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西岐二公子 > 第一章 七月半,鬼门开

第一章 七月半,鬼门开


  擂台赛结束,冥王坐在看台上,已经开始打盹了。“冥王,冥王……”牛头呼唤几声,这才唤醒众位冥王。
  “哦,嗯,是结束了?”
  “对对对,几位冥王,您看这一千名鬼差怎么处置?”马面谄媚地问道。
  “哦~可真够慢的,我来吧。”阎罗王大手一张,每一根手指,便化作石柱一般粗大,随着他弹琵琶一样的那么一扒拉,擂台上的一千只鬼,便被分成均等的一百份,他随手抓了一份。
  “哎,阎罗,你这可不地道,修为最高的可都在你手里了。”秦广王当即不服,阎罗王将林四娘、黑白无常这些鬼差当中最厉害的,都扒拉到自己家了。
  “哈哈哈,先下手为强,这就当我分拨的辛苦费了。”
  “忒的不要脸,罢罢罢。”众冥王也不再计较,蝼蚁罢了,谁在乎自己手中的蚂蚁,哪个个头大那么一点点呢?
  冥王们挑拣完,各自带着各自的鬼差回去了,黑白无常也被带去了阎罗殿。
  “哗啦啦……”阎罗王拿出一个大口袋,像倒垃圾一样,在鬼差面前倒了一堆废铁,垒起来足有三人高。
  “从今天起,你们就算为我办事。你们虽然卑微的不值得一提,却也代表我的脸面。这些玩意儿是我斩杀妖族,从他们身上搜刮来的法宝,你们挑些能用的。”
  “啪!”一大堆令牌,被阎罗扔在地上“这是你们的腰牌,是你们身份的证明,腰牌遗失者,死。”
  “是,我等遵命。”鬼差们连连应是,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捡起属于自己的腰牌。
  腰牌非金非木亦非石,正面刻“鬼差”二字,反面刻着“甲”字。乃是地府甲区鬼差之意,用来区别鬼差与奴隶。
  而当他们佩戴上这枚腰牌时,灵魂便被下了桎梏,但凡敢生出摆脱地府的念头,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对此鬼差们虽然心里不舒服,却也能接受,他们的日子,总归比那些被奴役的奴隶好许多。
  随后鬼差们就在这一堆垃圾中,挑拣法宝。
  “我们分头找。”黑白无常选择分头行头,这样机会大些。其实说实话,他们都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兵器,这一堆基本上是报废的法宝,只要能找到一件能用的,他们就满足了。
  黑无常的运气不错,没多久就寻得一把红缨枪,枪身通红,枪头似火,红缨如血,想必它原先的主人是位女妖,男子断然不好意思,使这般艳丽的兵刃的。
  黑无常看向远处依旧一无所获的林四娘,暗自将红缨枪藏入腰牌(腰牌有储物之能)继续寻找。
  “呼——”找到了,没多久,其他鬼差也找到了可用的法宝,是一柄大锤。
  接着是斧子、剑、刀子、棒子、大印接连被扒拉出来。
  林四娘也找到了一根白色棒子,虽说枪与棒子一般都是棍状兵刃,但如果有选择的话,四娘还是想用枪。
  “我找到了。”白无常举起手中的黑铁链,冲黑无常笑了笑。
  在部落里,他们出去狩猎,白无常体弱,就时常用绳子做武器,虽说铁链与绳子有差别,不过凭他现在的修为,只需稍微熟悉下,就能运用自如。
  “大哥,你还没找到称手的吗?”
  “没,还没。”黑无常摇了摇头,低头继续寻找。
  白无常一看就知道,自家大哥说谎了。虽然不明白大哥为什么骗自己,但白无常也不深究,帮着黑无常寻找。
  “轰!”忽有一道光华直冲云霄,照的阎罗殿通亮。
  “不好,是谁打开了轮回通道!”阎罗撇下一干鬼差,爆射出去。
  “走,我们也去看看。”四娘一副大姐头作派,带领黑白无常等鬼差,飞往六道轮回。
  在空中盘踞着一位人首蛇身的美人,她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下方就是六道轮回“人道”的入口。而十殿冥王正好拦住入口,不叫美人靠近。
  “十位冥王,还请让路,别逼我动手。”美人脸色不悦道。
  “女娲娘娘,你贵为圣人,驾临地府我等兄弟自然扫榻相迎,可我们巫妖终究势不两立,你想送伏羲投胎,就算明知打不过你,我等今日也非得拦你一拦。”
  原来那美人便是女娲娘娘,人族的创造者,一干鬼见得娘娘不由自主的倒身下拜,口称“娘娘”。这是源自灵魂的尊重。
  女娲娘娘分属妖族,她有一位兄长名“伏羲”,在巫妖大战中被斩杀,女娲娘娘废了好一番劲,才保其灵不灭。
  女娲娘娘此来,便是要送伏羲的灵去投胎,日后伏羲虽不能如她一般成圣,却也好证个人皇之位,万劫不灭。
  女娲娘娘有这打算,作为妖族死敌的巫族怎么可能答应,所以誓死守住轮回入口。
  “唉,我实不愿再与尔等动手,不周山一战已死伤太多。”女娲娘娘哀叹一声。
  “结阵!”十殿冥王掐动法诀,合而为一,化作一位手持巨斧的巨人,挥斧向女娲娘娘砍来。
  “你们的盘古真身,比之十二祖巫可差远了。”但见得女娲娘娘蛇尾一扫,便将巨人击飞出去,十冥王瞬间解体。
  强,实在是太强了。
  在冥王面前,黑白无常只觉得自己弱小的如同烛火,可十大冥王面对女娲娘娘,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圣人之威,真可毁天灭地。
  “噗”十殿冥王被打的一口逆血喷吐,已然重伤。可是他们没退,而是手挽着手,毅然地挡在轮回通道前。对他们来说能不能拦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拦住的这个决心。
  巫可以战死,但绝不退后。
  “何苦来哉啊。”女娲娘娘轻叹一声,一口仙气吹出,好似刮了十级台风,方圆十里,无论冥王还是鬼差都被狂风卷走,带到百里之外,而神奇的是,无一人受伤。
  清场完毕,女娲娘娘小心翼翼地打开手中盒子,看着当中那即将幻灭的灵,不由的流下泪水。
  “大哥,对不起,是妹妹没能护住你。”
  “傻瓜,哪有妹妹护持哥哥的道理。倒是哥哥没用,没能保护好妹妹。送我入轮回吧,下一世我可就是人了,见到你,还得向你这个人祖跪拜呢。”
  “哥哥,你净跟我玩笑。”女娲娘娘擦干泪水,轻轻柔柔的将伏羲的灵送进轮回通道,自此妖族伏羲大帝亡,人族伏羲人皇生。
  百里之外,十殿冥王捶胸顿足,悲愤道:“后土娘娘,你何时归来,妖族欺我巫族太甚啊。”他们是骄傲的巫族,如今却被死敌打上门来,而毫无还手之力,实乃奇耻大辱。
  “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滚,滚!一年之内你们若抓不到一千个鬼魂,我叫你们魂飞魄散。”冥王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一干鬼差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出气筒,谁叫他们生前是人族,而人族是女娲娘娘创造的。
  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妖族成为鬼差,我就呵呵,巫族还能给他们机会?
  就在这样一场闹剧下,鬼差们被冥王狼狈的赶出地府,以一年为期,每个鬼差需抓一千个鬼来交差,如果顺利的话,一年之后,地府将新增1000000鬼奴隶。那天,正是农历七月半。
  “四,四娘。”黑无常唤住前头走着的林四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