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 第二十三章:“雌雄赌王”

第二十三章:“雌雄赌王”


  媚舞猛然抬起头,此时她本就憔悴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她抖着唇狠狠的摇了摇头,说出了自白浅揭穿她供词后的第一个字:“不!”
  
  白浅觑着她,凤眸中满含讽刺,嘲笑道:“一个弃子而已,今天你死在这里,他不会为你皱一下眉头叹一声气!”
  
  媚舞用力的扯动着手脚上的镣铐,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
  
  白浅再次扔下一个炸弹:“蝶舞已经跑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她是叛徒!”媚舞眼睛充血,瞪着血红的眸子阴狠的嘶吼。
  
  白浅摇摇头,嗤笑道:“不……她比你聪明!她逃了东方逸并不知道,在你们主子的心里你们是一样的!”
  
  “不——”媚舞死命拉扯着铁链,声音破锣般嘶哑,整个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白浅不再说话,一边观察着媚舞的神色,一边在偌大的暗牢中看似悠闲的踱着步,缓慢却清晰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响起。
  
  嗒……嗒……嗒……
  
  颜倾玄眉峰蹙起,这声音既轻且缓,却好似蕴含着某种奇妙的韵律,每一步落下都像是踏在了人的心上,竟给了他一种说不清的危险感觉。
  
  他如墨的目光紧紧锁着白浅,此刻的她仿若罩着一层面纱越来越让他看不透,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期待,这母狮子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此时的暗卫等人也发现了这个声音的诡异,脑中被这声音吸引着,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只有这个声音好似钟鼓一般在耳边敲响,在心中敲响……
  
  暗卫们一瞬间惊醒过来,震惊的看向白浅,这是什么功夫,竟能让他们差点陷入迷失?
  
  那原本已经情绪崩溃不受控制的媚舞竟在这脚步声中渐渐的平复下来,嘴里不住的低声呢喃着:“值得么……值得么……”
  
  白浅延续着这独特的步子走回媚舞身前,看着她已经没有了神采的眼睛,声音温柔轻缓:“不值得的……你今晚所做的一切,你误导我们说出的供词,他都不知道……”
  
  媚舞的瞳孔渐渐涣散,机械的重复着白浅的话语:“不值得的……”
  
  白浅眉梢一挑,眸中光华璀璨,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问道:“放心,他什么都不知道,告诉我,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主子……主子真正的目的……”媚舞呢喃着低声回答:“以皇室秘药……控制大秦官员……”
  
  “嘶——”一连串的抽气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将陷入催眠的媚舞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还没搞清楚状况,白浅一个响指,她又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暗卫们崇拜的望着白浅,那眼中皆是凡人见了神抵一般的敬仰,没有人会怀疑媚舞供词的真伪,刚刚那一瞬间连他们都险些着了道,更何况早已经受过连番疲劳攻势精神萎靡的媚舞。
  
  白浅和颜倾玄对视一眼,鹰眸凤目中皆是同样的凝重……
  
  与此同时,一阵疾风拂过,影魅单膝跪地快速回禀道:“王爷,属下已查明,今日出现在迷人醉的官员才子,尽皆中毒!”
  
  
  战王府,暗牢。
  
  被铁镣铐在墙上的媚舞缓缓睁开眼睛,如水的眸中一丝迷茫闪过,下一刻急忙闭上眼睛,放缓呼吸。
  
  “这人锁在牢里,还能跑了不成?”
  
  “这可说不准,多查几趟总是稳妥些,听说了没,听说已经有一个死士招了!”
  
  “你看,我说没事吧!这不一个个的都锁着么!走吧,回去睡个好觉,这一时三刻的是不用再查咯!”
  
  牢门外两人的调笑声伴随着轻微的脚步由远及近传来,略微停顿后,又再次渐渐的消失在远处……
  
  “你还别说,那东楚七王爷胆子也够大的,竟想将咱们大秦的官员围杀在迷人醉里,幸好被战王识破了!”
  
  “可不是,战王是什么人,咱们大秦的战神啊,哪会被那些宵小得逞!”
  
  “这话倒是没错,听说那死士不到两个时辰就招了……”
  
  待声音消失不见,媚舞睁开眼,头颅猛力一甩,满头青丝如瀑布般滑下,右手顺势将头发中一根极细的桑蚕丝捏住,再次用上内力一抖,蚕丝瞬间绷的笔直!
  
  牙齿咬着蚕丝一端,手上来回用力,那坚韧不摧的铁镣顿时发出“啪”的一声,断成两截。
  
  媚舞得意一笑,向着牢门外极速掠去。
  
  此时已近卯时,夜色渐缓黎明未至,正是守卫们最为松懈的时刻,她一边盘算着,一边躲闪过巡逻的侍卫。
  
  娇小的身姿仿若一只灵猫,半个时辰后,已经安全抵达王府内一处荒僻的院墙处,媚舞对着身后的王府嘲讽一笑,嗤道:“什么大秦战神,不过如此!”
  
