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 第十五章:见着王妃绕道走!

第十五章:见着王妃绕道走!


  
  “嗯。”白浅柳叶纤眉斜斜一挑,冷笑道:“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江清虽然不明白却也不敢再多问了,他还没忘记白浅那杀人不眨眼的狠劲,生怕再多一句嘴惹毛了这个祖宗,一个不高兴送自己去见阎王可不划算了。
  
  而且他总感觉姑娘不是因为怕了他们才走的,而是……就好比一只疯狗咬了人,人自然不会咬回去,而是采取直接而有效的方法,比如……打死!
  
  而现在的李英俊就是那只狗,姑娘不屑于和他做口舌之争,而会采取实际的行动让他永远的后悔今日的所为。就像刚才姑娘说的那句话,她会让李英俊跪下求她收下赌坊地契,虽然这个说法很有些荒谬,但他就是没有缘由的相信了,也许姑娘真的能做到。
  
  这么想着,就听白浅傲然的声音从前面清淡却有力的传来:“今日我教你一句话,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迈出八方赌坊的门口,此时已经过了午时,白浅方有些饿的感觉了。
  
  突然一阵铁血飓风飚过,肩头被人狠狠的攥住,只见颜倾玄铁青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她。
  
  这人,自己可没惹他,白浅有些莫名其妙的撇撇嘴,问道:“有事?”
  
  颜倾玄原本已经气的不轻,被她这副茫然的样子一看,更是全身上下都往外冒火,气不打一处来!他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从喉间磨出:“上官白浅!”
  
  “嗯。”白浅眨眨眼,点头应道。
  
  “上官白浅!”颜倾玄怒吼一声,这个该死的女人,到了现在还不思悔改!
  
  “嗯?”再次点头,挑眉问道,这人简直有毛病,有事说事就是,一遍一遍唤自己,傻子一样。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个被气的眼中布满雷霆暴雨,一个是一片干净淡然的疑惑,半响,白浅皱着眉不耐烦的催一声:“有事说事!”
  
  此时后面跟着的剑雨和擎风三人也赶到了,正巧听见两人这番没有营养的对话,纷纷踉跄了一下抚额长叹,爷啊,怎么您跟王妃一起的时候,智商就变得这么低呢?
  
  一直跟在白浅身后的江清突然“嗷”的一声跳起来,仿佛被火烧着了屁股,指着白浅和颜倾玄结巴道:“姑娘,你……你们……你是……”
  
  见她爽快的点头承认,江清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嘟囔道:“废物公主……天哪……这还叫废物……”
  
  颜倾玄狠狠的攥着白浅肩膀,声音阴沉似冰:“他是谁?”
  
  白浅嗤笑一声:“关你什么事!”
  
  好啊,绿帽子都已经罩到头顶了还说不关我的事!他一拳砸向江清,吼道:“你搞清楚,你是本王的王妃!”
  
  白浅猛然将江清扯到身后,玉手一把截住他的攻势,冷声回道:“我的人,不是你能动的!”
  
  白浅猛然将江清扯到身后,玉手一把截住他的攻势,冷声回道:“我的人,不是你能动的!”
  
  江清看着身前的白浅,她的背影娇小柔弱仿似风吹就倒,可是此时给他的感觉却是高大无比,炽热的阳光洒在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光,仿若神抵。
  
  突然鼻子一酸,从没有人将自己护在身后,从没有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为自己出头。不论姑娘多么的心狠手辣,就为这一护,他也认定了这个主子。
  
  这就是白浅的性格,她的人乃至东西,只要冠上了自己的名字,就绝对不是别人能动的。说她护短也好强势也罢,她不是一个好人,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人命在她的眼中分文不值,必要的时候便是屠戮百万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眨一下眼,然而只要是被她认可的自己人,就会被纳入绝对的保护,绝不会让他受到其他人的哪怕半点伤害。
  
  此时两人都不知道,就因为今日这一护,江清成为了白浅一生最衷心的属下,为她生为她死,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暗卫三人顿时捂着眼睛叹道:“看咱们爷,整个绿云罩顶啊!”
  
  颜倾玄的脸已经黑的不成样子,江清见此暗道不好,急忙高声解释道:“王爷,姑娘是小人的主子,小人自然算是姑娘的人。”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颜倾玄更是乌云遮面,眼中蹿起一缕火焰熊熊燃烧,几欲暴走。
  
  他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两人的关系更倾向于主仆,他真正介意的却是白浅的态度,那副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的狂妄和划清界限摒除在外的冷淡,仿若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甲被完全的忽略漠视。
  
  颜倾玄瞪着将江清挡在身后仿若母鸡护雏的白浅,恨恨磨牙道:“很好!剑雨,带他去军营集训十天,好好关照……本王王妃的手下可不能是这么个软趴趴的德行,丢了我大秦战神的脸!”
  
  剑雨眨眨眼再眨眨眼,终于在暗卫三人见了鬼的表情上确信了自己没听错,王爷居然也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白浅皱眉思索,半响回道:“可以,明日开始!”
  
  这清清淡淡的一句话令颜倾玄瞬间舒爽了,满意的眉飞色舞哈哈大笑,这笑声清朗狂烈,仿若暴风席卷在整个长安城的上空,霸道无匹气势惊人。
  
  众人均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飞鹰拽拽惊雷的袖子,小声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惊雷瞪着眼睛回道:“你问我我问谁?还以为要和王妃火拼呢!”
  
  江清嘴里哀怨的嘟囔着:“战王怎么和传说中不一样?”
  
  白浅柳眉轻挑:“传说?”
  
  他听白浅问顿时来了兴致,两眼放光摩挲着双手憧憬道:“是啊!大秦战神啊!那可是咱们秦国的神话!战王自十四岁领兵征战沙场,统领秦军百万兵马,大大小小战役无一不胜,十五岁带领十万强军以少胜多退北燕二十万兵马,十六岁将东楚大军打的落花流水狼狈逃窜,十八岁挥军直入南韩连夺四座城池,二十岁让主动挑衅的西卫双手奉上第一美人……”
  
  说道这里猛的卡了壳,颤巍巍的瞄了白浅一眼,完了完了,姑娘听见这句话我这小命又要不保了!
  
  白浅耸耸肩,斜斜的觑着他,戏谑笑道:“无妨,你的十天集训变成二十天了。”
  
  还不待江清哀嚎,颜倾玄猛的扯过白浅,顺带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三十天!”
  
  江清泪流满面,这俩人,简直天生一对啊!
  
  白浅也不反驳,看向颜倾玄挑眉道:“八方赌坊,我要了!”
  
  “可以!”颜倾玄剑眉飞扬,对剑雨打了个眼色,神色嚣张的吩咐道:“去问问成致远,这个丞相还当不当了!”
  
  剑雨领命欲走,还没转身就听见白浅悠然的声音传来:“顺便告诉他,李英俊公子说了,在这长安城他若说一,谁敢说二。”
  
  暗卫三人顿时趔趄了一下,王妃真是狠啊,这么一个藐视皇权的罪名压下来,绝对是杀人不见血的最高境界!
  
  剑雨的扑克脸抖了一抖,嘴角抽搐着僵硬转身大步逃窜,心里暗暗发誓,今后绝不能惹到小王妃,见着都要绕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