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专职保镖 > 第3594章 先晾着

第3594章 先晾着


  王大东不知道凌东乘他们都和龙宫那些家伙谈了什么?
  不过第二天海边出现了许多海洋猎物的尸体,王大东就知道谈判不是很愉快。
  但是从那天开始,全国沿海的地方都安宁了下来。
  王大东准备去山东,在此之前他先去了凉水祠白龙那里。
  他手中捏着一滴犹如玛瑙般的血液。
  “这就是祖龙血!”白龙眼眸火热的看着王大东手中的东西。
  “你的祖龙经也有小成了,有这滴祖龙血将会让你更加的强大,甚至是发生质的变化成为祖龙。”
  “你不要?”白龙眼眸诧异道。
  这祖龙血对他有用对王大东也同样有用。
  王大东纠结的说道:“要是我丹田无漏,还能轮得到你。”
  “哈哈,那倒是哈。”
  “滚!”王大东不禁怒道。
  “这好东西算是便宜你了。”王大东没好气道将这滴血液弹入白龙嘴中。
  在龙血池中,一对小眼睛看着这一幕,眼神很慌乱的看着那滴血落入白龙嘴中。
  白龙还在炼化他的躯体,那躯体现在还只是完成了一半,没条经脉都依稀可见。
  白龙将这滴血液注入那经脉之中。
  咚……
  霎时,一声强有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崩发出来,就像洪钟大吕一般响亮。
  同时,白龙躯体上的每条经脉扩展,滚滚的血液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渐渐的冒出猩红的血色雾气。
  王大东面色一变,连忙喝道:“小心,这样会爆炸的。”
  白龙笑道:“不用担心,我这具身体可不是寻常的龙身,就算没有祖龙血我修炼了祖龙经也有四层把握蜕变成祖龙,所以这具身体能够承受得住祖龙血液带来的压力。”
  王大东松了一口气,“那你把祖龙血还给我。”
  “滚!”
  “……”
  “你继续弄你的身体,我要去山东一趟,这里你看好了。”
  “每次都这么说,也不见你死回来。”
  “……”会不会说话的,王大东忍住想要抽白龙道冲动,转身离开,白龙道嘴太欠了,他怕在呆下去自己会忍不下去。
  王大东出了法阵,走在凉水祠繁华的街道上,金灿灿的阳光斜照在街道两侧的建筑上,玻璃上折射回来的阳光晃的王大东眼睛生疼。
  他停下脚步,前方站在一个女人。
  女人面若桃花,身材丰腴,在人群之中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的风景线。
  “花琼……”
  王大东皱眉,完全没有想到这这里遇见了花琼。
  花琼微微一笑,带着一丝疲惫。
  “好久不见,你还是风采依旧。”
  “那边说话!”王大东指了指旁边的咖啡厅。
  花琼点头,跟着王大东走进去,坐在靠窗的位置。
  王大东叫了两杯咖啡,然后看着花琼,问道:“你怎么又到岸上来了。”
  花琼笑道:“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人家。”
  王大东连忙尴尬的摸摸鼻子。
  “习惯了。”
  “龙宫变了。”花琼低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恐慌。
  “什么?”王大东问道,花琼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
  “龙王姜海下落不明,现在接任的是那个二王子姜清,不过,大权都握在了虎鲸手中。”
  侍者将两杯咖啡放在两人面前,白色大雾气将咖啡醇厚浓香的味道送到鼻腔周围。
  王大东抱手眼眸微眯道看着花琼说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事。”
  花琼顿时没好气道:“我现在无家可归,就想在陆上好好生活,来见你只是给你通气而已。”
  王大东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是想我了。”
  “油嘴滑舌……”花琼嗔了王大东一眼,然后喝了一口咖啡,眼眸顿时瞪大,不由得又吐了出来。
  “你没让加糖……”
  “我就喜欢喝原味的。”
  “你这个变态。”花琼鼓着眼眸道。
  “你要在江都呆着也行,不过我要告诉你,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花琼妩媚的笑道对着王大东暗送秋波。
  这谁顶得住。
  王大东起身离开,花琼在后面喊道。
  “你还没付钱。”
  “没钱,你请客。”
  王大东招来一下手,消失在花琼的视线之中。
  花琼气得直跺脚,王大东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一旁的侍者看见她这样,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就快跳出来了。
  “能不能赊账?”
  花琼看着收银的小哥哥说道。
  小哥哥心跳加速,红着脸说道:“对不起,小店概不赊账。”
  “哼……”花琼气得掏出自己不多的钱。
  ……
  其实王大东不喜欢喝咖啡,太苦了。
  不过,花琼给了他一个非常有力的消息。
  龙宫易主,姜海下落不明,他的弟弟接任龙王,但是大权却在虎鲸手上。
  “有些意思。”王大东嘴角微微上扬。
  他和虎鲸不怎么对付,而且自己还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手下,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也算是有些梁子。
  “仇家越来越多了。”王大东摸着光洁的鼻头沉吟道。
  ……
  翌日,王大东坐上去往山东的飞机。
  孔家在山东非常的有影响力,王大东已经见识过了。
  这次他也只是去试试,明的不行那就偷偷进去,反正只要完成他的目的就行了。
  在山东,就不得不提一下这里盛大的庙会了。
  只是王大东来的时间不对,要不然他都想去凑下热闹。
  不过,夫子庙的人流却丝毫不减。
  离高考也没多少天了,所以有不少形形色色的家长来为自己的孩子祈求。
  王大东下了飞机,赶了车来到了夫子庙,他没有直接去孔家,而是选择晚些时候去。
  他先在夫子庙周围逛了一圈,除了出来时身上的香火味浓郁外,里面还是值得一游。
  王大东虽然和孔家有些过节,但是对孔圣人内心还是打心底佩服的。
  公是公私是私,不能因为个别的孔家后人就否定孔圣人的功绩。
  孔家传承几千年,经久不衰肯定有他的道理。
  天色稍晚,王大东这才启程去孔家。
  孔家门外,他报了名号,就在外面等着。
  孔家家主闻言眉头皱起。
  “他来干什么,先晾他一会儿……”