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 第九十五章:怎么多出一人

第九十五章:怎么多出一人


  两人掀开帘子看去,不少人朝着前方跑着,脸上兴奋不已,连围观新娘的百姓也一个一个的跟着跑了过去。
  
  颜倾玄朝剑雨打了个眼色,剑雨立时会意,跳下马车拦住一个奔跑中的青年,问道:“小哥,这是去干嘛?”
  
  那青年笑呵呵的打量了遍马车,神采飞扬的说着:“你们一定是外地来的吧,咱铎州今日来了个铁嘴少年,时不时的在玉林酒楼里说书评话。”
  
  “那少年啊,说的可是好,别说是咱秦国,整个大陆上就没他不知道的事儿!”他说着又赶紧看了看天色,一边朝着那边跑着,一边丢下句:“今天他又来了,我可得赶紧去占个位子!”
  
  整个大陆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颜倾玄和白浅对视一眼,眼中皆含了几分感兴趣的神色:“走,看看去。”
  
  
  马车一路跟着道路上的人群前行,终于停在了一家两层酒楼前。
  
  酒楼看上去极为古朴,装修也不甚精致,想是有些年头了,但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生意兴隆的很,跑堂的小二大声的吆喝声,隔着老远就能听见,二楼的窗户大开着,能看到上面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颜倾玄和白浅刚一下车,肩头上披着毛巾的小二顿时点头哈腰的行了礼,“大人,夫人,咱们酒楼今日有铁嘴少年的评书,大人可是来听个乐子的?二楼有雅间,小的给您找个位置好的?”
  
  做他们这行哪个不是火眼金睛,是骡子是马,一双眼睛绝对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瞧瞧这位大人的气质,非富即贵,瞧瞧他娘子的美貌,倾城绝色,再瞧瞧这代步的马车,绝对是低调的奢华,再看看那明显是侍卫的几个男人,哪个不是仪表堂堂穿着讲究。
  
  大人物,错不了!
  
  剑雨朝里面瞅了一瞅,顿时皱了皱眉,赏了小二一锭银子,吩咐道:“不光位置好,还要清静些。”
  
  几人被小二谄媚的迎了进去,酒楼呈回字型,大厅中搭了一座高台,此时上面空空如也,那铁嘴少年应该还没出场。
  
  一层中围满了听书的百姓,不少人只点一壶茶水,一盘花生,占了个极小的桌子,甚至还有很多人什么都不点,交上几个铜板,站在空旷的大厅内,有说有笑的等着评书开场。
  
  白浅被小二引到二楼,上面就稍微清静一些了,单看穿着打扮也要比楼下富贵的多,小二给留的位置极好,靠近墙边低调安静,却可以直接观赏到下面的评书。
  
  小二一边将菜单递了来,一边口沫横飞的介绍着:“客官呐,要说.........咱们玉林酒楼最有名的可是海鲜,招牌小白虾,竹荪折耳根炖鳝鱼,龙眼甜烧白,黄豆鲶鱼骨,脆皮鱼卷......”
  
  颜倾玄接过菜单看了遍,挑了几个口味清淡的,随手讲菜谱扔给小二,吩咐道:“再给我们来一壶好茶。”
  
  小二眉梢一扬,“好嘞,几位客官稍等,马上就!”
  
  
  来待菜全部上来,白浅柳眉一挑,这才发现,这人,选的竟都是自己爱吃的菜。
  
  突然,一层大厅内轰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白浅抬眼朝高台那看去。
  
  从后台走出来一个少年,说是少年,其实也有三千八岁的年纪了,面盘白净清秀,看上去斯斯文文,然而那一双眼睛极为特别,闪亮若星,光芒璀璨。
  
  少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旧蓝布衫,笑眯眯的爬上高台,对着台下斯斯文文的作了个揖,醒木朝桌案上扬手一拍,四下里鼓掌欢呼的百姓顿时安静下来。
  
  灿若晨星的眼睛在台下观众身上挨个儿扫了个遍,少年未语先笑,眼角堆起丝丝飞扬的笑纹,开讲道:“前些日子咱们说了五国风貌,今日在下就给大伙儿讲一讲这五国的英雄!说到这儿,众位看官就要问了,何为英雄?”
  
  这个包袱一丢出来,台下的众人纷纷抢答。
  
  “功夫高强的大侠!”
  
  “以一敌百的勇士!”
  
  “渡人苦难的善人!”
  
  少年眉飞色舞的趴在台子上,竖起食指轻轻摇了摇,声音清朗:“咱们今天说的英雄,可不是这些!古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今天先给众位讲一讲咱大秦的英雄,这就不得不提到...........”
  
  话音未落,台下齐齐吆喝道:“战神!”
  
  “没错!”少年抓起醒木“啪”的一拍,面色严肃,深以为然:“就是咱大秦的战神!”
  
  白浅凤眸一挑,朝着颜倾玄送去个戏谑的眼风。
  
  颜倾玄半点尴尬都没有,唇角一勾,一副耍萌卖乖的表情,朝着白浅眨眨眼。
  
  少年的话语再次飘了过来:“战王自十四岁领兵,征战沙场,大大小小的战役无一不胜,这是众位都清楚的,可是这战场上的具体情况,可就没几个人知道了!先说五年前的那场秦燕之战,彼时,咱战王也只有十五岁,尚未束发,进入军营仅仅一年,哪能让那些胡子拉碴的大将们听话?北燕人已经带了二十万兵马攻了过来,边关只有十万兵马,还都是些倚老卖老的将领,外有强敌,内有隐忧,这个时候怎么办?”
  
