龙剑上面,“这剑……”杨一剑看顿时就是看着那还没有捂热的斩龙剑,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这斩龙剑他还没有用多少天,现在难不成就要交出去吗?张浩然见杨一剑一脸不舍的样子,不由得开口说道,“难不成你还觉得这剑比你的性命更重要?”“也罢!”杨一剑一咬牙,最终还是选择将这斩龙剑交给张浩然,只要自己能够活下来,比什么都强。“多谢赠剑。”张浩然手握着那斩龙剑,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此剑倒也还算不错。“杨一剑这一次我就放你一马,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张浩然看着对方开口说道。杨一剑顿时就是屈辱地点了点头,经过这一次的战斗他已经是彻底断绝了跟张浩然作对的想法。如此之变态家伙,跟他作对,简直就是脑子进了水。杨一剑现在深深的觉得自己脑子就是进了水。不然的话,好端端地,自己为什么要替陆水寒出头呢?“哇!”周围的围观者皆是有些艳羡地看着张浩然,他们自然是能够甄别出来这斩龙剑是一件宝器。张浩然一场战斗可是赢得了两件宝器,加起来的价值足足是达到了二十多万金币!二十多万金币,这可是他们一辈子都难以挣到的财富。张浩然将视线落在了那黄天破身上,“我赢了,该履行你的赌约了。”周围的人皆是将视线落在了黄天破身上。“黄姐,这下你可是有趁手的武器了。”燕在天看着这一幕,轻轻一笑。黄如霜眼眸也是微微亮起。黄天破低垂着头,紧咬着牙关,心中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怎么?莫非你输不起吗?”张浩然不由得冷笑一声。“输不起?”黄天破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锐利地看着那张浩然,“真是笑话,我堂堂蛮象境五层的武者,三等族人排名第七位的高手,怎么可能连一件二品中等的宝器都舍不得!”说着,他便是来到了黄如霜的身前,一脸复杂地将那红菱鞭递给了她,“黄姑娘还望这宝器趁你的手。”“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意。”“多谢。”黄如霜接过那红菱鞭,至始至终她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宝器上面,而没有正眼看过黄天破一眼。“谢他做什么?”燕在天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这可是张浩然送给你的,你要谢也是应该谢他。”张浩然若是胜利,这红菱鞭则是以他的名义送给黄如霜。黄如霜也是醒悟过来,她看着张浩然,眼眸明亮地说道,“多谢张公子赠宝。”“不必客气,你满意就好。”张浩然哈哈一笑。那笑声传入黄天破的耳朵当中,不知道有多么的刺耳,一股怒火在他胸膛当中不断地燃烧着。“咯咯!”紧握着的拳头发出刺耳的声响,黄天破眼眸冰冷地看着那张浩然。若不是因为他的话,自己岂会吃这样的亏?“张浩然……”他刚想开口挑战张浩然的时候,黄如霜却是意识到了什么,提前一步开口说道,“张公子,不知你是否愿意来我家中一坐?”周围人的面色皆是变得精彩起来了,如果这换做是黄天破的话,恐怕早已经是乐开了花吧?黄天破听着这话,面色变成了铁青色,跟吃了屎一样难看,这黄如霜完全就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恶,你这个贱货竟然敢这样戏弄我!”黄天破现在有力无处使,只能够硬生生地咽下这口气。“荣幸至极。”张浩然点了点头,直接就是答应了下来。“那就麻烦张公子劳驾了。”黄如霜轻笑一声,带着张浩然便是离开了此地。决斗场周围的人群也是纷纷散去,只剩下那杨一剑,黄天破以及陆水寒了。黄天破一脸怒色地看着那狼狈不已的杨一剑,愤怒地咆哮一声,“杨一剑,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东西!”“废物东西?”杨一剑一脸狰狞地看着黄天破,“有种你再说一遍!”“我说错你了吗?”黄天破冷笑一声,“连续两次栽在那张浩然手中,你可真是有出息。”“哈哈哈哈哈!”杨一剑顿时就是仰天哈哈大笑,几欲癫狂,“你以为我想输吗?”“整场战斗我有半点的失误吗?我有半点的手下留情吗?”黄天破听着这些话,顿时就是陷入了沉默,诚然,整场战斗,杨一剑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这流水无痕更是施展的淋漓尽致。而且,他还没有之前的大意,刚开始战斗的时候,便是全力以赴。如果仔细算来的话,这还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自己白痴还怨别人?”杨一剑冷笑一声,“好大的魄力,直接就是拿出一件二品中等的宝器当作赌注。”“现在你连黄如霜的手都没有摸到一下,而人家张浩然已经是在人家家中,跟她卿卿我我了。”“啊!”黄天破忍受不住,直接就是仰天发出一声咆哮,“该死的该死的!”“哈哈哈!”杨一剑看着黄天破这般模样,更是哈哈大笑。“张浩然,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你的!”黄天破紧握着拳头,眼眸当中有着杀机涌动着。陆水寒看着那黄天破愤愤离开之后,便是对着杨一剑开口说道,“表兄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跟黄天破一起联手对付张浩然?”这么大的仇恨,他相信杨一剑不会忍过去的。“啪!”岂料杨一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光子抽在了他的脸上。陆水寒有些懵逼,“表兄……我说错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