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台城遗梦 > 第七白四十四章 算计

第七白四十四章 算计


  兰子义咽下一口菜问道:
  “高大人怎么想起这件事情来了?咱也才剿灭妖贼没几天,干戈未息,疮痍未复,此时出兵怕是朝廷不会答应。”
  高延宗道:
  “我知道朝廷不会答应,这些日子以来一封一封的给兵部上书,请求发兵,朝廷压根就没有理睬我,所以我想请卫侯代我上书。卫侯你面子比我大说的话肯定有分量。”
  兰子义放下筷子端起酒杯,他用嘴唇轻轻抿了一口酒,浊酒的酸涩以及呛鼻的异味熏得兰子义直皱眉。兰子义道:
  “就算是我的话更有分量,可这种军国大事,我还是不够资格,我说了估计也和高大人一样石牛入海,难起波澜。”
  高延宗叹息一声,捏紧拳头不断敲击桌面,他话中带愠道:
  “军国大事,军国大事,口口声声说得全是军国大事,可真办起事情来全都拿他当儿戏。卫侯,我问你,你说之前我们已经剿灭了妖贼,可剿灭之后斩下的首颅在哪?俘虏的贼人在哪?我只粗略点了点京军与东军的伤亡人数,我们和妖贼死的人差不多,这也能叫灭贼?”
  兰子义听着高延宗的絮叨没有说话,他给自己到了一杯浊酒再次一饮而尽。高延宗没管兰子义,他还在继续追问,他道:
  “卫侯说妖贼被灭,可现在东南几郡漫山遍野的贼匪又怎么说?那全是妖贼流窜出去的主力。这么一大群人虎啸山林,迟早要出来作乱,现在他们唯一不出来为乱的理由只是因为雷有德垮了之后群凶无首,无人领头。若是等着妖贼内部火拼完成,几万乃至十几万人丁被铁腕统于一人之下,到时候江东可就不再是国家所有了!”
  高延宗说着用指节重重的敲打了一下桌面。高延宗说得兰子义并非不知,今次南下余杭,那陈五哥不就和妖贼接上首尾了么。
  高延宗目光如炬,炯炯有神,他盯着兰子义不放,只等兰子义作答。兰子义喝过酒后拿起筷子,他本想吃一口在思考一二,可高延宗在旁熟视,这时候动筷子的尴尬谁人能受?
  于是兰子义叹了口气说道:
  “高大人说得有道理,我回去便写奏章递上,争取为高大人要到这南下的机会。”
  高延宗听到兰子义答应下来,立刻喜笑颜开,他道拍着兰子义臂膀笑道:
  “我就知道卫侯是条有担当的汉子,这事你肯定当仁不让。我去不去的无所谓,谁去都行,只要南边妖贼剿了就行。“
  兰子义摇头笑道:
  “高大人你都已经吃过一会大公无私的亏了,怎么还不长记性?你没事找事要求出兵,出兵取胜的机会却又让给别人,你还真是傻。“
  高延宗笑道:
  “傻就傻,傻人有傻福。我亏一点无所谓,只要国家好了就行。唉,对了卫侯,我这缺的粮草军饷你可得记得给我弄来。“
  兰子义指着桌上的浊酒粗饭笑道:
  “就你备下招待我的这点破玩意,我吃着都咯牙,结果你又是让我替你担事又是让我替你找饷,感情我才是那个大傻子呀?“
  高延宗哈哈大笑,他拍着兰子义说道:
  “你个精明鬼何时傻过?我看你在京城里和这些老油条们过手都游刃有余,怎么可能犯傻?就算犯傻你也是心甘情愿,咱俩的交情,这点小忙你不会不帮嘛?对不对?“
  兰子义看着高延宗脸上的坏笑,听着他的挪揄,一个劲的摇头叹息,他道:
  “你就少在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了。我那三位哥哥估计也就快来了,你把这桌上的撤了吧,菜都吃残了哪还能再接着找待人?“
  高延宗一记熊掌摁在兰子义肩上,他笑着说道:
  “早给你哥哥备下了,这会子估计他们都已经吃上了,你我这一桌单独吃,来,今天咱不醉不归。“
  兰子义骂道:
  “就你这浊酒我喝醉了怕不是得被毒死在这!上次你去参加我大哥婚礼时拿得那好酒去了哪里?为何不送上来招待我?“
  接着两人便狎戏笑骂,一边吃酒一边吹牛,好不痛快。