  这话丢下来,一众看客们无不愁眉苦脸,凝神思索着,究竟怎么办?
  
  白浅也听的饶有兴致,这少年说书不像这个世界的其他说书人,一味的讲故事,他先将问题抛下来,劣势铺展开,让众人跟着揪着一把心,渐渐沉浸在他一点一点的解析上。
  
  就比如颜倾玄方入军营之时,想来如今的战神当年也不知经历过多少坎坷,她倒是从没问过。
  
  少年摇头晃脑的讲着,口若悬河舌灿莲花:“内忧外患自然是先解决内部矛盾,十五岁的战王那时就已经颇有战神之风,二话不说将兵士们召集到擂台上,单枪匹马迎战十万兵士,只要不服了,尽管上!”
  
  那双星眸也是越来越亮,似乎对于颜倾玄极为仰慕,满脸的崇拜之色:“后来呢?后来那是没悬念,咱们战神将一众不服的老兵们打的是落花流水,从此以后,稳稳的抓住了百万秦兵的忠诚!这内忧解决了,外患又如何?十万大秦对战北燕二十万,这差距不可谓不大……”
  
  整个酒楼内安安静静,只有少年的抑扬顿挫的讲着。
  
  白浅听的有趣,转过头问道:“可是属实?”
  
  颜倾玄开始不以为意,以为又是和其他说书人那般,不是瞎编乱造夸大事实,就是含糊笼统歌功颂德,越听越觉得不对,剑眉微微拧起,这些战场上的具体事宜,皆属于军部的机密,这个少年竟是了如指掌。
  
  他朝着白浅缓缓点了点头,沉声道:“属实。”
  
  剑雨俯身询问道:“爷,要不要等会抓起来问问?”
  
  就在这时,一声洪亮的男音自酒楼外传来:“下官周松得参见战王!”
  
  哗!
  
  酒楼中短暂的静窒后,顿时沸腾了!
  
  “战王?战王爷也在吗?”
  
  “在哪儿呢?哪儿呢?怎么没瞧见?”
  
  “没想到咱们也有和战王同楼听书的时候啊!”
  
  众人无不仰着脖子四处乱看,疑神疑鬼的,瞅着谁都像战王爷。
  
  就差把手往身边的人脸上摸,想着揭下个面具了!
  
  白浅和颜倾玄对视一眼,同时眉头一皱,他们一路行来虽说没有特意的隐匿痕迹,但是也低调的很,没有惊动任何一个官府,如今这周松得竟找了来,消息倒是灵通的很。
  酒楼门前,一个矮胖的男人穿着官服走了进来,半弓着身子一路小跑到二楼,离着老远“砰”的跪到地上,五体投地叩拜道:“下官周松得参见战王!”
  
  这下算是把颜倾玄的身份坐实了,百姓们纷纷跟着跪地请安:“参见战王!”
  
  颜倾玄让百姓平了身,才冷冷的牵了牵唇,朝着周松得沉声道:“周知县见本王不必行此大礼。”
  
  周松得爬起来,点头哈腰的迈着小碎步跑到颜倾玄身前,谄媚道:“要的要的,下官仰慕王爷久矣,如今得见真颜,敬仰之心一时不能自已,王爷果然人中龙凤,比起下官每日梦中所见,更是威武!”
  
  白浅的眉梢儿跟着挑了挑,这周松得倒是颇有李铁魁的风范,马屁功夫炉火纯青!
  
  周松得眼睛一转,落在白浅的身上,再次感叹道:“这位想必定是战王妃了,恩师不只一次在下官面前提起,说王妃如王母降世,救人于苦难的活菩萨,如今下臣一看,果然如此,王妃与战王爷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神仙眷侣!”
  
  白浅端起茶盏啜了口,并不接话,也不问他恩师是谁。
  
  周松得丝毫尴尬也没有,主动说道:“下官的恩师是礼部尚书李铁魁,恩师多次耳提面命,若是见到王妃,定要像尊敬他一般尊敬您,对!就当您是下官的老母!”
  
  白浅不由得感叹,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周松得再次躬身作了一揖,头发隔着巨大的肚子,都碰到了脚尖才起了身,笑呵呵的殷勤道:“王爷王妃远到来此,还请给下官一个机会尽一尽地主之谊。”
  
  颜倾玄和白浅来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先到这里用膳来了,也没住宿,既然已经被他叫破了身份,百姓也纷纷认了出来,若是再去客栈住宿未免多生枝节。
  
  颜倾玄点点头,牵着白浅的手朝楼下走去。
  
  周松得大喜,赶忙跑了几步上前面引路,一副俯首帖耳的谄媚模样。
  
  走了几步,才觉得不对,战王爷战王妃还有跟着的四个侍卫后面,怎么多出来了一个人?
  
  守门的侍卫汇报着只有六个人啊,没听说还有一个的。他回头朝着那人瞅了瞅,见他一副自然的表情,没有半分拘束,也不敢多问,万一是王爷方才遇到的故友,自己一个多嘴得罪了可不好了。
  
  只狐疑的再看了几眼,摇摇头朝前引着。
  
  颜倾玄和白浅等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个跟在后面的人,两人一时觉得有趣,也不多话,任由他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