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僵尸保镖 > 第1885章 曾经的传人

第1885章 曾经的传人

“如烟小姐姐,我再次说明一下,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男人,好吧。”林天非常无奈,同时心里想着,难道灵雨真的喜欢我?可是她一直跟我抬杠啊。
  
  或者说,她不收我,只是看着萱萱的份上,或者朋友的份上?林天有些懵,他不是情圣,哪里懂女人的心思,当初有女朋友还是被倒追的。
  
  “你来清潭镇是不是为了找灵雨那丫头?”张如烟没有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而是反问。
  
  “算是吧,她被罚面壁,我有很大的责任。”林天颇有些愧疚,也不知道那丫头面壁苦不苦,有没有被体罚,这些千年老家族门规森严,谁知道会有什么奇怪的惩罚。
  
  张如烟却看着林天,似笑非笑,半天不说,仿佛看穿了林天,好一会她才开口:“你是僵尸,来张家不是送死吗?真的只是为了看灵雨丫头?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吧,比如……冰魄棺?”
  
  林天心里一惊,这女人成精了吧,怎么什么都能看穿!
  
  “也对,你是将臣血脉,来取冰魄棺也在情理之中。”张如烟又加了一句,不过她却伸出一根手指,在林天面前摆了摆:“但是,你既然被我抓到了,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吧,乖乖地和我结合,让我怀上魔星之胎,这才是正事。”
  
  “如烟小姐姐,有句话我真的憋不住了,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整天想着要睡我,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林天一脸黑线,又是无奈,又是不爽。
  
  “我也有句话憋不住了,你是不是也有病,送上门的美色都不要,难道我不漂亮吗?身材不好吗?”张如烟上下打量着林天,然后目光停留在林天下面,肆无忌惮的样子。
  
  “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我也没病,说实在,刚才我也心动过,但是,我这个人脾气比较倔,越是被强迫,越是不想做。”林天实话实说,不想跟她绕弯子。
  
  张如烟却摊摊手,毫不在乎林天的话:“你不想做,那我只有用强了,反正你在我手上,除了乖乖就范,没有别的选择。”说着,又要召唤花藤,把林天强上了。
  
  “等等……”林天大喊一声,因为他忽然想起了张如烟刚才的话:“我能证明,我不是你要找的男人。”
  
  你是将臣血脉,就是这句话,林天这会才反应过来。
  
  张如烟皱了皱眉头,林天没等她说话,便伸出手,一团紫焰的火焰从手心升起。看到紫焰,张如烟眼睛瞬间瞪大,整个人愣住了。
  
  “如烟小姐姐,你既然和他相处那么久,一定见过他的本命力量,而这,就是我的本命力量,火之力,现在,你还觉得我是你要等的人吗?”林天动了动手中的紫焰,示意她看清楚。
  
  张如烟一动不动,忽然,眼中流出了两行泪水,划过白皙的脸颊,滴落到草地上。她呼地蹲了下来,双手抱膝,埋下头,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不是吧?林天看得一脸懵逼,刚才还霸气的想要强上老子,现在却像个小姑娘一样,埋头大哭,这什么情况?
  
  林天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靠近几步,也蹲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如烟?别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
  
  靠,老子说的都是什么,这种时候嘴变笨,不会安慰人了,林天很是鄙视自己。
  
  林天揉揉眉心,绞尽脑汁地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毕竟对方不是肖曼萱,也不是大小姐,有些话不好说。
  
  突然,一股香风袭来,张如烟一下抱住他,本来这也没什么,女人哭泣,总要找个肩膀依靠一下。可是她的力气大得吓人,林天一个不察,被她扑倒在地。
  
  林天回过神时,发现自己被一个柔软的身子压在了底下,女上男下,姿势十分暧昧。
  
  张如烟一把林天扑倒,倒是不哭了,但是低头不停地往林天脸上脖子上亲,一手还伸到他裤腰带上,使劲拉扯,要脱掉林天的裤子,那疯狂劲吓了林天一大跳,这女人还真的强来啊!变化也太大了。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拉扯皮带,可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不懂现代男士皮带的解法,半天拉不开。
  
  忽然她又停下了疯狂的动作,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这回是骑在林天身上哭,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你这什么破皮带啊,连它也来欺负我……”
  
  林天也是好不尴尬,这都什么事,搞得好像是老子欺负了她,现在明明是老子被骑着好不好!
  
  只不过,张如烟梨花带雨的样子,实在让人发不起火,她的脸颊也是通红,不知是哭的,还是动了情。
  
  靠,知道我不是她的男人,不会动情才对啊,林天对她的行为疑惑不解。
  
  “呃,如烟小姐姐,你是不是冷静一下,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林天好言提醒,要不然一直这么骑着,他也难受啊,张如烟臀上的热力不断蒸腾下来,让人想入非非。
  
  张如烟一听这话,不哭了,一抹眼泪,决绝道:“我想得很清楚,你是僵尸,也一样能让我怀上,让他们知道到底是不是魔星之胎。”
  
  “靠,你是在报复家族,还是在报复前男友?”林天一脸黑线,败给这个疯狂的女人,顿了一下,又放轻声音:“还是报复你自己?”
  
  张如烟眼神一阵变幻,神情一下变得落寞,她从林天身上起来,一声不吭地走出结界,站在水潭旁,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不知是在顾影自怜,还是自我欣赏。
  
  林天估计,顾影自怜要多一点,因为她的情绪不太好。
  
  “这还是那个天赋异禀,意气风发的我吗?唉……”张如烟叹息一声,带着无限的惆怅。
  
  敢毫无避讳地说自己天赋异禀,不是不知天高地厚,就是天才人物,林天相信,张如烟是后者。
  
  她没有看林天,依然轻声地说着:“我曾经是张家天师传人……”
  
  林天一愣,脱口道:“张家的天师传人不是张灵雨吗?以她的性格,应该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