  接下来几天兰子义便留在营中好好的跑马游戏,桃家三兄弟并着高延宗一并与将士齐射练武,马上习槊,后几日高延宗还专门带人陪着兰子义出外游猎,玩的好不痛快。就这么玩了有近一旬,兰子义才辞别高延宗返程回京。倒不是兰子义赖着不想走,只是高延宗盛情难却,一直留他玩耍,他脱不得身,而且营中数千人,里里外外,情况如何,谁人可信谁人不可信,都需要时间摸底,兰子义这么做也是在给桃逐鹿留时间。
  兰子义要走高延宗自然舍不得,但时间拖得这么长高延宗也不得不放人,再舍不得他也只能将人送走,这一送便送到了京城东门外,眼见入城在即,高延宗抱拳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恕不远送!“
  兰子义道:
  “高大人都送我送到京城了,这还不算远送?你快回去吧,若是闭营之前没回去别被人弹劾,昨两天你陪我出去游猎已经坏了军纪了。“
  高延宗道:
  “卫侯只是与我吃了一顿酒,便解决了我的粮草和军饷,都已经给将士们发了饷了,我陪你出去打猎又有什么不可?“
  兰子义抱拳道:
  “一点小事,高大人有难处我怎么都得帮忙。快回去吧,在往前被人看见了,御史台的大人就会找上你了。“
  高延宗勒马掉头,同时说道:
  “卫侯要是安排停当记得找我要人,我给你全都派到京城里去。“
  说罢,两人再抱拳行礼,算是别过。
  辞了高延宗后兰子义也没什么心情继续逗留,京城门外的饥民还是成群结队,还好这次多了几个施粥的地方。兰子义不忍多看,催着马和桃家兄弟赶紧入城去了。
  进了瓮城便像是进了另一片洞天,兰子义不自觉的随之长舒一口气,而一旁桃逐鹿则凑上前来说道:
  “少爷,曹老板又催卫侯你那事。“
  兰子义真闭着眼放松心情,闻言说道:
  “就是朝廷问他借款子的事?此事可以慢点说,他把银钱粮祙运给辑虎营便可以了。“
  桃逐虎道:
  “少爷,你这样敷衍曹老板可不是长久之计,咱花的人家银钱可是数都数不过来了。“
  兰子义道:
  “我知道,但我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他这件事情。倒是大哥,营中的情况怎么样?“
  桃逐虎道:
  “全是自己人,高延宗手下那几千人全是北军退下来的,都接上了。“
  桃逐鹿补充道:
  “出了服侍高延宗起居的那几个老兵是原先营里留下的,其他都是咱的人,少爷你可以放心。“
  桃逐兔这时说道:
  “那高延宗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以为他是谁?几千人聚到他手下不吃不喝不要钱,自个出去割马草回来喂马,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若不是有卫侯在,这些将士们怎么可能替他白干活?你说是吧,少爷?“
  说着桃逐兔便向兰子义扬了扬下巴。兰子义没有回答桃逐兔,他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叹道:
  “高大人不是直书浅薄砍不穿这点事情,他只是相信我罢了,若人不信我我连三岁孩子都骗不了,这么一个忠肝义胆的烈士对我剖心挖肺,我却处处算计他,这样做真的对吗?“
  桃逐虎闻言抱拳说道:
  “少爷,古人有云: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东军主力挤占京营,此乃人为刀俎之象,若是少爷对此无动于衷那才是真有问题。我们派人填入辑虎营,平时调动全是高延宗说了算,我们有没有要害他的意思,这么做只是有备无患,何来算计一说?卫侯这样想就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