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 第二十章:藐视皇权!颠覆朝纲!

第二十章:藐视皇权!颠覆朝纲!


  一名白衣“男子”长身玉立,悠然抱臂斜倚在厢门边,唇角泛着一丝清浅的弧度,他似是一把悬壁而挂的宝剑,锋芒尽敛却气势如渊。感受到蝶舞的目光后好整以暇的一挑凤眸,俯视着她的眼底尽是意味深长的讽刺,那桀骜而俾睨的神情让蝶舞心下震撼的同时更是羞愤难当。
  
  “男子”回转头,看着包厢内傻了眼的几人,柳眉轻挑对颜倾玄道:“反应不错,可要帮忙?”
  
  颜倾玄大刀阔斧的倚着靠背,刀削斧刻的俊面上狂妄无比,洋洋得意:“彼此彼此,若是这等事都要战王妃出马,我战神王府的侍卫们可就徒有虚名了。”
  
  白浅耸耸肩不语,如此正好,省了她的事。
  
  颜阳旭瞪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仿若从来不认识她一般结巴道:“二嫂,你……你……”
  
  陆楚寒再次摸出了那把金光闪闪的珠玉算盘,边打边道:“我还说东方逸会做生意,倾玄你也不差啊!这买卖划算,太划算了!西卫第一美人,文可治国武能安邦,上哪找这么彪悍的媳妇去!”
  
  宋千行所想的却要多的多,桃花眼中一丝担忧闪过,白浅刚刚那一手比之自己几人都要高明不少,能与之匹敌的也只有身为战神的颜倾玄了。这样一个文武全才的女子却将自己隐藏的那么深,足足背了“废物公主”这称号十五年,究竟意欲何为?
  
  倾玄此时也许尚不知道他的感觉,但是身为他多年好友的自己却是看的出来,他已经对这和亲公主心有青睐,爱上这样一个女子,是祸是幸……
  
  感受到好友的关心,颜倾玄微微摇了摇头,自相处以来白浅从来没有隐藏过她的强悍,也许她的身份她的目的皆存有疑处,但是有一点却是清楚明了的,此时的上官白浅对于东楚没有任何好感,尚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打斗声渐渐停息,剑雨带着满身的血腥气息,肃杀复命:“爷,共四十六人,二三千人当场毙命,十人服毒而亡,其余九人全部拿下!”
  
  颜倾玄如墨的目光落到大殿内被侍卫押着的九人,点头道:“不错,没给本王丢脸,回去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开口。”
  
  白浅垂目看去,空荡荡的大殿中一派冷清不复先前的热闹,官员和文人才子早已被侍卫们先一步疏散。那主持拍卖的媚舞和花魁蝶舞也在被拿下的九人之中,此时这九人都被卸了下巴狼狈的趴跪在地上,然而面上却是一片视死如归的麻木,明显都是经受过特殊训练的死士。
  
  她盯着媚舞看了许久,凤眸中光芒一闪,唤来江清耳语了几句后,吩咐道:“剑雨,带上江清。”
  
  剑雨见颜倾玄并未阻止,赶忙高声应是,他还没忘了中午小王妃那杀人不见血的最高境界,遵循着只要于王爷无悖的情况下小王妃的命令就是圣旨的原则,带着双眼放光的江清大步流星回去审讯了。
  
  颜阳旭探头探脑的凑近白浅,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笑嘻嘻问道:“二嫂,江清可是另有任务?好玩不?”
  
  白浅神秘的笑了笑,还不待回话,颜倾玄阴沉的嗓音先一步响起:“后面没你的事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府呆着,明日一早去西疆军营报道!”
  
  颜阳旭捂着脑袋哀嚎一声,眼珠滴溜溜一转,小鸡啄米般点头道:“是!二哥,我这就回府!”说着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颜倾玄望着他的背影无奈道:“这兔崽子没一刻消停,又不知要耍什么幺蛾子。”
  
  此间事了,宋千行和陆楚寒也随后离开,颜倾玄和白浅进宫复命。
  
  天色漆黑如墨,长安城街却是灯火通明繁华依旧,酒楼饭庄旗幡飘扬,青楼楚馆内雅乐清歌于空中交汇奏响,混合着嬉笑怒骂不断传来,无限热闹光景。
  
  白浅四下里打量着,颜倾玄深沉的嗓音自身侧传来:“你对东楚没有好感,这是为何?”
  
  她眉梢一挑,不答反问:“你就这么笃定?”
  
  颜倾玄剑眉飞扬,得意道:“和你相处了三日,若是连这点都看不清,本王还配叫大秦战神?”
  