  话音落,运起轻功脚下一点,身姿如蝶飞出了战王府……
  
  ——
  
  一片深沉的夜色中,颜倾玄和白浅缓缓走出,如墨的目光扫过那飞出王府的身影,渐渐染上一丝俾睨的笑意。
  
  白浅纤眉斜挑,傲然道:“放心,后来之事,她不会有一点记忆!”
  
  颜倾玄鹰眸含笑,紧锁着她道:“今日之事,多谢!”
  
  她知道颜倾玄对于昨夜的事心中一直存有怀疑,即便没有自己也早晚能找到症结。然而此事关系到大秦近半数的朝臣,一旦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自己的一番作为正好解了大秦的燃眉之急。
  
  白浅欣然接受,复又问道:“那个皇家秘药,可解?”
  
  “可以,三个月内找到神医百里!”颜倾玄黑眸深沉,继续道:“本王已经传令下去,让各地暗卫全力寻找,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这神医百里这几年在大陆上盛名广传,他是云山癫道人的入室弟子,武功高深,医毒双绝,尤以一手医术为甚,枯骨生肉出神入化。然而此人性子极为执拗古怪,从不与官府朝廷之人打交道,只在坊间游历行走,独来独往行踪飘忽。
  
  关于他的传言很多,却并未有任何具体的形容,甚至连他的外貌都是模糊的,每一个人对他的印象,皆是八个字:身背药箱,济世天下。
  
  白浅挑挑眉,要找到这样一个人,除去运气之说,恐怕也只有掘地三尺了。
  
  两人一时无话,负手而立。
  
  天色渐亮,朝阳初升。
  
  白浅转过头,突然问道:“你可知那毒下在哪里?”
  
  颜倾玄霸气十足的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好歹本王也是大秦战神,若是到了此时还不知道,那这名号不要也罢!”
  
  话音刚落,两人齐齐说出那个答案:“酒!”
  
  鹰一般的眸子锋锐无匹,唇角勾起一抹凌厉的弧度,颜倾玄冷声道:“先以正常的酒水麻痹本王……”
  
  白浅接道:“惯性思维下自然以为酒中没有问题。”
  
  “再以争霸天下的治国之题吸引……”
  
  “让你确定他有所图谋。”
  
  “后以突袭围杀转移视线……”
  
  “诱导你误以为他要将所有官员才子一网打尽。”
  
  “最后,再以四十六名死士掩人耳目……”
  
  “以东楚潜伏多年的据点为饵,狠心弃掉四十六名死士,换来大秦半数朝臣的暗中控制。”
  
  颜倾玄薄唇微勾,渐渐扩大为朗声长笑,眉眼中说不出的张扬霸气:“好一个东方逸,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有此敌手,这五国之战才不至孤单!”
  
  白浅挑眉,目中泛起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这人……深不可测!”
  
  颜倾玄爽快赞同道:“不错,此一弈,本王输他一子!”
  
  白浅赞赏一笑,颜倾玄这点倒是值得佩服,战神的风范并不仅仅限于获胜之时,败北又如何?坦荡荡的承认,后面一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隐在四周的暗卫们暧昧的对视一眼,暗暗窃笑,这一人一句一唱一和,要说没有奸情,谁相信?
  
  一阵阴风吹过,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纷纷望天,看爷和王妃那凉飕飕的眼神,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连恐吓咱们都是默契十足的……
  
  周全自远处快步行来,含着笑意恭敬问道:“王妃,礼部尚书和公子已经在客殿等了一夜,那茶水都不知沏了多少壶了……方才宫里的小太监来宣了皇上的口谕,您可要过去瞧瞧?”
  
  白浅挑挑眉,唇角勾起一个轻缓的弧度,道:“这八方赌坊之事,也该了结了。”
  
  话音刚落,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一团黑影自树上跌落,扬起漫天灰尘。
  
  颜阳旭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顾不上满身的狼狈小狗一样乖觉的跑到白浅身前,拽着她的袖子兴奋道:“二嫂,你说什么?那砸了八方赌坊的‘赌神’就是你?”
  
  白浅耸耸肩不语,以一个饱含深意的目光戏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客殿走去。
  
  颜阳旭顿时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几分不妙的气息,抖了两抖缩着脑袋转头看去,大秦战神那鹰一般凶狠的眸子正喷着熊熊烈火瞪视着自己。
  
  完了完了,再叫你说什么“雌雄赌王”,这可是“夺妻之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