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妃常霸道:战神王妃 > 第五章:伤风败俗啊

第五章:伤风败俗啊


  夜幕如水,星月无光。
  
  漆黑不见五指的夜色中,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在明桩暗哨遍布的战王府中飞快的游移,如入无人之境。
  
  动作迅猛敏捷,无声无息犹如鬼魅,正是白浅!
  
  她用了两个时辰查看地形,将这偌大的战王府整个的探查了一圈,一幅完整而清晰的王府地图已经印入了脑中,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全数了如指掌。
  
  目的已经达到,白浅显出身形,大摇大摆的朝清风苑走去。
  
  “那……那是王妃?”一个暗卫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捅捅身边的同伴,惊声道。
  
  “是……是吧……”另一个暗卫瞪着眼睛,呆滞若木鸡。
  
  直到白浅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两人才从瞠目结舌的游离状态中回过神来,僵硬的转头对视一眼,目中皆是不可思议的疑惑震撼。
  
  “你说,王妃是怎么过来的?”第一人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他二人整夜守在此地,并未看到王妃经过,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你问我,我问谁?”第二人无奈的哼哼道。
  
  “禀报王爷!”两人脸色凝重,同时说道,身形一闪,消失无踪。
  
  同样的情形在白浅所经过的道路上反复上演。
  
  回到清风苑时已经接近凌晨,苑中寂静无声空无一人。
  
  想来也是,颜倾玄贵为王爷,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定然不会独自宿在这冷冷清清的别院。
  
  白浅对这个结果极为满意,梳洗一番后惬意的钻进被窝,脑中飞速运转,将自这个身体中接收到的凌乱片段一一梳理。
  
  如今所处的世界五国并立,战乱纷飞,烽火连天。
  
  分别是北燕、东楚、南韩、西卫,和位居正中的大秦。
  
  其中实力最为强劲的当属秦国,雄踞中原,版图辽阔,资源丰富,占尽了天时地利。秦人民风彪悍,武风盛行,秦军铁骑好斗善战,颜倾玄治军严谨,战神之名更是令其余四国闻风丧胆。
  
  燕国居于北方严寒之地,善于雪战,以终年被冰雪覆盖的雪山天险为屏障,偏安一隅倒也保存了实力,仅次于秦国。
  
  东楚沿海而居,四季分明,气候湿润,是典型的鱼米之乡。以文治国,思想开放,国内文人才子辈出。
  
  南边的韩国终年温暖如春,林木繁盛,因受东楚的影响较大,文化相对比较发达。然而韩人骄奢yin逸,玩物丧志,国内处处充斥着yin靡之风,早已失了同四国一争的斗志。
  
  而白浅的母国西卫却是远在边陲,土地贫瘠,积弱久矣,卫王平庸无能,好大喜功,独断专行,国内一片怨声载道。与大秦相比,完全是蛇蟒与巨龙的差距,无法匹敌。
  
  然而卫王却是野心勃勃、自视甚高,一心做着称霸天下的美梦,更是不自量力的主动挑衅于强秦。也正是因为如此,兵败如山倒的卫国便将第一美人上官白浅双手奉上,以求和解。
  
  不对!白浅猛的睁开眼,目中一丝凌厉的杀气闪过,冷戾慑人。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灵魂附于上官白浅的身上,那她呢?
  
  可是死了?又是因何而死?
  
  这个身体中的记忆凌乱涣散,残缺不全,竟是完全没有关于她死因的片段。
  
  过了半响,白浅缓缓眯起凤目,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自己接收了她的身体和记忆,作为回报,必会让害了她的人血债血偿!
  
  而我,白浅唇角微勾,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妄图挑衅自己的人!
  ————————————
  
  卯时方至,朝阳未升。
  
  白浅睁开清冽明亮的双眼,她有着固定的生物钟,绝不会放任自己大睡特睡。睡懒觉,那是什么东西?
  
  杀手是一个刀头舔血的行业,业界一切以实力说话,若无法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无疑是在头颅上悬了一把随时致命的尖刀。身为杀手之王的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白浅一跃而起,“撕拉”一声将衣服撕成条,依次绑到手臂大腿上,眨眼便形成了一身利于运动的紧身衣。再将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用最后一根布条绑成一个马尾,如瀑的发丝顺着后背直垂腰际,清爽利落。
  
  苑外的天色还未大亮,浅浅的雾气迷迷蒙蒙的笼罩在天幕上。
  
  清晨的空气很好,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带着微微凉意的新鲜空气直入肺腑,立时神清气爽。压腿、扩胸、伸腰、提踵、原地弹跳……一系列的热身活动做下来,姣好的身段显露无疑。
  
  隐于树上的暗卫纷纷面红耳赤,望天望地就是不敢往清风苑里看,这个王妃别是傻了吧,竟然穿成这样就出来了,简直……简直是……伤风败俗啊!还有那些个动作,奇奇怪怪的,不行,赶紧禀报王爷!
  