  白浅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大秦战神,险些让东方逸把官员才子一锅端了……”
  
  这母狮子,牙尖嘴利!颜倾玄鹰眸微眯,锋锐的目光望向东方的天空:“若是没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五国天下也未免太过无趣,今日之事本王迟早会全数奉还,有来有往才妙不可言!”
  
  这才是真正的战神本色!白浅唇角含笑,同样笃定说道:“你对我的戒心小了不少,又是为何?”
  
  颜倾玄鹰眸中闪过一丝赞赏,同样的三日,以她的心思缜密也足够看清一个人。
  
  两人都没有再回答对方的问题,经过这短短的几句问答,对于心中的猜测皆已了然于心,究竟为何已经不重要了。然而这一路沉默的气氛中又蕴含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觉,有些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皇宫大门前,除了肃穆而立的御林军侍卫外,还一左一右站了两个门神,左边一个五十多岁面白无须的太监,望眼欲穿。右边一个三千八岁的清秀丫鬟,翘首以盼。
  
  见到自远处行来的颜倾玄和白浅,二人不约而同的露出惊喜之色,以一个饿虎扑羊的架势冲了上去。
  
  两只“羊羔”齐齐挑眉,对视一眼,眸中皆是又疑惑又好笑的神色。
  
  这两人,一个是皇帝颜风衍的太监总管魏伟魏公公,一个是皇后宋楚瑜的贴身丫鬟绿芽。
  
  向颜倾玄和白浅行完礼后,魏公公连忙说道:“王爷,皇上命奴才在此候着,请您来了直接去养心殿。”
  
  去寝殿议事?颜倾玄剑眉微蹙,虽疑惑却也没有再问,直接跟着魏公公向养心殿行去,见了颜风衍一切自当揭晓。
  
  待他走后,白浅看向自行过礼就一直面色纠结的绿芽,问道:“可是皇后有事?”
  
  “王妃,小姐的原话是这样的……”绿芽眨眨眼,无奈的轻咳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学着宋楚瑜的语气道:“丫的成致远,敢欺负老娘的姐妹!白浅你放心,老娘帮你好好治治他,包管这老东西再不敢嚣张!”
  
  唇角轻轻扬起,白浅露出了自穿越这个世界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宋楚瑜能知道今日赌坊发生的事她并不意外,颜风衍那个笑面狐狸自然有手段对长安城内发生的一切了若指掌。但是宋楚瑜会在第一时间替她出头,却是她始料未及的。
  
  前世里她是杀手之王,手掌乾坤说一不二,从来没有人为她出头,她也不需要有人出头。可是再强悍的人也会希望有一知心好友分忧解难,前世的路然是一个,如今这个世界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是孤单一人,然而此时也有了——宋楚瑜。
  
  ---------------------------------------
  
  大秦皇宫,养心殿。
  
  颜风衍自堆积如山的奏折后抬起头,揉了揉太阳穴,面色无奈却隐含宠溺:“还不是瑜儿,非要替她的好姐妹教训成致远,这会儿不知道在御书房搞什么花样呢!”
  
  颜倾玄浓黑的俊眉斜斜一挑:“成致远在御书房?那老东西,倚老卖老刚愎自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若非看在他对大秦的衷心,也不会容得他还在这朝堂上撒野。”
  
  “那李英俊也是个没脑子的,大庭广众下说出那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成致远自然是心急火灼的过来请罪。”颜风衍温润的眸中闪过一丝狡诈,摸着下巴道:“这些年仗着三朝元老的身份越加的妄自尊大,合着也该敲打敲打,正好借了你媳妇的东风。”
  
  媳妇……颜倾玄发现这两个字怎么听怎么舒坦,在心中再次回味了遍,顿时神清气爽,得意洋洋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真是别想讨了你一点便宜。”颜风衍哭笑不得,转而问道:“今日之事,如何?”
  
  颜倾玄拧着眉头,食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回道:“那据点已经端了,还有九人被压回了王府,皆是死士,估计问不出什么。”
  
  颜风衍疑惑问道:“那你这副鬼样子又是为何?”
  
  他回忆着今夜发生的事,摇摇头道:“说不清的感觉,总觉得有哪里被忽略了……”
  话分两头,白浅倚在御书房门边,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狮子吼,眸带笑意,嘴角轻扬。
  
  “这长安城李英俊说一,谁敢说二?老娘敢说二!他李英俊是个什么东西?有你这个当朝丞相一品大员当靠山,了不得了?”
  
  “皇后娘娘……”
  
  “这叫什么?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目无君上!藐视皇权!颠覆朝纲!”
  
  “老臣绝无此意……”
  
  “哟呵……你敢反驳老娘?老娘说是,你敢说不是?”
  
  “老臣不敢……”
  
  “不敢?不敢你就是承认了?承认你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目无君上藐视皇权颠覆朝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