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僵尸保镖 > 第196章 家法
我们一直在努力服务书友,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

    ①群已满,请大家加②群

    谁?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的,这是林天的第一印象,在肖家还有谁辈分大,敢这么说话。

    苍老的声音落下,说话的人也来到了厅内。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满是皱纹,手上拄着拐杖。另一边是个十来岁的毛头小子扶着,虎头虎脑,倒是不怕生,眼珠子转动,大胆的打量着大厅内的众人。

    “太叔公……”肖曼萱惊呼,不止是她,很多年轻人都站起来礼貌的称呼太叔公。

    “三叔公,您怎么来了?”肖夫人居然叫他叔公,这辈份还真不是一般高。

    肖家姐妹叫太叔公,也就是说进来的老人是她们太爷爷那一辈分的人,比她们爷爷辈分都大。不过林天想不通,按照肖家姐妹的年龄,如果她们爷爷还健在的话,应该有八十几到九十岁左右的高龄了。

    那老人是太爷爷那个辈分的,难道他已经超过一百岁?不过看样子不太像,虽然老人年纪看起来很大,但是身子还很硬朗,眼睛也不混浊。

    林天把心中的疑问悄悄问了肖曼雪:“大小姐,他真是你的太叔公?怎么年纪好像对不上?”

    “这有什么奇怪的,太叔公虽然辈分很高,但是年纪只是比我爷爷大几岁而已。在华夏自古就常有这种情况,辈分高年纪却不高,甚至一个大人叫小孩作叔公的情况都有。”肖曼雪毫不奇怪说道。

    这时肖夫人已经把那个“叔公”请到首位上,小孩倒是没有坐下,就站在老人后面。由于老人辈分很高,大厅里的族人都不敢说话,都等待着老人发话。林天却看着肖夫人母女,想知道她们要怎么处理。

    如果这位老人反对她们的决定,她们要怎么办。其实肖氏集团的财产也和老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是族里高辈分的人,如何处理就看她们了。

    不过林天看大小姐眼神坚定,看来是要把行动进行到底了。

    “三叔公,救我,救救我,大嫂好狠的心啊,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一条后路都不给我们留下。”那个二弟见到老人,又仿佛活了过来,居然跪到老人面前哭诉,还真的流下了两行眼泪,模样装的凄惨无比。

    吗的,恶人先告状,林天心里再次鄙视这种人,要不是怕吓到老人,林天早已经一拳就把他放翻。

    可是老人没有理他,而是对肖夫人说:“发生这么大的事都不通知我。”

    “三叔公在老家颐养,不敢劳烦您。”肖夫人回答道。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你要开家族大会,我就知道有大事要发生,没想到刚来就听到了你们的争论。”老人说着,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他缓了一下又说:“我虽然比曼雪的爷爷大一辈,但是我年纪也就长几岁,我们两人年轻时几乎是无话不谈,不像是叔侄,更像是同辈的兄弟。”

    说到这老人停了下来,似乎在回忆什么,林天也搞不清老人的目的,难道是先谈交情,再求情?那“二弟”和“三弟”明显也有这种想法,似乎已经看到三叔公出面为他们讲情面,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得意。

    不过得意还是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他们还要继续装可怜博取三叔公的同情。

    “那时候曼雪爷爷有能力有魄力,敢一人出来独闯,并且最后有了不小的成就,成为族里学习的榜样。他有一次跟我说过,愿意分我三成的干股,请我和他一起管理公司。”老人的话让所有人惊奇了。

    即使是肖夫人也没有听说过这段往事,更不用说肖曼雪姐妹。不过她们清楚,干股不是股权,它只是具有盈利分红,而没有股权的实际控制权。

    老人又继续说:“不过,我没有答应,分散公司盈利,无疑在削弱自身,我曾建议他不要这么做,对族里其他人也是一样,而是把所有力量集中不停发展壮大公司,让它成为家族里的大树,能让亲人们过上好日子就行了,这才是细水长流。”

    佩服啊,这老人目光不是一般的长远,林天不得不感叹,肖家的聪明果然是有遗传基因的。为啥华夏自古就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就是第一代创业,剩下几代就分家产,一个庞大的家产被分割成零碎,那还怎么集中力量和别人竞争,后果只有慢慢被吞并的份!

    就冲老人的这个做法,林天也得点一百个一千个赞,老人才是真的为家族着想,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

    此时所有人都听出了老人的意思,对比那个“二弟”和“三弟”的做法,他们简直就是家族的罪人,是他们要把肖氏集团这棵大树掏空,让所有族人都失去依靠。

    两人也察觉到了不妙,老人的话,众人愤怒的眼神,他们感觉到老人根本不是来讲情面的。

    肖夫人也听出老人的意思,终于松了口气,她笑道:“三叔公是我们的楷模,二弟和三弟的处置但凭三叔公定夺。”

    “好,我现在已不是集团的管事,但是我管理肖家的宗祠,就有权利管不肖子孙,容不得任何人破坏家族规矩。”老人说到宗祠,面容严肃,然后他站起来沉声喊道:“请家法!”

    家法?林天心里没有任何这种概念,现代社会还会有这种规矩吗?不过肖家的人都没有意外,扶老人进来的十几岁小孩居然从背后抽了一把漆黑的刀出来。

    刀只有小臂长,圆弧形,刀身黑色,但是刀口却是明晃晃的寒光四射。

    “三叔公,不要,我知道错了!”两人不停磕头,再没有刚才的嚣张。

    “家法已有几十年不用,你们大概都已经忘记,你们两个,每人留下两根手指,之后逐出肖家!”老人面无表情,冷酷宣布。

    好残酷的家法,不过老子喜欢,对待人-渣就该如此,林天还真想不到现代社会还有这种残酷的家法。

    两人被吓得爬起来就要跑,可是林天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他上前两脚就把两人踢翻,提起来把两人的手按在桌上。

    老人接过家刀,“唰唰”几刀就挥下,鲜血顿时喷出,染红了桌子,凄惨的嚎叫响起,回荡在整个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