  若是白浅知道那些暗卫心中所想,定会嗤之以鼻。她做完准备活动,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周身游走,满意的点点头,这具身体虽然废物,软塌塌的没有一丝劲道,但是好在柔韧度不错,只要照着自己的方式训练,相信不出一月,就会恢复前世身为顶尖杀手的巅峰状态。现在首要的是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将身体内那充满力量的感觉找回来。
  
  白浅一步迈出,沿着战王府开始了晨跑。
  
  天色渐亮,朝阳初升,薄雾被金灿灿的光线照的四下散开,璀璨的烟霞笼罩在东方,好似绽开的红玫,一片瑰丽。
  
  王府中渐渐有了声响,晨起的侍卫奴婢陆续续的出现,见到跑过的白浅无不捂着眼睛大叫一声,迅速的蹿回院子,一片鸡飞狗跳。
  
  白浅厌烦的皱了皱眉头,无视这些少见多怪的古代人,继续跑步。
  
  “你这是在干什么!”一声怒吼自远处传来,好似一道惊雷震荡在战王府的上空。
  
  话音未落,带着松香的铁血飓风已经飚到了身边,白浅脚下一闪,身形好似一缕青烟躲开了颜倾玄的钳制。
  
  又是这种步伐,这么快的速度!颜倾玄面上一丝讶异闪过,随即阴云罩顶,铁青着脸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方才起床还未来得及梳洗,就被暗卫报来的消息气到头顶生烟,这个不省心的女人,大清早的闹什么幺蛾子?看看她这副不伦不类的打扮,简直不堪入目,丢尽了他堂堂战王的脸!
  
  “如你所见,跑步。”白浅斜睨了怒火中烧的颜倾玄一眼,径自绕过向前跑去。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惊悚的抽气声,隐在各个角落围观的暗卫纷纷被这不清不淡的回答震在了当场,仿佛见了鬼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绝对是疯掉了的王妃,竟然敢和战神这般说话,不要命了吗?
  经过昨天晚上的一番试探,颜倾玄对于这个新王妃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虽然早就猜到她不会给自己什么殷勤态度,却也被这不咸不淡的回答气的不轻。
  颜倾玄头顶的阴云已经凝成了实质,仿若能看到噼里啪啦的闷雷在里面腾腾翻滚。
  好个上官白浅,执迷不悟、死不悔改!今天不给你个教训,你就不知道本王战神的名字从何而来!
  
  颜倾玄施展轻功纵身一跃,好似一只煞气凛然的苍鹰直扑已经跑远的白浅而去!
  
  劲风袭来,仿若浑无所觉的白浅突然脚下生风扭身一闪,幽灵般的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诡异的摸到了颜倾玄的身后,玉手扳住他硬实的肩膀狠狠一个用力,一个过肩摔将颜倾玄向后甩去!
  
  颜倾玄猝不及防被白浅甩到半空,却也反应敏捷一掌袭出由上自下直抵白浅脑门,白浅身子一矮,头颅飞快避过他凌厉的掌风,但是双手也脱离了对他的钳制。
  颜倾玄在空中一个翻转轻身落地,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见原本探着脑袋看好戏的暗卫纷纷捂着眼缩了回去。不好!心中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剧痛袭来后腰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仿若狗吃屎一样趴在了地上。
  
  “嘶——”这个女人下手真狠!颜倾玄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一边揉着后腰一边用阴厉的眼风在四周尖刀一般扫过,暗卫一个个抱着脑袋在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王爷看不见我……
  
  待目光落到对面抱着双臂看好戏的白浅时,那张脸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青黑色的烟气窜出脑门直上青天,巨大的杀气笼罩在战王府上空,阴沉的可怕。
  
  
  白浅纤秀的眉梢一挑,那意思:还来不?
  
  很好,颜倾玄嘴角弯成一个张狂的弧度:再来!
  刚才绝对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谁能想的到养在深闺的废物公主竟然有这样矫健凌厉的身手?颜倾玄再次飞扑而上,一拳挥出下手毫不留情,对手就是对手,在他的观念中没有男人女人之分。
  
  白浅一甩头躲过他的拳风,玉手灵蛇般缠上直抵咽喉,端的是要他性命的狠辣!在她的世界里更是没有男女之分,对手?不,只要战友和敌人,活人和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