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僵尸保镖 > 第949章 午夜凶铃

第949章 午夜凶铃

“师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刚开始我也这么想,但是仔细一想,赵雅的情况和老爷子不同,我刚才诊断过,赵雅体内没有任何阴气的存在,这点就和老爷子不同。”林天摇摇头,认真说道。
  
      “那白激动一场?”紫烟很不甘心地说。
  
      “也不见得,赵雅体内没有阴气,但生机还是一样流失,所以我判断,引起她生机流失的应该是外物。”林天推断道。
  
      “紫烟,你们在说什么?我不会有事吧?”赵雅害怕地问道。
  
      林天代为回答道:“我说你的情况是外物引起的,如果想自己没事,就老实地回答我,最近有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去过什么陌生的地方?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
  
      赵雅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其实我的饮食和以前没什么不同,最近也没离开过京华市,不过……”
  
      “不过什么?”林天皱眉道。
  
      “我最近接触过南洋巫术,因为我听别人说,南洋巫术可以给人带来运气。”赵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南洋巫术?说详细点。”林天疑惑道,南洋巫术让他想起降头术。
  
      其实南洋巫术远不止降头术那么简单,它结合了符箓、道术或者蛊术,修行这些巫术的人行事太过神秘,所以普通人只知“巫术”其名,却不知具体是什么东西。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只是跟别人去了一个地方,听了一个类似灵修班讲座的东西,他们也没让我吃任何东西,听完就回来了。”赵雅迷惑地说。
  
      “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你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林天仔细问道,慢慢引导她回忆。
  
      赵雅又皱眉想了一会,突然说道:“对了,他们给了我一颗种子,说是幸运种子,让我回去之后种在花盆里。<>”
  
      “哦,你种在了哪里?”林天问道。
  
      “在客厅外面的阳台,绿色那个花盆。”赵雅指了指外面,说道。
  
      林天起身就走去客厅,来到客厅的阳台,阳台种有不少盆栽,但是其中一个绿色的花盆非常显眼。
  
      在绿色的花盆之中,长了一株植物,看不出是什么植物种类,但是林天奇怪的是,这株植物居然有巴掌的高度,不像是种子刚种出来的。
  
      什么植物生长这么快?林天皱了皱眉,索性开启透视眼,把植物探查了个遍,从叶子到枝干,再到根系,甚至连土壤都不放过。
  
      可呈现在林天面前的,的的确确是一株普通的植物,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我猜错了,不是种子的问题?林天疑惑地想了想,没有什么头绪,只好返回赵雅的卧室。
  
      “师弟,有什么发现吗?”紫烟看过来,问道,林天摇了摇头,表示没发现任何问题。
  
      “那……那我怎么办?”赵雅焦急地问,眼中急得流出了泪水,如果查不出任何问题,就解决不了她的事情,那她就会死亡,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几个人能淡定。
  
      “这样吧,师姐,今晚我住在赵雅家里,探一探情况,你和木下姑娘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接我。”林天沉吟了一下,决定道。
  
      “什么?你和她晚上住一起?你们孤男寡女……”紫烟瞪大眼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师姐你想哪里去了,如果我没猜错,晚上会有状况,你们待在这里我不放心。”林天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可是你们……”紫烟还是接受不了。<>
  
      “什么我们,你们的,赵雅都这样了,我们还能怎么样,师姐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林天似笑非笑道。
  
      “哼,鬼才吃你的醋,你爱住就住,我不管了。”紫烟生气说道。
  
      “嘿嘿,你说的没错,鬼才吃醋,今晚,也许有鬼出没哦。”林天嘿嘿笑道,吓唬了一下她们,几女果然左右张望,疑神疑鬼起来。
  
      “紫烟,如果你不放心,今晚可以住在我那里,我的房子就在十二楼,没隔多远。”沈安妮提议道。
  
      紫烟眼睛一亮,点头道:“好,今晚我就住安妮小姐家,师弟,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一呼师姐就到,怎么样,我够仗义吧。”
  
      “林大哥,我也是,我也可以帮忙的。”木下美加也跟着说道。
  
      林天无奈地拍拍额头,你们两个女人,不添乱已经不错了,还想帮忙,别到时候见鬼吓得尿裤子,嗯,不知师姐吓尿是什么样子,林天非无耻地想。
  
      “好吧,你们想住就住吧,但是我有个条件,今晚不管发生什么动静,你们都不要下来,除非我喊你们,可以做到吗?”林天无奈地说道。
  
      紫烟目光,笑道:“当然,我们绝不给你添乱。”
  
      林天看她目光闪动的眼神,就知道紫烟动着小心思,但是她现在应承下来,也只好如此了。
  
      事情安排妥当,中餐和晚餐紫烟叫了外卖,一行人都在赵雅家吃饭,不过赵雅没什么胃口。
  
      吃过晚饭,天也渐渐地暗下来,外面已经华灯初上,林天把紫烟三人赶了上去,然后把门锁了。
  
      紫烟三人一走,就剩下了林天和赵雅,孤男寡女,林天倒没什么,赵雅反而有些害羞起来。<>
  
      为了缓和气氛,林天随意问道:“赵雅小姐,前几日,你睡下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个倒没有,但是每天早上起来都很疲惫,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赵雅回答道。
  
      早上起来疲惫?林天心里一动,莫非事情就发生在赵雅睡着的期间?非常有这个可能。
  
      可惜赵雅一直没有睡意,就和林天在客厅看电视,两人都不说话,只有电视里传出的声音,这样反而显得客厅更加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
  
      林天索性闭上眼睛,只用透视之眼监控着整个客厅,包括赵雅。
  
      不知不觉快到午夜十二点,赵雅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无聊地按遥控器换台。
  
      突然,一阵滴滴滴的声音响起,是赵雅的手机铃声,接着便是报时声:现在时间,午夜零点正。
  
      在时间刚播报完毕的时候,赵雅突然站了起来,双目直愣愣地看着客厅阳台,然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